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枭雄】(第三章、再世因缘)

战国枭雄h 作者:小强

【战国枭雄】(第三章、再世因缘)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banzhu@qq.即`可`获`得`最`新`网`址

    百`度```【第|一||】`既`是

    .01bz.

    作者:引玉昆山

    2016/09/03

    「畜生,你做的好事!」一声暴喝惊得屋中的四人魂飞魄散。

    四人旋即起身看向门口,只见怒气冲冲的周仰阙和得意洋洋的易水琴站在门

    口,周继文心中暗付定然是易水琴发现了自己的好事,此次下山向周仰阙告密,

    因此两人回来捉奸,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没用了,周仰阙手中凝聚的那一团火焰分

    明是要置自己于死地。那是「明神烈焰」,只要打在身上,立刻就会进入经脉,

    然后将心脏烧焦。

    「快跑」周继文果断的转身冲向窗户,三女也顾不得遮掩赤裸的胴体,跟在

    周继文身后就要逃跑,可是以他们的境界怎能逃出周仰阙的手心,周仰阙伸手将

    烈焰打出,直奔周继文而来,云曼仙感受到那一份炽热带来的危机,她知道这是

    扑向周继文而去的,云曼仙没有一丝迟疑,转身挡住在周继文的身后。当那道火

    焰进入云曼仙身体后,立刻就消失了,可云曼仙却痛的躺在地上,火焰在自己经

    脉中将真气慢慢点燃,偏偏外表看不出任何迹象,撕心裂肺的惨叫充斥在整个房

    间,她强忍着痛苦扭头看向周继文,自己的情人和其他两女背对着自己缓缓的后

    退;逃不掉了,周仰阙狰狞着站在他们面前。

    当周继文来到云曼仙身边,半跪在地上将她搂在怀里,眼里好像还有一点晶

    莹的泪珠在闪烁。「曼仙,马上就没那么疼了」周继文温柔的说完,右手随即发

    功将云曼仙的心脏震碎,「爷,你为仙奴流泪了吗?仙奴好开心,仙奴来生还要

    侍候…」云曼仙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双目慢慢的闭上了。

    「贱货,休想这么容易就死」云曼仙临终的表情让周仰阙更加愤怒,说罢祭

    出一个琉璃瓶。

    「噬魂瓶!」郭筱颜一声惊呼让周继文从悲痛中惊醒,噬魂瓶是后天至宝,

    但是里面却有先天业火,噬魂瓶可以将魂魄吸进瓶中承受业火的煎熬,直到魂魄

    被业火一点一点烧光。周继文抬头看向浮在空中的噬魂瓶,此刻它正散发出一阵

    阵的红光,周继文知道,这是云曼仙的魂魄被收进瓶中,接下来就该是自己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各自将全身的真气凝聚在双掌之上,打算做最后一击,只

