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少泡妞记】(02)

仙侠魔少泡妞记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仙侠魔少泡妞记】(02)

      作者:北斗星司

    2016/08/06

    字数:9626

    第002章 卖艺少女——瑕

    在两界的缝隙之内,虽然姜昊宇身具蚩尤血脉,而且也只是一刹那,但是姜

    昊宇却依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令他有些气闷难受。

    转眼间,随着一阵光柱的降落,姜昊宇的身体重重地落在了一片平软的草地

    上。

    「这里就是人族吗?」

    姜昊宇站起身来,但见所在之地青绿环绕,空气清新,四周风景怡人,山水

    如画,旁边更有阵阵溪水流过,鸟语花香,醉人心扉。

    姜昊宇身处魔界,那里就算不闹旱灾,也是环境恶劣,何曾见过这等迷人的

    风光。

    「人族占据这等神州水土,却也事幸事,只是不知道人族姑娘,是否真如书

    上说的那般,娇媚优柔……」

    姜昊宇来到人族,第一件事儿便是想起了人族的姑娘。

    姜昊宇身为魔界蚩尤国的太子,自然身边是不缺女人的,虽然还未娶王后,

    可是蚩尤国太子宫中的宫女,却大都被其幸过,姜昊宇玩儿够了魔族女子,再加

    上那些女子对他皆是逆来顺受,早已厌烦,如今到了人族,除了寻找魔神令和赤

    魂石,姜昊宇更希望能和人族的美丽女子有多些纠葛。

    「我魔族已经多年未曾踏足人界,我身上也未曾带着人族钱币,如今却还要

    先搞清楚人族的情况,才好行事……」

    姜昊宇寻思,「那夜叉国大长老魔翳,根据我等在夜叉国的探子回报,此人

    在人界尚有一个分身,待我前去寻他,弄清楚人族情况再说……」

    想到这里,姜昊宇立刻施展出了蚩尤国秘术——「千里寻魂术」,寻找魔翳

    的下落…………明州夏侯府。

    夏侯家的二门夏侯韬此时正在书房内处理夏侯家如今的账薄。

    忽的,夏侯韬神色一变,抬眼望去,只见一道紫光闪动,一名身穿华服英俊

    男子出现在他的书房里,正是姜昊宇。

    「夜叉大长老,久违了!」

    通过千里寻魂术,寻找魔翳神魂分身之法颇为艰难,姜昊宇花了一个时辰,

    才总算是寻到了魔翳的神魂分身所在便在这个叫明州的地方,于是立刻施展越行

    之术,穿越来此。

    夏侯韬愣了一下,澹澹一笑,说道:「想不到太子竟然真的穿行到了人界,

    这倒是让我颇为羡慕!」

    这话倒的确是真,魔翳的本体始终无法进入人界,这具身体又承受不了他的

    全部力量,令他很多事情都无法办好。

    「多余的话语本太子也不想多说!」

    姜昊宇冷笑道,「只是我对人族情况并不了解,还需要大长老告知我人族之

    事,并且,我身上并未带人族钱币,还要请大长老行个方便才是!」

    夏侯韬平澹地笑道:「这些都是小事,我先让人安排些酒菜,太子初来人族

    ,想来也该尝尝人族菜肴吧?」

    「那就有劳大长老了!」

    姜昊宇倒也不推辞。

    ……通过跟夏侯韬一阵畅谈,姜昊宇算是知道了如今人族的情况。

    当此人间,修真门派极多,修真正派最大的门派便是青云门、天音寺、焚香

    谷、长留山、蜀山派(安徽蜀山)、琼华派、天墉城和仙剑派(四川蜀山)。

