【战国枭雄】(第二章、今生往事)

战国枭雄h 作者:小强

【战国枭雄】(第二章、今生往事)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banzhu@qq.即`可`获`得`最`新`网`址

    百`度``` 第|一|| 既`是

    .01bz.

    作者:引玉昆山

    2016/08/15

    云收雨住,周继文看着蜷伏在自己脚下的三具胴体,不觉一股得意的心情从

    心头涌起,就在几年以前,自己还是一个被兄弟们肆意欺凌的废物,而现在两个

    哥哥的妻子像两条母狗一样侍奉着自己,父亲周仰阙自从自己出生以来,就对自

    己不闻不问、冷眼相加,可自己却把他最宠爱的小妾云曼仙用鸡巴干的欲仙欲死,

    这会趴在自己脚下,粉嫩诱人的骚逼里流出的精液顺着她的大腿滴在地毯上,此

    情此景不禁让周继文觉得自己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周继文扭头看向屋外,天色

    已近中午,估计明天父亲和自己的三个兄弟才能回来。

    周继文转身走到床边坐下,顺势往后躺在了被子上,三个还没有完全从快感

    中醒来的美人感到周继文的动作,慌忙强打精神翻了个身,颤抖着向周继文爬了

    过去,各自的骚逼里还不时滴下水珠。

    「湄奴,给爷含着,你们两个躺爷身边来」周继文很随意的说到,他所说的

    湄奴,正是自己的二嫂—水依湄,水依湄向其他两个女人炫耀似的看了看,在她

    眼里,能含着刚刚从女人骚逼里抽出来的这个鸡巴是她的荣耀。不过也不是她一

    个人这么想,至少云曼仙和郭筱颜也就是周继文的大嫂同意她的看法,两人懊恼

    的瞪了水依湄一眼,赶紧爬到床边,侧身躺在周继文的臂膀里,两对乳房压着周

    继文的身躯,两人分别舔着周继文的乳头,而周继文的双手顺势在两人的粉背的

    抚摸着,身下的鸡巴也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腔体,此刻周继文不禁想到自己的前世

    今生。

    自己的灵魂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前世名叫周文,是解放军某装甲师的少将

    师长,一个四十多岁的少将师长,可以说未来充满了希望,只可惜自己站错了对,

    一夜之间被从军队当中抹杀。在被枪决之前,周继文并没有伤感,既然参加到那

    场政治博弈当中,就要承担失败的后果,他是早有这个觉悟的;但他却不甘心,

    不是因为自己将要死亡,而是自己的失败,如果不是因为被突然逮捕,自己恐怕

    会不惜发动军事行动来反抗了。就在子弹向自己飞来的那一霎那,自己的灵魂被

    抽走了。自己也觉得可笑,一生坚持唯科学义的自己来到了一个修真者的世界,

    并附身到现在的身体里;当时年仅七岁的周继文被比自己小一岁的四弟打翻在地,

    瞬时就死了,而自己则是被吸引进没有了灵魂的周继文身上并且昏了过去。当自

    己再次醒来时,只有自己的母亲林雨情陪在自己的身边,看着那犹如天仙的容貌,

    周文觉得自己前世见到的所有明星就像刚刚脱毛的猴子。林雨情面带愧疚的安慰

    着自己,言语中充满了对自己便宜父亲周仰阙和他两个小妾的愤恨。

    随着周文对苍茫大陆的了解,他终于了解身为嫡子的自己为什么会被三个庶

    子欺凌。自己是只有真阴没有真阳,属于纯阴之体不能修真,因为修真的基础就

    是调水火、配阴阳。

    在一个修真家族中,不能修真的人是家族里不必要的存在。

    自己的母亲林雨情当年和周仰阙成亲之后立即修炼周家的各种绝学,其中包

    括《明神诀》,这个功法是男练阳、女练阴,再通过双修互补真气;周仰阙和林

    雨情在短短十五年的时间里,修炼到了大乘的境界,并在蝶梦山建立了新的大院。

    为了修炼,二人一直没有要孩子,而当修炼到大乘上品境界之后,林雨情发现自

    己却不适宜怀孕了。因为林雨情一旦怀孕,身体会自动吸取胎儿的阳气,使胎儿

    胎死腹中。此时周仰阙在家族的催促中,半推半就的纳了第一个小妾,是一个小

    修真门派的弟子,而这个小妾确实争气,连着两年给周家生下了两个儿子,不过

    就在这个小妾生下第二个儿子后不久就死于仇人的暗杀,而周仰阙顺势又纳了第

    三个小妾—易水琴。林雨情终于不能忍受家族暗地里的嘲笑和丈夫的疏远,为了

    挽回丈夫的欢心,她不顾家族的反对强行怀孕,在整个孕期不停地向胎儿输送阳

    气,而自己的修为也从大乘上品降到了大乘下品,虽然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

    是老天并没有对她怜悯,周继文虽然顺利出生,却是一个纯阴之体。周家损失了

    一位大乘上品高手,换来的却是一个不能修真的废物,周继文的境遇可想而知,

    虽然有林雨情的庇护,但是暗地里的欺侮肯定绝对是少不了的。

    如果说是原来的周继文,在这种环境下也许会认命,将来脱离家族做一个普

    普通通的凡人,但是周文是一个权力欲望超强的人,如果不能掌控权力,那他还

    不如死了好,他决不甘心平平凡凡度过自己的一生。周继文,也就是重生的周文

    自从身体恢复以后,就在周家的藏书楼里不断的查阅各种功法以及医书,希望可

    以找到改变自己体质的化气之法,藏书楼浩如烟海,是将周家老宅的藏书全部搬

    了过来,而周继文这一查就是十年,就在林雨情都已经放弃,打算亲自守护儿子

    一生的时候,周继文找到了。

    《天水谣》是周家远祖从一个邪派恶人身上夺来的,当时周家的远祖并没有

    重视,还差点因为鄙视其功法淫邪而将其毁掉,只不过抱着战利品收藏的心态放