    可惜境界的差距不是人数可以弥补的,又是三道火焰,紧接着惨叫声在屋中此起

    彼伏,「明神烈焰」最恐怖的是不会让人迅速死亡,它要让中招的人慢慢体会火

    焰在体内燃烧的痛苦。

    地上正饱受折磨的三人那瘆人的哀嚎让易水琴感到一阵阵的畅快,长期以来

    她在周家一直默默无闻,论修为她不如林雨情,容貌不容近来进门的云曼仙,虽

    然有一个儿子,然而距离周仰阙的长子和二子差距太大,也得不到周仰阙太多的

    重视。一直以来的压抑此刻随着三人的哀嚎仿佛消散在无形之中。「猪狗不如的

    贱人你也有今天。」易水琴嚣张的把云曼仙那秀美的容颜踩在脚下,丝毫没有注

    意周仰阙冷冰冰的眼神和周继文挤出的嘲笑。

    「易水琴,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走出这个房间吗?」周继文咬牙说出的一句话

    让易水琴心头猛地一惊,呆愣愣的看着周仰阙,二十几年的夫妻,她太了解自己

    的丈夫了,以周仰阙的自负,岂容这样的家门丑事泄露。

    死亡的危机让易水琴如坠寒冰,随着周仰阙的右手缓缓抬起浑身的力气一点

    点流逝,她连逃走的勇气都已经没有了。

    屋中的惨叫慢慢平息了,可是周仰阙的怒火却没有熄灭,看着噬魂瓶里缠绕

    在一起的五道魂魄,周仰阙脸色越发狰狞,左手掐诀准备发动瓶里的业火。

    突然一道凌厉的剑气直奔周仰阙的面门,周仰阙也顾不得收回噬魂瓶,连忙

    转身躲开凶狠的暗杀。就在周仰阙躲避暗杀的时候,一道杏黄色的倩影闪进屋中,

    一把夺过噬魂瓶,随后身上发出四道神光将四具裸尸收进自己的百宝囊,此人正

    是匆忙赶回的林雨情。只不过还是晚了一步,她看到空中的噬魂瓶和地上的尸体

    后,立刻猜到东窗事发了,她也明白自己如果与丈夫正面交手,绝不是他的对手,

    因此打算先夺回儿子的魂魄和尸体,然后伺机逃跑,以现在自己大乘中品的境界,

    只要想逃还是有办法的。

    周仰阙在躲开剑气的时候就猜到来人是林雨情,就在林雨情回收尸体时,他

    也发动了周庄的「天罗地网」,这是他给周庄所建立的防御系统,因此他也不和

    林雨情争夺;只要她逃不出周庄,以她大乘中品的境界绝不是自己的对手,如果

    她能逃出去也不要紧,自己一句话就会让她「乖乖的」回来。

    夫妻二人就这样对面相视一眼,谁都没用说话,三十几年的夫妻,相互之间

    太熟悉了,此刻说什么都没用,林雨情向周仰阙打出数道「明神烈焰」,转身就

    向外跑,朝着远处的「天罗地网」射出一道蕴含着全身五成功力的真气,「轰隆」

    一声巨响,「天罗地网」被轰出一个大洞,林雨情接着就飞奔而去。周仰阙看着

    林雨情的动作,最近阴阴一笑,提高声音向她喊了一声:「他们中的是明神烈焰」。

    果然不出周仰阙所料,眼看快要冲出去的林雨情又折身回来,双眼血红,嘴

    唇也被皓齿咬出血来。「明神烈焰」会把中招的人全身经脉和心脏烧焦,没得救

    了。

    僻静的小院中,灵符、真气漫天乱飞,整个庄子里的下人早就吓得躲在房中

    不敢出来。不过林雨情境界到底是比丈夫低,而且刚刚又耗费了大量的真气,哪

    里是周仰阙的对手,终于因为真气耗尽,林雨情倒地不起。周仰阙缓步向林雨情

    走去,「明神烈焰」在手中熊熊燃烧,「我本不想跟你动手,不过你自己找死,

    怨不得我了,你就和你那畜生儿子在噬魂瓶里好好活着吧!」

    「噗」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周仰阙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林雨情,明明已经

    真气耗尽的林雨情竟然有这么雄厚的真气,若不是自己在中掌前一刹那将真气凝

    聚在胸前,恐怕自己早就死了,现在的林雨情差不多是大乘上品境界了。

    此刻的林雨情浑身散发着血红色的红光,可是脸色却越来越惨白,周仰阙急

    忙退后了十几步,突然心有所悟,「血魂咒」周仰阙惊呼,不由又往后倒退了一

    丈。「血魂咒」是邪教的功法,能让人将全身的精血化作真气,在一刻钟内将境

    界强行提高一个等级,当然代价就是生命,精血耗尽还要招致天雷的攻击,神魂

    俱散尸骨无存,完全就是拼命的功法,林雨情现在了无生意,自然不会顾忌这些,

    却把周仰阙逼入绝境了;自己深受重伤,还要面对同是大乘上品的高手,虽然只

    有一刻钟,周仰阙也不得不谨慎了。周仰阙转身就跑。看着天上正在聚集的阴云,

    周仰阙心里明白目前只能躲闪,只要撑过一刻钟,天雷会帮自己干掉林雨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林雨情的攻击也越来越慢。终于第一道天雷直奔林雨情而

    来,躲闪不及的林雨情瞬间就变成一具焦炭,但是天雷还没有结束,第二道天雷

    劈向林雨情的魂魄,不过就在魂魄就要离开林雨情的身体时,被林雨情收到怀里

    的噬魂瓶抢先把林雨情的魂魄收到瓶里,天雷直接劈在噬魂瓶中,一个后天法宝

    怎能抗得过天雷的威力,琉璃瓶被劈的四分五裂,瓶中的六道魂魄也消散的无影

    无踪。

    数月后,蜀山剑派掌门的房中。

    「师兄,消息证实了,周庄已经被魔神教攻破了。」

    「周仰阙怎么样了?」

    「被魔神教折磨的不成人形,最后连魂魄都被打散了,连转世都不可能了,

    他的三个儿子也一样。」

    「周仰阙与魔神教有杀子之仇,这样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依湄有消息吗?」

    「据内线说,在周庄发现了易水琴、云曼仙、郭筱颜和依湄的尸体,据说已

    经死去多日了,应该是死于明神烈焰。太奇怪了,依湄通过灵媒将林雨情的死讯

    和周仰阙受伤的消息通知了咱们,可是又是谁杀了依湄他们?难不成是周仰阙?