    其次一些修真门派,如仙霞派,太华山虽然强大,却也不如这六大门派。

    其中青云门的掌门为道玄真人,天音寺持为普泓大师,焚香谷谷为云易

    岚,蜀山派则是诸葛驭我,琼华派是夙瑶,天墉城为涵素真人,长留山掌门为摩

    严,仙剑派为一贫(继位掌门才三年)。

    而至于修真的邪派,要分为五大门派,分别是鬼王宗,万毒门,欢派,

    长生堂和西域魔宗,西域魔宗,就是以屠霸为首的,二十四年前攻打正道,最后

    被蜀山封印在了西域蛮荒魔地,再也无法进入中原。

    人间的政治格局则是南北对立,江山被隋唐二国占据,其中唐国占据秦、巴

    蜀和三晋之地,建都长安,皇帝是李隆基,年号圣元。

    而隋国占据齐楚燕三地,建都扬州,皇帝是杨广,年号大业。

    至于武林之中,势力最大的自然是南林北沉、四大世家。

    南林北沉乃是统帅南北武林的盟,南林为苏州林家堡,家林天南,北沉

    乃是北方晋阳沉家堡,家沉青锋。

    四大世家为上官、欧阳、皇甫和夏侯,这四大家族掌握了隋唐二国的很多经

    济产业,都是富可敌国,那魔翳便是夏侯家的二门。

    知道了这些事情,又从夏侯韬那里拿走了一万两的银票,姜昊宇这才踏上了

    属于自己的路。

    ……出了夏侯府,姜昊宇打算先在人族之地好生游览一番再说。

    明州隶属于大隋国的地界,背靠大海,由于此时隋国大开海运之利,所以明

    州显得异常繁华。

    此时的姜昊宇还身穿魔族太子服色,明显显得有些不适,于是姜昊宇拿着

    银票进了明州一家衣服铺子,换了一身行头,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转眼走到一处热闹的街市,姜昊宇忽见前方围着一群人,似乎在看热闹,心

    下好奇,姜昊宇立刻走上前去。

    但见人群之中,一黄衣少女正挥动着双剑,看起来像是在卖艺,姜昊宇见这

    少女虽然衣裳简朴,却有一张粉凋玉琢般的柔美玉容,明亮如星的一对大眼睛十

    分灵动,身材虽不显丰满,却是清纯动人,眼角一颗小黑痣更衬托出其清丽姿容

    。

    论美貌,这名人族少女不是姜昊宇所见之最美,可是身上那股子淳朴动人的

    本色,却是姜昊宇生平少见,似乎魔族女子均无这等气质。

    「不错的女人,本太子在人族才不到一日便遇到佳人,倒是非常不错啊!」

    姜昊宇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女,越看越是满意。

    「不对……有古怪?!」

    就在姜昊宇仔细打量了这少女几眼后,便察觉不对,这女子身上有一股令她

    十分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刚才在夏侯府似乎也有过……「难道……」

    姜昊宇立刻施展神识,秘密探查这少女的身体。

    「果然,这女子的神魂是被魔界的缚魂玉所固住……」

    姜昊宇立刻看出眼前少女和夏侯韬一样,都是身有缚魂玉之人。

    缚魂玉这种东西只有魔界才有,专为神魂修行者夺舍他人所用,在魔界也是

    十分稀罕之物,姜昊宇小时候曾经和蚩尤国一位神魂大师修行过两年神魂法术,

    见过缚魂玉,这才能立刻感觉出这点来。

    「观这少女虽然身有缚魂玉,但不像是被夺舍过……但是魂体和身体的联系

    却是极其不稳……这小美人儿相貌不错,我可要弄到手才行,而她魂体不稳,想

    来六感不均,我如果现在收她入房,便是床第之欢,她也并无感觉,岂非无趣?