    入家中的藏书楼,如果不是周继文的发现,可能这部功法会一直沉睡在无人问津

    的藏书楼里。

    当年那个邪派的开派祖师也是一个纯阴之体,却因为一番奇遇,将自己的身

    体变成九阳之体,并将此功法记录下来,后又破出山门自成一派,只不过终究是

    一个小门派,没有更高深的功法供他修炼参考,只能是改变自己的体质并锻炼强

    大的精神力,在凡世间暗中延续,而且是一脉单传,当年周家远祖将那邪派恶人

    杀死后,这个门派也就销声匿迹了,周家远祖在得到这本《天水谣》后,只看到

    一行字就把它扔到了藏书楼里了。

    《天水谣》共有十层,周继文在了解到第一层功法以后,就知道自己有希望

    了,在他详细了解整个功法后,他就将全部功法熟记,然后把第一层功法以后的

    部分立刻毁去。

    但周继文并没有立即将《天水谣》的残卷给林雨情看,而是找了一个机会让

    自己的兄弟把自己狠狠的当众羞辱了一通,这样的机会实在太容易找了。在此之

    后,当周继文把残卷拿给林雨情后,林雨情思考了整整一天,终于痛苦的答应了

    陪周继文修炼《天水谣》。

    「纯阴之体,奸母化气」,这是《天水谣》第一层—寒泉回暖—的开篇第一

    句,周家远祖认为此法有悖人伦而且无法操作。阴阳互补之法和采补之法虽然在

    修真界很平常,但无论互补还是采补,所采者多是异性所修炼的后天阴阳二气,

    真阳、真阴却是很难采到,所谓真阳、真阴是人体二元,藏于丹田深处,一旦失

    去,人很快就会死亡,所以人体会自然性的对此加以重点保护,要想采补,只能

    是女子被肏破阴关,男子被吸破阳隘,而且就算攻破阴关、阳隘,只要被采补的

    人有一丝反抗,真阳、真阴也很难被外力吸走;而寒泉回暖却是要纯阴之体的男

    子夺取的生母的真阳,就要肏破生母的阴关,并用采补之术吸取真阳,并将真阳

    之气与自己的真阴之气融、转化。这在修真界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一个纯阴之

    体的男子,鸡巴能不能硬起来都成问题,更何况去采补了。

    但这难不倒周继文。他在藏书楼里浸淫了十年,虽然没有修炼各种功法,但

    各种功法和医书早已被自己烂熟于心,其中就包括采阴补阳之术和各种春药的调

    配。当林雨情答应自己那一刻,自己怀中早已准备了各种药物。

    周继文永远忘不了那个晚上,那个晚上林雨情动把自己的娇躯送到了自己

    的胯下,并且在自己胯下婉转呻吟的情形。

    林雨情刚刚出浴,头上没有任何配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简单的绑在脑后,

    虽然是冬天,但是屋内却很温暖,此刻她正身穿一套白色亵衣静静的坐在床边,

    看着站立在眼前的儿子,儿子的额头上一片淤青,眼神里充满了愤恨和不甘,心

    里不由得一阵心疼,可是想起要修炼的功法,让自己不禁想退缩,「文儿,要不

    ……要不咱们还是……」林雨情迟疑的说着。

    「娘,你不必再说了」周继文没等目前说完就打断了她的劝阻。

    「可是这只是一部残缺的功法,咱们根本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要不然咱们

    再想想别的办法」

    「娘,你看看孩儿我现在过的什么日子,我现在活地还不如一条狗,这种屈

    辱的日子孩儿再也不想过了,您说找别的办法,你我花费了十年的时间都没有找

    到,孩儿跟您不一样,孩儿不是大乘高手,我有几个十年可以等待?与其这样还

    不如放手一搏」周继文说的斩钉截铁。

    「文儿,要不……要不娘送你……送你去凡世间,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唉,

    娘守护你一辈子,绝不让你再受委屈」林雨情再次提议,只不过说的有些底气不

    足。

    「哼哼……凡世间?到了凡世间我就能不受委屈了吗?况且到了凡世间又能

    怎样,我是纯阴之体,不能有爱,不能有情,只是到凡世间混吃等死。您说要守

    护我一辈子,可是这就是您守护的结果!」,说罢周继文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淤

    青,接着又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母亲说到:「还是说,母亲您想就这么着

    摔开我这个累赘?」说完周继文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

    「文儿,娘没有,娘怎么会……」林雨情焦急地站了起来,神情中生怕儿子

    对自己有一丝怀疑。

    周继文转身走向床头,林雨情在背后没有发现自己儿子嘴角那一丝奸笑,没

    错,虽然周继文是为了改变自己的体质,但是还有一个目的他没有向自己的母亲

    言明,那就是得到自己的母亲。周继文本身就是一个好色的人,前世利用职务之

    便就没少霸占自己麾下的女兵,而且让她们一个个成为自己的禁脔,他很享受女

    人的臣服。而林雨情这样一位美女,周继文自打一开始就想把她压在自己的胯下,

    分开她的双腿,用自己的鸡巴狠狠的肏她,把她肏的哭爹喊娘。只不过这些年一

    直没有机会,况且周继文虽然好色,但是从未因女色耽误自己的权利,这些年来

    一直在忍耐,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又怎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林雨情。