    没道理啊」

    「周仰阙已死,这些细节已经没有办法得知了,算了,不要再管了。其他都

    处理干净了吗?」

    「师兄请放心,绝不会有人发现是咱们把周庄的消息透露给魔神教的」

    「那就好。周仰阙和林雨情都是大乘高手,再任他们发展下去,咱们蜀山都

    要受到威胁,这次总算是彻底解决了。师弟,你去准备一下攻打魔神教的事宜,

    咱们这次要借此机会再创辉煌。」

    周继文缓缓睁开双眼,四下打量周围的情景,自己身处一座大殿之中,这仿

    佛是一座寺庙,之所以说仿佛,那是因为自己在大殿中没有看到任何佛像,四下

    走到的人群也绝非和尚道士,看衣着打扮像是日本和服的打扮。

    「操,又他妈穿越了,还他妈穿越到日本了!」周继文有了上一次的经验,

    早已见怪不怪了。

    「文儿,你醒了。」周继文神识空间突然有个声音跟自己说话,正是林雨情。

    当林雨情被收进噬魂瓶后,周继文自知这次又是一败涂地,可是还是不甘心

    失败,抱着两败俱伤的念头,他让水依湄把林雨情的死讯和周仰阙受伤的消息传

    回她的师门,想必蜀山剑派必定会有所动作,周仰阙绝不会落得好下场。而当瓶

    子被击破的一瞬间,五个女人的魂魄全被周继文自动吸收到自己神识当中,这样

    一来,就剩下他一个人抗住天雷、业火的双重攻击,结果就昏了过去。

    「娘,你们怎么样?」

    「我们都没什么事,她们几个现在只是昏迷过去了。是这样,文儿你在遭受

    天雷、业火攻击的时候,那小院中好像也被震出一个黑洞似的,就把咱们给吸到

    这个世界了。不过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有很强的罡风来吞噬你,为了抵抗罡风,

    我们一直将自己的神识之力传到你魂魄上,连易水琴这个贱人都不得不帮忙。不

    过她们神识太弱,来到这个世界后她们就昏过去了。话说回来,文儿你的神识真

    的很强大,神识空间竟然能容得下别人的魂魄」

    周继文大概猜到了原因,想必是天雷、业火在那一瞬间相互斗争的威力太大,

    在苍茫大陆将时空撕开了一个小口子,把自己又送回地球。云曼仙四人之所以昏

    过去是因为精神力太弱,而林雨情与自己阴阳互补,又是大乘高手,精神力自然

    强于其余四人,而且身处自己神识空间的保护之中,因此才得以清醒。

    「文儿,现在咱们都是魂魄,没有人看的到咱们,咱们也做不得任何事情,

    而且据我这些天的观察,这个地方好像根本不能修真。」

    「娘,咱们岂不是孤魂野鬼了?」比起能不能修真,周继文更关心现在怎么

    办。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但是不会持续太久,像咱们这种形态会被天道意

    志强制转世。这跟苍茫大陆是一样的,只不过这个世界不能修真罢了。」

    「要转世重生吗?该怎么做?」

    「我也不清楚,不过在苍茫大陆,只要等着就行了,因缘到了,天道自然会

    把游离的魂魄送入胎儿身体之中,这样就算是转世了,不过……」

    林雨情显得有些伤感,迟疑是否还要继续说下去。

    「不过什么?」周继文可顾不得林雨情心情怎么样,现在他更关心怎样重生。

    「当一个魂魄转世的时候,天道会抹杀他的记忆,前世的恩怨情仇也都一笔

    勾销」一想到要和儿子形同陌路,林雨情心中犹如刀绞一般。

    周继文现在体会到林雨情的心情了。虽然周继文对这几个女人更多的是欲望,

    她们就像是自己豢养的宠物,但即便是宠物,多少也是有感情的。而且更重要的

    是,一旦失却两世的经历,自己是不是就算真的「死了」?