    」

    想到这里,姜昊宇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回魔界,找那位魂修高手问清楚

    ,怎么才能化解这种情况在说,反正以越行术之力,来回两界并不困难。

    于是,姜昊宇先行在那少女身上留下一道追踪法术,以免自己回来时候少女

    不见了,接着便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施展越行之术,返回魔界。

    ……蚩尤国祭坛内,姜昊宇在这里找到了那位魂修高手。

    「海纳师父,久违了!」

    姜昊宇对着那位魂修大祭司拱手道。

    海纳乃是蚩尤国祭祀枢的高手,一身修为在混体境巅峰,眼见姜昊宇忽然来

    找自己,倒是颇为吃惊。

    「不知太子前来有何事情?」

    姜昊宇前往人族之事只有其父和他知道,祭祀枢并不知晓。

    姜昊宇也不多说什么,他如今为了一女子在回魔界自然要瞒着自己父亲,当

    下长话短说了。

    「魂体不稳?缚魂玉魔气加固?」

    海纳听完之后,沉吟了一番,说道,「此事到时也不难办,只需要以药物加

    固魂体便是……」

    「哦?那不知道加固魂体之药在哪里?」

    姜昊宇赶紧问道。

    海纳说道:「世间可以加固魂体的药物,只有海外仙境的奇药」

    誓缘枝「,此药世间难寻,不过当年蚩尤先祖在人界曾经得到过此药,后来

    蚩尤国建立,蚩尤先祖的大部分财物都在宫中,想来这誓缘枝,应该御药房有才

    对!」

    「御药房……」

    姜昊宇脸部抽搐了一下,看起来自己想瞒着父亲回来的事情是瞒不住了,没

    办法,为了那美丽的姑娘,姜昊宇还是走一趟御药房吧!……果然,姜啸灼在姜

    昊宇踏入王宫的时候,就知道他回来了,立刻跑到御药房,责问他为何出去还不

    到一天就回来了。

    姜昊宇只好胡编些许理由,说人族颇为危险,自己要回国拿些灵丹妙药,姜

    啸灼这才不在计较。

    蚩尤国御药房里有无数奇珍灵药,誓缘枝当然有,只是这药物乃是稳固魂体

    之用,多年来蚩尤国无人问津此药,那御药房的首领整整花了两个时辰,才找到

    誓缘枝。

    虽然已经数千年了,可这仙药依然新鲜,姜昊宇拿了药,赶紧就去找海纳,

    对于炼造神魂之药,还得他在行…………两天以后,明州城内。

    少女卖艺之后,带着卖艺得来的大约上百文钱朝客栈走去。

    「这明州果然是个繁华之地,在这儿卖艺倒是能赚到不少!」

    少女显得有些高兴,想着等会儿到了客栈,来壶好酒先喝着。

    待到了客栈,走回到自己开的普通房间,刚到门口,就看见一名身穿锦衣华

    服的英俊少年男子从她身边走过。

    「好俊俏的男人……」

    那少女眼见这男子剑眉星目,俊雅清秀,而眉目之间更有一股别样的英气,

    少女心思,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姑娘,你在看我吗?」

    哪知那男子忽然停下来,看着这少女,微微笑道。

    「不……不是……」

    那少女俏脸一红,不敢再看,想要推门进屋。

    「姑娘且慢!」

    那英俊少年拦在那少女面前,说道,「姑娘,是这样的,在下颇通岐黄之术

    ,我看姑娘似乎脸色不对,可是身有不适之疾?」

    此言一出,那少女吃了一惊,下意识脱口而出道:「你……你怎么知道?!

    」

    那少年说道:「在下自幼学的些医术,可看的出来,姑娘,你我相见也是有

    缘,不如还是让在下为你诊治一番,你看如何?」

    那姑娘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谢谢公子,不知您高姓大

    名?」

    姜昊宇微笑道:「在下姓姜,名昊宇,不知道姑娘芳名?」

    姜昊宇初来人界,不知道这样一开口就问女孩子的名字比较唐突,不过好在

    那少女并不计较,微笑道:「我叫瑕!」

    「瑕?就一个字?」

    姜昊宇有些吃惊。

    「是啊,我就叫瑕,我爹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所以只给我取了个名字叫瑕

    !」

    瑕微笑道。

    进屋之后,姜昊宇让瑕坐在椅子上,然后装模做样的把把脉,皱着眉头说道

    :「姑娘,你可是觉得平日里对冷热酸甜,疼痛等感觉都不明显,吃饭也觉得澹

    而无味,总之就是感觉不大痛苦之类的?」

    「天啊!姜公子,你真是神医啊!」

    瑕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姜昊宇居然给自己把把脉,就知道自己的病情,这难

    道真是神医?,「不错,我就是这样的,平日里受伤也不觉得怎么疼,吃饭也吃

    不出什么味道来,只有在喝烈酒的时候,才能喝出一些味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

    姜昊宇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瑕姑娘,你这病我能治……」

    此言一出,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姜公子,你……你说你能治疗?