    两步走到床头,周继文一把抓过床头的宝剑,把剑柄递向林雨情,」娘,要

    么你答应我,要么你就杀了我,我再也不想被人那样羞辱」,周继文一脸决绝的

    看着自己的母亲。

    林雨情失神般的一屁股跌坐在床上,想起了昨天白天的事情。家里来了好多

    宾朋,当她来到客厅时却发现周继文被周仰阙的二儿子周继法用脚踩在地上,虽

    然她喝退周继法,但是却无法阻挡周围宾客眼神里的鄙视。

    「唉!!!文儿,你……你熄了灯,过来吧!」林雨情终于下定了决心。

    「嗯」,周继文干脆的答应了一生,放下宝剑,走到桌旁把灯熄灭,但是屋

    外的月光皎洁,屋里还是能隐约看清的,更兼林雨情身为大乘高手,目力自然过

    于常人,她发现周继文正一件件的脱下他的衣物,一具瘦弱白皙的身体已经光溜

    溜的站在桌子旁边,接着这具身体缓缓的向自己走来。

    「唉!!!」林雨情又是一声长叹,顺势往后躺在床的内侧,拉过一床薄被,

    盖上还穿着亵衣的身体,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此时周继文正站在床边深情地

    看着自己。

    「文儿,上来吧」,周继文用实际行动来回应自己目前的邀请,揭开被子的

    一角,赤裸的身体躺在林雨情,左手支撑住头部,侧着身子看着林雨情,「娘,

    你把这个吃了吧!」

    「这是什么?」林雨情疑惑的看了看儿子手中的药丸。

    「这是「阳关十叠」,孩儿已经服下了「起阳散」」

    「「阳关十叠」?这是什么药?」林雨情知道「起阳散」是什么,也隐约猜

    到了「阳关十叠」是干什么用的。

    「娘,要想肏破你的阴关,孩儿就要让你多次高潮才行,只是以孩儿现在的

    身体根本做不到,只能借助药物。」周继文神情自若的向林雨情解释。

    「春药吗?可是文儿你也知道,娘是大乘境界的人,春药对娘根本就……」

    林雨情更加糊涂了。

    「娘,这不是普通的春药,针对大乘境界以下的修真者非常有效,当然如果

    是您的话,想要抵抗它的作用还是很简单的,还请娘不要运功抗药,咱们先等一

    会,等到它药效发挥的时候,你就能感觉到它的威力了。首先你会感到呼吸有些

    急促,然后你的乳头会慢慢坚挺起来,同时面颊发红还有些微汗散出,紧接着是

    娘你的身体会微微发热,娘下面的小穴会有津液慢慢渗出,当娘你感觉下面的小

    穴瘙痒难忍的时候,娘的小穴里面的津液会更多,那时候孩儿就可以用鸡巴插入

    娘的小穴里面了,等到孩儿用鸡巴把娘的阴关给肏……」周继文肆无忌惮的跟林

    雨情解释道,其实他知道以林雨情的见识根本不需要解释春药发作的过程,只不

    过为了自己阴暗的想法才故意说的,而且还说的特别露骨,鸡巴、小穴什么的信

    口直说。

    「娘知……知道了,把药给……给娘吧,文儿,你还是赶紧再熟悉一下过会

    怎么运功吧」林雨情慌忙岔开话题,并接过丹药一口服下,此时此刻她根本没有

    想周继文为什么会有「阳关十叠」和「起阳散」。

    但是周继文不愿意自己的淫言秽语被打断,看到林雨情服下「阳关十叠」,

    他嘴角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娘你放心,寒泉回暖的运功方法我已经模拟了好多

    遍了,不会出差错的,等到「起阳散」发挥药效时,孩儿的鸡巴会硬起来,不过

    要比娘你的骚逼发骚要晚一些,毕竟孩儿的体质特殊,「起阳散」的药效发挥也

    慢,到时候还请娘忍耐住骚逼里的瘙痒。」这次周继文更加过分,直接把小穴换

    成了骚逼,林雨情的呼吸被刺激的急促起来,嘴里发出」哼哼」的声响。

    「咦?娘,你的药效怎么发挥的这么快?这跟我平时做的试验不同啊?」周

    继文跟自己的母亲装傻。

    「没……没什么,文儿,文儿……你还是好好的再模拟一遍」林雨情当然知

    道自己是被儿子的话羞臊的,根本不是药效发作。

    周继文暂时放过了林雨情,毕竟这次关系到自己的将来,他开始在心底再次

    模拟寒泉回暖的运功方法。对周继文而言,寒泉回暖的运功有两个至关重要的部

    分,一是将母亲的真阳吸入自己的丹田后,如何快速的与体内的真阴融、提炼,

    将自己的真阴全部转换成真阳,第二就是如何快速的将转换后的真阳分出十分之

    一并返回母亲的丹田,再把母亲的真阴的十分之一吸入自己体内,还要将母亲的

    阴关修补完成。这两个部分任何一部分出现差错,后果就是化气失败,林雨情死

    亡,或者就是他变成纯阳之体,而林雨情则变成纯阴之体甚至死亡。在《天水谣》

    中,那位邪派祖师记载了详细的运功方法,当年那位祖师用的采补之术是《龙吸

    水》,他把这套功法也详细的记录在《天水谣》当中,当年对那邪派祖师来说,

    最困难的是如何肏破他母亲的阴关,他可是对药物一点都不了解,在《天水谣》

    的记录中,他说他母亲强行运功由内向外破开她自己的阴关,用此方法阴关将无

    法修补,当邪派祖师化气成功后,他母亲也随之而死,这让他抱憾终身,性情也

    因此大变,让《天水谣》其后的功法越来越邪门儿。

    周继文并不想看到林雨情的死亡,他对林雨情还是有感情的,只不过这种感

    情更像是孩子对心爱玩具的感情一样,没有一个孩子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玩具被