    两人之间无言相向,都陷入沉思之中。

    周继文突然想到,既然转世就会被抹杀记忆,可是自己在重生在苍茫大陆上

    的时候为什么会安然无恙?周继文自然不会问林雨情,否则就要露馅了,想来自

    己当初只是夺舍而非转世的原因吧。

    《天水谣》,对,也许自己可以用《天水谣》,这部功法更多的是依赖于神

    识而非修真,现在自己吸收了五女的神识之力,自己的《天水谣》现在勉强到了

    第六层—踏波探海的层次了。

    「娘,如果说我给你们制造一个记忆,而将真正的记忆封印起来,天道会不

    会忽略你们真正的记忆?」

    「啊?文儿,这怎么可能?虽然说方法可行,但是你怎么可能制造记忆呢,

    而且你要怎么解开封印呢?」

    「这你不用管,我自有办法。哦,对了,娘,这个世界为什么不能修真?」

    「在这个世界的灵气太薄弱了,修真者根本无法汇集天地灵气,也就无法修

    炼体内的阴阳真气,那自然无法修真了。」

    「原来如此,那也没办法了,不过娘,会不会有其他修真者闯入这个世界。」

    「不会,这里和苍茫大陆被天道设置的屏障分隔开了,修真者是遵循天道而

    修炼,不可能超越天道的力量,所以也就无法撕开两个世界的屏障。而且穿梭两

    个世界的时候,有天道所设的罡风,没人当不起罡风的威力,除非像咱们这样。」

    正当林雨情要跟儿子好好解释的时候,猛然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将林雨

    情拽出周继文的神识空间。

    「文儿,不好,我要转世了,现在该…该怎么办」惊慌失措的林雨情把全部

    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

    周继文根本顾不得答话,双手不停的结印,自己的神识之力慢慢在自己手上

    凝聚,当林雨情站在自己面前时,她的神识中已经有了两个记忆,不过周继文也

    不可能编新的记忆,他只能是直接复制林雨情旧有的记忆,紧接着周继文又将其

    中一个记忆封印起来。

    此时林雨情的魂魄缓缓的向外飘去,周继文紧紧的跟在后面。

    两人来到在周继文看来顶多就算是个地大院后,走到一个正在养胎的美貌

    妇人身边,二人知道这是林雨情要转世的母亲。林雨情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儿子,

    两眼含着泪水,「文儿,娘这就要去了,你好好保重,不…不要…忘了…忘了情

    奴」说罢慢慢消失在妇人身上。

    周继文被林雨情最后的表白惊得目瞪口呆,在苍茫大陆,除非被周继文肏的

    神魂颠倒,否则林雨情绝不会自称情奴。不过周继文现在也必须要休息了,刚才

    消耗了太多的神识之力。在这个大院里转了转,周继文发现一座禅堂,自己就在

    这里休息吧,找机会给其余四个女人也复制记忆。

    享禄三年,林雨情在这个世界出生了,不过名字已经变成了诹防湖衣姬,这

    是在她的新「父亲」—诹防赖重写给上天的贺文中发现的,谢天谢地,万幸日文

    中有大量的汉字。

    周继文在做少将师长时,经常把日本作为假想敌来模拟战争,为了研究日本

    军队的军事风格,他也曾认真研究过日本历史。

    亨禄三年,西元1530年,正是日本战国年间。

    当林雨情出生以后,周继文带着依旧昏迷的四女,回到了那个神,再次看

    到神的家纹,周继文自然想到这所神正是诹防大,诹防家是大的大祝。

    时间慢慢的流逝去,周继文再也没去过诹防家的大院,没有必要了,这是诹

    防湖衣姬的人生,周继文对诹防湖衣姬的人生不感兴趣。

    天文四年,西元1535年,云曼仙转世到斋藤家,取名斋藤归蝶。天文八

    年,西元1539年,水依湄转世到今川家,取名今川露,天文九年,西元15

    40年,郭筱颜转世到北条家,取名北条静。天文十二年,西元1543年,易

    水琴转世武田家,取名武田珠。四女的魂魄一直都是昏迷不醒,周继文如果不是

    神识强大,换做普通人,独处十几年恐怕已经疯了。本来周继文还打算消灭易水

    琴的魂魄以解心头之恨,不过想到这样太便宜她了,自己在她的记忆中做了一番

    手脚之后,得意的放过了她。

    天文十四年,西元1545年,周继文缓缓离开了诹防大,最后扭头看了

    一眼自己呆了十五年的神,「终于到我了」周继文喃喃自语道。

【战国枭雄】(第三章、再世因缘)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