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她十六岁】(第一部)

那一年她十六岁 作者:小强

【那一年她十六岁】(第一部)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0 1 bz点 第'~-*小'說~站

    百/度//第/一///小/说/站

    .01bz.

    作者:rangsiyun

    2016/06/10

    一晃已经过去了10多年,但的思绪却时常飘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那是2001年,还在上海打拼,我还是一名实习中的发型师,身高175,

    虽然算不上多英俊但也算五官端正,而且有一般人没有的书生气,别人都说我更

    像是一个大学生而不是时髦的发型师。

    虽然我很不喜欢这个职业(因为几乎没有假期,别人休息放假的时候你却更

    忙),虽然我本性比较内向,但这个职业却让我能接触到很多女人,尤其是年轻

    的女人的数量要比一般人多的多。

    我工作的地方是靠近虹桥机场的一个高档小,外国人居多,尤其以台湾人

    和韩国人居多。相对的,年轻女性,尤其是打扮入时的年轻女人更多,其中相当

    一部分是娱乐行业的,还有就是台巴子们的情人。

    虽然名义上是个发型店,但只有我和堂兄师傅1个半发型师(我算半个吧。)

    老板的收入更多的是来源与按摩(上海俗称的敲背)。

    可以说在来这里之前,我是个非常非常单纯的人,虽然20岁了,别说性经

    验了,连其他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所以对我的冲击非常大。

    感觉连电视上的也算上,之前20年见过的漂亮女人也没现在一星期多。

    美发的业务在一楼,按摩的业务都在2楼,那是我们店里这2个男人止步的

    地方。是的,整个店里连扫地做饭的一起算上10多个人,就我和堂兄两个男人。

    渐渐的从小姐们的谈话中我了解了详细的业务内容,客人直接开干是没有的,

    不行的,但被扣扣摸摸占便宜是肯定的,附加业务就是打飞机了,小费由客人和

    小姐自己商量,店里只收台费1个钟100。

    慢慢的都熟悉了,小姐们也知道了还是处男的事实。不止被时常调笑,还有

    意无意的勾引和暗示。我是住店后面一个小房间的,有个胸很大的河南妹说她一

    个租的房子,因为每天下班都半夜了,可以住不收我房租,条件就是陪她一起

    下班。背后含义不言自明。

    年轻躁动的身体对爱情的渴望越来越强烈,或者说对女人的向往。尤其是每

    天眼前那么多雪白的大腿,半露的酥胸在眼前晃荡。

    有很多的春光可以显现,最后在那里工作2年,美发技术没傻长进,洗头和

    按摩技术突飞猛进。

    我们店旁边就有一间小超市,送货上门的服务(高档小有钱人多,楼

    高的有钱人买包香烟都可能会打电话要送上门),里面工作的都是一帮年轻的土

    包子,准确的说大部分都是年纪在20以下的女孩,一看就是外地人,乡下山沟

    里人。后来才明白老板为什么找这么一些人,因为工资低,男人的话有力气,工

    资要求也高,只要这些10多岁没文化没文凭甚至没长相的的小丫头最便宜。

    娇也是其中一员。但她清秀的面容和160左右的身高,在那些仿佛发育不

    良小丫头面前显得鹤立鸡群。我一开始也没对她多上心,因为她总是板着冷冰冰

    的脸,一副所有人都欠她钱的样子。

    有天午后忽然下了阵雨,我无聊的站在走廊上,看着那些因为忽然下雨狼狈

    奔跑的人。我看见娇从对面跑过来,大概是刚送货回来,单薄的衬衣已经被雨打

    的半湿紧紧贴住身体。靠近我的时候她忽然抬头看了我,似乎也知道这个状况很

    不雅,因为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她笑了下。鬓发贴在了她略显蜜色的瓜子脸上,也许半是羞涩半是尴尬,那

    微微咧开的嘴角就如同一把钥匙,打开了我心底的那扇门。

    是的,我心动了,我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因为她平时对人都不假辞色,我根本拉不下脸来直接向她表白。我先找了旁