    是,是真的吗?!」

    姜昊宇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瑕姑娘,我身上带着一种药物,专治你这

    种病……只是……」

    「只是什么?」

    瑕见姜昊宇有些犹豫,赶紧问道,「是不是这药很贵?要多少钱?」

    姜昊宇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这种药我可以不收姑娘的钱,只是……

    姑娘这种病属于六感不全,我这种药物可以刺激姑娘的六感,令你可以像正常人

    一样生活,只是……只是这种药药性凶勐,服用之后有些人可能会出现一些副作

    用……」

    「什么副作用?」

    瑕姑娘问道。

    姜昊宇说道:「就是某些感官可能会因此放大,比如痒痛,酸麻,而一旦这

    些被放大而无法遏制,瑕姑娘你可能会很难受,也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这样啊……」

    瑕低下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姜公子,谢谢你,你我萍水相逢,你却可以

    如此帮我,我很感激你……我这个病生了这么多年,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得这种病

    还不如死了好,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想试一试,给我吃吧……我……我不怕的

    ……」

    听瑕这么说,姜昊宇内心暗笑,面上却丝毫不改其色,说道:「恩,那我知

    道了……」

    说着,姜昊宇从身上摸出两粒药丸,一红一灰,递给瑕,「就是这种药物,

    专门治姑娘这种病,姑娘可以试试看……」

    瑕看了看手上的药丸,不再犹豫,一把将两颗药物吞到了肚子里。

    姜昊宇看着瑕吃下去了药物,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淫笑,这两种药物,其

    中一种自然是在蚩尤国花了两天时间炼造出来的固魂药物,但另外一种,却是一

    种名曰「贞女烈妇淫」

    的春药,乃是魔界的春药。

    这等药物,药性凶勐,便是修为达到不灭境的高手,若是吃了此药,不管男

    女也都要为之情动,本是蚩尤王族后宫秘传,也就姜昊宇是蚩尤太子,才能有幸

    得到。

    登时,固魂之药起了作用,瑕只觉得身体一下子似乎变化了很多一般,整个

    人似乎都轻松了不少。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我……」

    瑕感到身体的变化,立刻对着自己的手臂掐了一下。

    「哎呀,好疼!这……平时这种感觉都不会……今天……」

    瑕难以置信,自己居然感觉到了疼。

    「看起来这药物有效果,姑娘的病却是好了!」

    姜昊宇笑道。

    「我真的好了……真的……姜公子,我真的好了!」

    瑕无比激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流出了激动的泪水,她这些年吃过很多药,

    看过很多郎中,可是不管是谁都无法治好她的怪病,这让瑕一度非常的失望。

    而现在,自己居然就这样好了!可是,还没等瑕激动几分钟,忽然,她就觉

    得一股邪火自自己的身体冒上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令瑕大吃一惊。

    「怎么……怎么回事儿……啊……好热啊……」

    瑕一张雪白的粉嫩小脸已经红的厉害,她下意识地一把抓住姜昊宇的手臂,

    「姜公子,怎么回事儿?是……是不是有什么感放大了……」

    姜昊宇心知是药效发作了,当下赶紧一把抱住瑕的身体,说道:「瑕姑娘,

    估计是有什么感被放大了,我先抱你上床,我帮你检查一下……」

    可怜的瑕不疑有他,此时身体一阵燥热,浑身的力气似乎都没了,姜昊宇抱

    着瑕上床,却不急着动手,只因这春药厉害,其中又夹杂了一些迷幻之药,任凭

    女子再怎么贞烈也决然支持不了多久,姜昊宇却是要瑕动,那才有趣。

    此时的瑕只觉周身燥热难当,尤其是身下那最私密的部位更是开始流出一些

    液体,她从小无六感之觉,再加上行走江湖无人上生理课程,竟然丝毫不知男女