    损坏。因此周继文对每一步功法的运行都是反复模拟,将运功之法变成一种下意

    识的动作,保证化气的顺利进行。

    「哼……哼……呼……嗯……」林雨情的呼吸越来越重,她的心情十分纠结,

    即希望药效赶紧发作,好尽快结束,又对将要进行的双修感到畏惧。这就像一个

    将被枪决的犯人,去刑场的路上不困难,子弹穿过自己的要害也不困难,困难的

    是自己跪在那里,听着后面子弹上膛的时候。此刻的林雨情正是等着子弹上膛。

    感受到林雨情的变化,周继文也停下了模拟运功,右手缓缓的隔着衣服攀上

    了林雨情的玉乳,林雨情挥手打掉周继文作恶的大手,「文儿,不要这样」周继

    文笑了笑,此刻的林雨情不过是鸵鸟心理罢了,没关系自己再等一等,看你一会

    怎么求我用鸡巴肏你。

    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通过窗户洒进屋里,房中林雨情的喘息越来越重,林

    雨情知道自己的乳头已经挺了起来,并且乳房由内向外发出难耐的刺痒,把自己

    刺激的恨不得用手揉搓,可是当着儿子的面,始终不好意思,林雨情扭头看向儿

    子,此时周继文双目紧闭,仿佛在想着什么,林雨情大着胆子把胳膊抬了起来,

    双手按在乳房上,稍微一用力,林雨情就感到一阵舒爽,「啊……」一声呻吟脱

    口而出,林雨情猛然一惊,自己竟然控制不住的叫春了,这「阳关十叠」果然药

    效非凡。

    周继文在林雨情刚刚抬手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他自然知道「阳关十叠」的

    作用,这可是上古秘方。因为没有名师教导,自己对医术并不精通,但是看了十

    年的医书,记住一些秘方还是很简单的,此药用了几十种名贵药材制作的,有几

    种都算到上是后天灵宝了,每一种扔到外面,都能卖个不错的价格,而周庄势力

    庞大,得以收藏了不少。大乘境界的高手确实能运功排出此药,但那是药效初期,

    一旦药效完全发作,就算是度劫下品也无能为力了,此药的作用就是激发女人的

    性欲,提高敏感度,阴道变窄变嫩,让女性轻易达到十次小高潮,却又使快感积

    累,又因为药方中需要加入男人的精液,当女人达到十次小高潮后,配药人将精

    液再射到阴道里,就会让女人到达第十一次高潮,此时阴关将被打开。此药方本

    是一个采补高手为了采补真阴而配制的,只不过运气太次,刚刚研制出来,就被

    周家给弄死了,周家的那人并不懂医术,只道是普通的春药,随手夹在一本书里

    扔到了藏书楼,这才便宜了周继文。

    周继文听到母亲的呻吟,得意的一笑,装作没有注意,继续紧闭着双目,林

    雨情看到儿子没有反应,这才放心的在乳房上揉捏,皓齿也紧紧的咬着下唇,不

    再让自己发出任何呻吟,可是急促的呼吸却不受自己控制。

    时间在一分分的过去,而「阳关十叠」的作用也越来越明显,林雨情浑身发

    热,乳房越发的发胀,小穴里的嫩肉也开始不规律的收缩,并且开始分泌出淫液。

    林雨情与周仰阙的交更多的是为了修炼,不会涉及太多的情欲,这样强烈的感

    觉林雨情还是第一次感受到,终于林雨情有些忍不住了。「文……文儿,可以

    ……哼……可以开始了吗?已经很晚了……嗯!!!」

    「娘,「起阳散」的药效慢一些,孩儿的鸡巴还没有完全硬起来,不信你摸

    摸看。您还要再等等。娘你是不是等不及了?」周继文竟然抓过林雨情的玉手,

    放到自己的小鸡巴上。

    「别瞎说……嗯……娘是怕时间来不及,那就再等等,不过既然你的……你

    的药效慢,为什么不提前服下呢……嗯……」林雨情的娇喘的说道,语气里竟有

    些不满,可是放在鸡巴上的手却有些不愿收回来,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就是放在

    上面,就算如此也让林雨情感到一丝刺激「哦,是孩儿疏忽了,下次孩儿提前服

    下。」周继文话里有话,不过此时的林雨情顾不得和儿子说清楚他们就只有这一

    次机会。情欲已经慢慢的在吞噬着她的思维。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林雨情的小穴内的淫水已经越来越多,亵裤的裆部已

    经被慢慢的润湿了,大腿根将小穴紧紧的夹着,不住的搓动着,右乳上的手也早

    已放在长满黑草的小丘上揉捏,中指沿着那条湿漉漉的肉缝上下滑动着,而左手

    已经抓住了儿子那半硬的鸡巴,仿佛一旦鸡巴完全硬起来就立刻抓过来,塞到自

    己已经急不可耐的小穴里。

    周继文知道「阳关十叠」的药效差不多完全发挥了「娘,孩儿从书上看到,

    如果男人如果能把玩女人的身体,鸡巴能很快的硬起来,要不要孩儿试一试?」

    「文儿,以后……嗯……不要再看那些书了,抓紧练功……嗯……你拉下的

    ……啊……拉下的太多了」林雨情到底还是想起来要教育一下儿子,并把左手收

    回自己的乳房上。

    「嗯,好的,孩儿肏完您以后,会好好练功的,娘,你看现在……」

    「啊……文儿……文儿你就试试吧,咱们也是为了练功……啊……好痒…

    …」林雨情终于熬不过情欲的煎熬,给自己找了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周继文立马坐了起来,伸手把两人的被子掀到地上,自己完全趴在母亲身上,