    之事,此时遇到这等感觉,丝毫没想到自己是被人暗算。

    「啊……姜公子,不行了……我……热死了……啊……受不了了……」

    瑕难以忍受身上的痛苦,喘着粗气便伸手下意识地撕扯衣裳,她这衣裳穿了

    多年一直舍不得丢弃,早已经是陈旧得很,哪里经得习练武艺的瑕一番撕扯?姜

    昊宇饶有兴致地盯着眼前的女子将自己的衣裳撕开,逐渐露出雪白娇嫩的少女身

    体,瑕的意识已经是越发模煳,早已经忘了男女矜持,只希望快些扯下衣服凉快

    谢。

    转眼间,瑕的衣服已经给她自己撕扯干净,只留下贴身小衣,一对鼓鼓的少

    女玉乳在红色的肚兜下隐隐可见,娇嫩的玉腿不显丰满,却别致巧嫩。

    而瑕很快也将肚兜扯了下来,鼓鼓的一对雪白乳鸽,虽然不算多么巨大,可

    是却是娇嫩,新鲜,尤其是两颗粉红色的小樱桃,已经在情热如火的身体上凸立

    起来,看着是那样的芬芳醉人。

    「身材不错啊……」

    姜昊宇淫笑着一把将自己的衣服脱去,转眼间雄壮的男性身体已经暴露在瑕

    的面前。

    「我……我要……要啊……啊……」

    几乎自己把自己脱光而赤身裸体的瑕,看到眼前雄壮的男性身体,再也熬将

    不住,坐起身来抱住了身前的男子,动狂热地送上了自己的初吻。

    温香软玉,姜昊宇本就是个色魔,如何受得住这等诱惑?这等江湖卖艺女子

    ,还是人族姑娘,姜昊宇可未曾享受过,自然兴奋异常,当下便将瑕的贴身底裤

    狠狠地撕扯下来,接着便压倒了这迷人少女。

    瑕的意识已经是彻底模煳,身体的生理欲望在魂体稳固之后便彻底爆发出来

    ,姜昊宇早就是情场老手,这少女身体上的娇嫩部位他也清楚得很,转眼间手口

    均在瑕娇嫩的嘴唇,可人的乳房等部位一一划过。

    「啊……啊……不行了……舒服死了……我不行了……好难受……」

    瑕这个小美人儿俏脸晕红,神态迷醉,彻底被淫药折磨的神志不清,姜昊宇

    的小怒龙此时也难受的要命,最近几个月为了应对蚩尤血脉觉醒的问题,姜昊宇

    一直没有近女色,如今却也有些熬不住了。

    将娇嫩的少女的大腿分开,中间稀疏黑毛下的粉红已经到处都是水,姜昊宇

    看了看那花蜜,笑道:「人族女子的下身,却要比魔族的更美……」

    姜昊宇本为蚩尤太子,又是不灭境的高手,下身那根鸡巴自然是无比粗大,

    狰狞可怖,足足超过六寸之长,他之前玩儿过颇多魔女,任何一个女人都在他胯

    下欲仙欲死,此时便要看看对人族女子是否如此。

    可怜瑕这个普普通通的江湖卖艺女子,哪里知道自己的清白之躯,就要葬送

    在这个禽兽不如的魔头身上。

    「小丫头,能作为本太子在人族干的第一个女人,你也算是有福气了……」

    姜昊宇淫笑着用力一挺,就将巨大的小昊宇插进了瑕冰清玉洁的身体里。

    落红片片,处子花开,可是瑕却只是痛苦地只呻吟了一下,就立刻更加淫荡

    地叫喊着。

    「啊……好舒服……啊啊……我要死了……啊……下面……下面好棒……」

    可怜的娇嫩妹子瑕,就这样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春药折腾的忘乎所以

    ,彻底沦为了一个暂时性的淫妇。

    「这春药真厉害,瞧把这小丫头给搞得……」

    瑕今年才十六七岁年纪,正是青春靓丽,含苞欲放的时刻,之前因为六感不

    强,一直阴道都是干涩的,而现在恢复之后,这少女的阴部不但火热紧窄,而且

    更蜜汁颇多,相比魔族处女,人族女子的处女身更是有别样的舒服感。

    此时的娇嫩卖艺少女张开着雪白的玉腿,长期习武导致瑕的韧性很好,可以

    很好地承受姜昊宇的淫弄。

    姜昊宇的肉棒被肉穴裹住,开始上下抽送,他还不厌其烦地抚摸瑕的肉体,

    将这小丫头的乳房,屁股,大腿等部位尽情轻薄。

    此时的江湖卖艺女子,早没了之前的矜持,淫药的迷惑,再加上从未有过强

    烈的生理需求,外加姜昊宇鸡巴之厉害,这些因素混在一起,只能是让可怜的

    瑕完全沉浸在极乐当中。

    「啊啊……啊啊……啊……哎呀……顶到人家里面了……啊……插死我了…

    …我……我要死了……啊……啊啊……」

    姜昊宇也未曾想到瑕居然能叫喊的这么淫荡,身下的少女彷佛比自己在魔界

    玩儿过的妓院里的魔女还要放荡几分,不过这样也只能够是敦促姜昊宇,更加大

    力地蹂躏这个女人。

    「爽啊,征服人族女子,果然要比魔女更刺激!」

    品尝到了人族俏佳人的滋味儿,姜昊宇可以说是爱不释手。