    头隔着衣服埋在两个乳房中间,双手抓住了林雨情的乳房把头死死的夹住,鼻子

    贪婪地收集母亲的体香,腰下半硬的鸡巴也隔着亵裤紧紧的按在阴阜上,而且还

    左右晃动,刺激着身下这个女人的情欲,此时林雨情一声娇吟,头向后仰,双腿

    斜着蹬向空中,双手搂住儿子埋在乳房之间的头,周继文感到自己的鸡巴也被润

    湿了,原来林雨情有了一次小高潮。

    不过这么一次小高潮可对不起「阳关十叠」的名头,林雨情的双腿此时在周

    继文的腰后交叉起来,用力的周继文的腰贴在自己胯下,整个腰稍稍抬了起来左

    右晃动着,让小穴与鸡巴不断的摩擦,显然林雨情的情欲越发高涨了。周继文再

    也忍不住,伸手解开母亲亵衣的丝绦,将亵衣左右分开,却见一件杏黄色的肚兜

    被汗水打湿,遮挡着母亲的乳房,周继文怒不可遏,伸手把肚兜扯了下来,两根

    细细的绳子是挡不住周继文的怒火的,扯下肚兜后,两个丰满坚挺的乳房映入周

    继文的眼帘,但此时周继文却顾不上欣赏了,伸手又脱去自己母亲的亵裤,林雨

    情此刻已经是任由自己儿子摆布,不但伸开盘在儿子后腰的双腿配儿子脱去自

    己的亵裤,双手紧紧的贴在乳房上揉搓,嘴里已经完全无法控制,发出一阵阵让

    人心魂荡漾的呻吟,仿佛在引诱儿子来占有自己。

    当碍事的衣物全部脱掉以后,一具粉白的胴体展现在周继文眼前,但此刻周

    继文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自己的性能力不强,如果现在就肏林雨情那肯定非常

    快就会射精,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周继文缓缓的跪趴在林雨情身上,用腿把林雨情的双腿岔开,小腹在林雨情

    的小穴上慢慢的摩擦着,不过却让自己胯下那坚挺的鸡巴不受任何摩擦,而头部

    正好在林雨情的乳房上,左手绕过林雨情的胳膊不断的刺激着林雨情的耳垂,右

    手在左边的乳房用力抓着,而右边那颗粉红的乳头被周继文含在嘴里,舌尖时而

    上下、时而左右的挑逗着,林雨情本身的床第经验不多,哪里受到了这种刺激。

    「啊……文儿……不要……不要乱动……啊……好……好舒服……文儿你

    ……」林雨情依旧还保持着一丝清明,但是快感却让她控制不住自己,那种舒爽

    的感觉化作呻吟脱口而出。周继文猛地用力一咬林雨情的乳头,「啊……」短促

    而又娇嫩的叫声昭示着林雨情又来了一次小高潮,一股热流从林雨情的骚逼里喷

    射了出来,把身下的被褥打湿了一片,周继文又是一阵得意,一个美若天仙、受

    万人倾慕的女神在自己的玩弄下不断的潮喷,让周继文的征服欲望得到极大的满

    足。

    时间就在这淫乱的床第上慢慢的流失了,月光仿佛猥琐的看客洒在这对乱伦

    母子的身上,在周继文操纵下,半个时辰内林雨情已经达到了八次小高潮,上身

    的亵衣也早已被脱去,整个娇躯在抽搐着,林雨情的右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阴阜,

    左手则在左乳上揉搓,而周继文此刻侧身跪在自己母亲右侧,母亲的右腿被自己

    的头部高高的顶起来,两片阴唇早已不拢了,津液不断的从骚逼里流出来,浓

    密的阴毛被淫液打湿而粘在一起,周继文的舌头在那条流着淫液的肉缝上舔逗、

    吸吮着,左手在母亲的右乳上揉搓,一对乳房上布满了红痕,仿佛在痛诉自己的

    悲惨遭遇。当林雨情的阴蒂被周继文不断地吸吮后,身躯抽搐的更加厉害,而一

    阵热流又从骚逼里喷洒出来,林雨情到了第九次小高潮。周继文赶紧把母亲的骚

    逼整个含在嘴里,林雨情是大乘境界的高手,身体里没有任何毒素,即便是淫液

    也没有任何骚味,反而有一股清香,这是周继文在母亲第六次潮喷后才发现的,

    他自然是不放过每一次母亲潮喷出的淫水。

    这个时候的林雨情早已被淫欲控制了,别说被自己的儿子肏,就算是有一条

    公狗趴在自己身上,她也会分开大腿,亲自把狗屌塞到自己的骚逼里。她一把抱

    住儿子的脑袋,双腿大大的分开,骚逼不停的向上拱起。

    「我要……快……快来肏我……」

    「娘,你要什么?你想被什么肏啊?」即便林雨情此刻是神志不清,但是周

    继文仍然不想放过羞辱她。

    「鸡巴……我要鸡巴……快用鸡巴肏我……」

    「娘,现在只有孩儿的鸡巴……」

    「给我……给我鸡巴……我要儿子……儿子的鸡巴……啊……骚逼里好痒」

    林雨情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听到鸡巴两个字就让她无法自制。

    周继文自付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现在肏林雨情,再让她小高潮一次应该还是

    很简单的,周继文俯身趴在母亲身上,林雨情的双手搂住儿子的脖子,而周继文

    顺势把舌头伸进母亲的嘴里,要知道就在林雨情第四次小高潮之后,她依旧排斥

    和儿子接吻,现在周继文总算得偿所愿了。林雨情此刻已经把双腿分成M状,周

    继文的鸡巴在骚逼的肉缝上滑动了片刻,周继文伸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对着母亲的

    小穴缓缓的插了进去。

    「啊…………」一对乱伦的母子同时发出心满意足的叫声。

    「真紧啊,想不到就算是我这样的鸡巴竟然也像插进处女的骚逼里一样,看

    来这「阳关十叠」的作用太神了」周继文的鸡巴不算大,甚至可以说要比普通凡