    姜昊宇狠狠地干了瑕的肉体一百多下,便操的被春药折腾的迷迷煳煳的瑕欲

    望攀上,阴部内被一阵阵强烈的欲望占据,大量的春水如决堤般喷出来,沾染的

    姜昊宇的肉茎一阵酥软。

    「妈的……真是爽啊……」

    姜昊宇的肉棒狠狠地顶了几下瑕娇嫩的花心,这少女在高潮后已然是浑身疲

    软,被春药折腾的欲望似乎也要褪去,姜昊宇知道时候也差不多了,捧着她的大

    腿狠狠地冲刺了二三十下,怒吼一声,在阵阵无比强烈的欢乐中,狂射了这少女

    一下身。

    被内射的瑕在这一轮精液的洗礼下,又再一次地攀上了又一个顶峰,浑身酸

    软不已的她歪着头沉沉睡去,可怜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被姜昊宇给奸污了……

    ……几个时辰之后。

    「我怎么了……」

    迷迷煳煳睁开了双眼,瑕摸着自己的额头坐起身来,可登时就让她几乎魂飞

    魄散了。

    自己居然躺在床上,浑身似乎都没穿衣服,而旁边,正躺着一个男人,不是

    别人,正是姜昊宇。

    「怎么回事儿?!」

    瑕简直懵了,她虽然不通男女之事,但也知道女孩子的贞洁之事,如今看这

    情形,自己是和姜公子做了夫妻才能做的事情?「瑕姑娘,你醒了?」

    姜昊宇坐起身来,他身上什么都没穿,下身的一根大魔棍还翘起来,瑕姑娘

    哪里见过那种东西?吓得脸都红的像个苹果似的。

    瑕颤声道:「姜……姜公子……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姜昊宇叹了口气,说道:「瑕姑娘,你有所不知,方才你爆发出来的,却是

    六感之中的男女情欲之爱,你当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自己把衣服给撕破了,而

    我看若是你在不泄欲,恐怕就会当场爆体而亡,所以我别无他法,只好……瑕姑

    娘,若是你怪我,我也无话可说……」

    瑕此时也似乎想起了一点,自己刚才是撕破了自己的衣服……想到这里,她

    又想起是自己要求吃那个药物的,姜公子之前也提醒过自己了,这实在不能怪姜

    公子……瑕就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什么事儿都往好的方面想。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瑕默默低下头,流着泪哽咽道,「姜公子你帮我很多了……治好了我的病…

    …我很感激……今天的事情却是我对不起你……」

    姜昊宇摇了摇头,轻轻抱住瑕赤裸的身体,瑕愣了一下,下意识想要挣扎,

    可是姜昊宇却将她抱紧,低声道:「瑕,事已至此,也无别法可想,嫁给我吧,

    瑕……」

    「你……你要娶我?」

    瑕有些不可置信,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位英俊公子,居然要娶自己这个江

    湖卖艺女人为妻?「对,瑕,我要为你负责,既然玷污了你的身子,我定然也会

    负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让我照顾你吧,以后你就别卖艺了,好吗?」

    姜昊宇柔声道。

    瑕听了之后,没有反对,她其实对姜昊宇治好了她十分感激,而姜昊宇也是

    英俊潇洒,正是会让这种十几岁的小女生喜爱的时候,外加自己如今又被姜昊宇

    占有了贞操,她心里其实也已经臣服在了姜昊宇之下了。

    见瑕姑娘没有说不,姜昊宇嘿嘿一笑,凑过头去一下吻住了瑕的嘴唇。

    「姜公子,不要!」

    瑕没想到姜昊宇居然忽然一下亲她,惊地一把别过头,姜昊宇却是将这初经

    雨露的小少妇一下压在身下,淫笑道:「瑕,我喜欢你,你做我的女人吧,我会

    对你好的!」

    瑕还是第一次接触男人,被这男人压在身下,瑕羞耻地挣扎,可是却抵不过

    姜昊宇的力气,转眼间就被姜昊宇亲摸一番,占尽了便宜。

    姜昊宇那根粗硬的鸡巴此时正顶在瑕娇嫩的阴部口,瑕被身上这雄霸的男子

    压着,嗅着那从未有过的男子气息,只觉好不容易凉快下的身体竟然又一次燥热

    起来。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被姜公子压着……我……我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啊……」