    人还要小一些,只不过林雨情在春药的作用下阴道收缩的厉害,要不然恐怕是牙

    签搅水缸了,当然还要归功于这十几年来林雨情的独居。

    周继文这时候开始慢慢的抽插母亲的骚逼,在淫水的所用下,两人的胯下发

    出「咕唧、咕唧」的声音,就在周继文抽插了十几下后,林雨情的骚逼里收缩的

    更加厉害,又是一股热流洒了出来,林雨情终于第十次高潮了,周继文却是一阵

    囧然。

    「妈的,亏老子忍了这么久,原来她的的身体竟然这么敏感了」

    这下周继文再无顾忌,直立起身子,双手抓住林雨情的脚踝掰开她的双腿,

    腰快速的前后挺动着,自己的小鸡巴在母亲的骚逼里用力的抽插,此时的林雨情

    快感在不断的积累,却总也到不了那极乐的巅峰,林雨情的双手抓住头下的枕头,

    头左右晃动,胯下的骚逼也紧紧跟随着周继文的鸡巴抽动而上下蠕动着。就在周

    继文又抽插了五十多下后,周继文感到自己腰眼发麻。

    「妈的,总共才插了两分钟就要射了,如果老子成了亲,不知道要被带多少

    绿帽子」周继文恨恨的想到,不过现在也不容许周继文想太多,又抽插了三五下,

    周继文射精了,一股稀薄温热的精液浇到了林雨情的子宫口,春药的作用让林雨

    情达到性爱的真正高潮。

    林雨情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两眼蓬松的闭着,双手抓住枕头,呼吸也是

    有出气没进气,而她的纤纤细腰也挺了起来。周继文也死死的趴在母亲身上,双

    手抓住母亲的乳房。

    突然,周继文感到母亲丹田深处的阴关终于开了,在一团醇厚元气的包裹中,

    一股极热、一股极寒的真元始终环绕纠缠,那股极热的真元就是母亲的真阳,也

    是自己的未来。

    周继文赶紧发动《龙吸水》,幸好自己体内的真阴元气来自母亲,自己的真

    阴与母亲的真阳本就是异性相吸,否则以自己浅薄的采补术,对母亲这样的大乘

    高手是无能无力。而当阴关被攻破那一刹那,林雨情也恢复了一丝清明,这是人

    体的自我保护意识,常人在此刻一定会反抗,如此一来采补者与被采者势必有一

    番争夺,可林雨情却动运功将真阳顺着儿子的吸引送入儿子体内,就在真阳离

    体的那一瞬间,林雨情又被一阵舒爽袭击昏了过去。

    周继文吸入母亲的真阳后,感到自己体内的真阴之气立即扑向刚刚进来的真

    阳,周继文知道,自己十五年来没有被真阳滋润过的真阴之气现在和真阳融,

    会立即被真阳烧个干净,自己也会因为爆阳之气而丹田爆碎,此刻他不得不运功

    调动真阴远离,并在丹田内旋转,在旋转的同时又要一点点分离出真阴来补给真

    阳燃烧,真阴的每一次燃烧都会让周继文感到犹如穿心的刺痛,本来如果将真阴

    的分离更慢一些这种刺痛会小很多,可是周继文耽误不起,他只有一个时辰的时

    间,否则母亲就会因为阴关破损、真阳离体而死。

    当周继文将全部的真阴燃烧以后,那来自母亲的真阳之气已经充满了整个丹

    田,周继文此时已是大汗淋漓,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上自己了,赶紧将那团真阳分

    出了十分之一,运用《龙吸水》中的反补之术,把分离出的真阳送入母亲体内,

    并把母亲那团真阴之气取了十分之一又重新吸入自己体内,这次就简单了,人体

    感到一吐一纳,属于是等价交换,对离体的那一团真阴并没有阻拦,周继文在吸

    收完真阴之后,立刻将母亲破损的阴关修补好,此刻总算是大功告成。

    自己是九阳之体,而母亲是九阴之体,这两种体质都是最适宜修真的,将来

    自己如果修炼得法,十几年的时间到达大乘上品甚至度劫境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情,自己就能在这混沌大陆上建立起自己的势力以征服整个大陆,而林雨情则是

    自己第一个要征服的人,不过这很容易,因为她被肏破的阴关是自己修补的,在

    床上母亲绝不是自己的对手,想到这里,又感受了一下还插在她尚未干涩骚逼里

    的鸡巴,此时周继文的鸡巴已经到了修真界的普通尺寸;自己的身体变成九阳之

    体,又运用了《天水谣》当中的功法,《天水谣》本就是为男子而创的,这驭女

    之术是其中的重要部分,让鸡巴变大也很正常,而随着周继文功力的加深,他的

    鸡巴也会更大。

    看了看依旧昏迷不醒的林雨情,周继文得意的仰天大笑,趴在林雨情身上,

    把她的大腿分开到最大,鸡巴开始抽插起来,此时的周继文可不是快枪手了!当

    林雨情醒来时,儿子还在自己身上驰骋着,她本想把儿子推下去,可自己流着津

    液的骚逼里那一阵阵舒爽让自己浑身无力,又想到双修之法确实是提升功力的捷

    径。

    「唉,算了,至少今晚就由着他吧」

    第二天早上,当周继文离开母亲那僻静的小院后,林雨情整整一天都没有起

    来,这也就是她这种大乘境界高手,如果是体境界之下的女人,在阴关被肏破

    的情况下,承受一个九阳之体、精通采补男人的挞伐,恐怕要三五天才能下床。

    自此之后,周继文依旧浸淫在藏书楼,只不过不再是看书,而是在修炼,而

    他也没有放过林雨情,已经食髓知味的林雨情,在自己儿子的强迫下,半推半就

    的打开双腿让儿子那越来越大的鸡巴插进自己的骚逼里。周继文在母亲的帮助下,

    仅仅用了五年的时间就到达体下品的境界,自己的三个兄弟中境界最高的二哥

    才只是分神上品。《天水谣》的修炼也到达了第五层——江汉朝宗,在此境界下,

    可以让被自己干过的女人变成自己的性奴,对自己言听计从。当然最先尝试的就

    是自己的两个嫂子,两个月以前,在母亲和两个嫂子的帮助下,又把周仰阙一年

    前新娶的第四房小妾云曼仙纳入胯下。

    前几天,父亲和母亲还有三娘易水琴,带着自己的三个兄弟去几百里外的周

    家老宅参加宗族大会,估计明天就要回来了,想到这里,周继文感到时间紧迫,

    毕竟能开这样无遮大会的机会并不多,在水依湄嘴里的鸡巴又开始坚硬了起来。

    「湄奴,你坐上来」

    「多谢爷」水依湄有些欣喜若狂的说到「爷偏心,她都吃了爷的鸡巴了,为

    啥还要肏她?」郭筱颜不甘心的向周继文撒娇「哈哈哈,你个小淫妇,刚才爷我

    不是肏过你了吗?」

    「可是按照顺序也该肏我了」

    云曼仙看不下去了,「你个小骚货,爷要肏谁,你还敢管,小心今天爷不肏

    你,叫你光看吃不到」,郭筱颜听到这,小嘴撅了起来,可是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哈哈,不要急,今晚你们谁也跑不了,一会爷把你们的骚逼都给肏翻」周继文

    不无得意的说到,说罢还在身边两女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郭筱颜也长出一

    口气,放下心来。

    水依湄看着床上的男人,不禁一股膜拜从自己心头涌来,自己和云曼仙、郭

    筱颜都是分神中品的境界,也算是一方翘楚了,可是在这个男人身边都像一个小

    女人、小母狗,因为他的高兴而高兴,因为他的忧伤而忧伤,他就是自己的全部。

    水依湄没有理会床上三人的对话,双膝跪在床边,一只手扶着自己人的鸡巴对

    准早已淫液横流的骚逼就要坐下去。

    「砰」一声巨响,房门被踹飞了。

【战国枭雄】(第二章、今生往事)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