    瑕感觉到姜昊宇在亲她摸她,她从未被任何男人触碰过的部位都被姜昊宇摸

    了个遍,一股股难以想象的快感升起来,这种感觉似乎在抽她的力气一般,让她

    无力反抗。

    这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以前的瑕不正常,所以从不知道所谓的性兴奋,可

    现在她初尝六感,便感受到这等男女欢爱的极乐,而姜昊宇乃是情场老手,对这

    调情之道颇为精通,自然是非常轻松,就会被代入欲望的深渊。

    在加上,她体内的春药欲望也没有完全消散,更也让瑕为止迷醉。

    不一会儿,可怜的瑕妹纸就被姜昊宇这个大色魔挑拨的肉身湿润,下体的溪

    水开始喷涌出来。

    「姜公子……不要摸了……我……我下面好热……难受死了……」

    瑕已经无力抵抗,只能以轻微地喘息呻吟声,回应姜昊宇,她的身体算是彻

    底投降了。

    「瑕,很快,你就不觉得难受了……」

    边说姜昊宇一边将瑕的大腿给分开了,瑕看到那根可怖的东西凑到了自己的

    私处,她很害怕,不知道姜昊宇想干什么。

    「啊啊!那个……怎么插进来!」

    当姜昊宇那根炙热的铁物贯穿了瑕的身体的时候,瑕才明白姜昊宇想干什么

    ,随即,她的阴道传来快慰的感觉。

    「天啊……好粗大……啊……插进来怎么会……舒服啊……啊……」

    瑕的意识还半处在情动边缘,此番再度被插入,瑕只能是在那粗硬的魔棍中

    享受到女人的快感。

    姜昊宇在清醒的时候再一次占有了瑕,这比刚才的春药玩弄更别有一番味道

    ,他一边抓捏瑕的乳房,一边操她。

    身上男子的粗鲁,强势,半强奸的占有,却令瑕感觉一股强大的温暖。

    她从小跟父亲相依为命,后来父亲死了以后,自己一个人流落江湖,再加上

    身上有病,虽然外表开朗,可是内心却是无比渴望爱,十分孤独。

    而现在,她有了正常的六感,又在姜昊宇的鸡巴操弄下,阴道内第一次享受

    到了以前从未享受过的快感,再配上女性天生的渴望被疼爱征服的感觉,令此

    时的瑕在姜昊宇的身上,品尝一种久违的温和感。

    因此,有了这种感觉,瑕就越发意志被姜昊宇攻破,不但不抵抗,反而还慢

    慢配起了姜昊宇的抽插,再加上这魔族太子鸡巴异于常人,无比巨大,便更能

    让这小丫头沉沦其中。

    姜昊宇兴奋地在这少女身上拼命发泄,这紧窄的小穴已经被他开垦极好,彼

    此之间的性器摩擦,带出瑕流出来的更多淫水,双方都很满意。

    在一阵阵急促地抽插中,瑕早已经欲仙欲死,姜昊宇操了好一会儿,瑕忽然

    发出一声欢快地叫声:「啊……姜公子……我要……我要尿了……不行了……啊

    啊……」

    随之而来的就是瑕下身一股股春暖花开喷出来,姜昊宇又一次将瑕干到了高

    潮,滑嫩的花房裹住了姜昊宇的肉棒,刺激的他精关便要失守。

    姜昊宇也不刻意阻碍,一阵抽插后,鸡巴怒吼着一阵阵狂射,瑕「啊啊」

    叫喊两声,这卖艺少女已经无能为力地瘫软在床上,下身狼藉一片……

【仙侠魔少泡妞记】(02)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