    边较为熟悉的一个小男,打听她的情况。她是江西抚州人,十六岁,刚到这个店

    里不足3个月。我叮嘱他不要和别人乱说,他满口答应。

    第二天我又借故过去玩,忽然感觉很不对劲,怎么都一个个看着我。「我脸

    上有花吗?」

    有人指了指,娇站在柜台里,也低着头,一副害羞的样子,头都要低到柜台

    下面去了。

    我恍然大悟,那家伙肯定把我喜欢娇的事都传出去了。我忍着害臊,性把

    话说明白了,「我晚上请你吃饭,好吗?你的同事们也一起来」。

    她不说话只是抿着嘴,摇摇头。

    让没有经验的我有些尴尬,「行不行你给句话啊。」最后还是旁边有人打圆

    场,「会去的你放心吧。」也避免我的恼羞成怒。

    当晚我们坐到了一起吃饭,她的同事并没来,她说她们不肯定来,很作的

    拒绝当电灯泡,果然都是淳朴妹子。

    一杯啤酒下肚,她忽然变的活跃健谈起来,向我略微敞开了心扉。她说刚来

    上海半年,之前在一个蜡烛厂打工,谈过一个男朋友,但仅仅到牵手的地步。当

    然,至少当时我是相信的,虽然身份证上是18岁,但因为她是借的表姐的身份

    证,实际才16周岁。

    她是个胆小,固执且倔强的人,之所以这么说后来才发现。因为她的工资实

    在太低了,据她说才400块一个月,包吃住,12个小时24小时营业。

    后来我让她辞职,因为她的工作实在是种赤裸裸的剥削。但一个月过去了她

    还是没有辞职,我有点发火了,因为她的工作时间导致我们根本没什么时间在一

    起,我向她施加了一些压力。

    后来我的老板娘找我谈了次话,隔壁超市的老板向她投诉,说我和她员工谈

    恋爱,导致她手下员工没心思上班,还好我的老板通情达理说是他们个人问题,

    无权干涉。后来我才知道,她老板不同意她辞职,而他们的身份证都押在老板那

    里,她没办法,她又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只有拒绝上班,还以绝食为威胁。

    当我接到她电话说她辞职了,那是她经过2天的绝食才逼的老板不得不同意!

    真是让人好奇好笑又心疼的小丫头啊。

    随后我替她找了个酒吧招待的工作,和我堂嫂在一起,是比较正规的那种酒

    吧。工作时间18点到夜里2点,虽然有点晚,但我基本也是最早要24点才下

    班的,这样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相处,虽然基本都是在夜里。也没法去哪玩了。

    但对年轻人来说,两个痴缠在一起就有无穷的乐趣。我们的关系进展的很快,

    超乎我想象中的快,我是那种比较传统的人,甚至觉得男女

    第

    一次要在结婚那才完美。但谁让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呢。

    一天夜里,借着一次两个人的打闹玩笑,我第一次摸到了她的胸部。我帮她

    洗完头后她说耳朵有点进水,我坐在她身后,要帮她掏耳朵,她说痒痒,不让我

    动手。我说我轻点好了,她依然在躲闪,我色胆一壮,猛的抱住她的腰,「不听

    话是吧」,我挠她痒痒。她只是咯咯笑着" 不要……" 前面说了她是个倔强的人,

    其中一个表现就是不认输,至少嘴上是绝对不服输的。但这次的倔强简直就是天

    助我也,我本是那种有色心没色胆的,这种天赐良机绝对不能放过。

    「不听话那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左手揽住她的腰不让她乱动,右手隔着一

    件毛衣摸在了峰顶。虽然她身材苗条稚嫩,看起来也不是那种非常丰满的人,但

    柔软紧身的毛衣仍然是胸部凸耸的很明显。

    她忽然安静下来,这时候以前看过的无数武侠小说言情小说发挥了作用,我

    知道必须要一鼓作气,左手抱住了她的脑袋,她已经闭上了眼睛,这一刻,虽然

    我是初哥,但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吗,接吻的流程还是知道的。

    也许接吻对男女来说是沉醉程度不同的,,渐渐的感觉隔着衣服就是隔靴搔

    痒,趁她晕头转向之际我的右手从她毛衣的下摆径直钻进去,挤开内衣直接握

    住了她的胸,不大不小,刚好一首可以掌握。

    对一个处男来说,第一次摸女人的胸是什么感受?我想每一个男人(正常的

    搞G的除外)都会明白,那感觉真实妙不可言,对男人来说那刻心理上的愉悦是

    以后哪怕射精高超也无法媲美的。

    软中带硬,里面似乎有个核,软软弹弹的一块就是怎么也摸不够,而娇只是

    紧紧的抱住我。

    一回生二回熟,我的性福时代开始了,但对她身体的探仅限与腰部以上,

    我可以随心所欲。一旦越过雷池,她就紧紧的抓住我的手不让乱动,不愧是能干

    体力活的丫头啊,手劲真大!

    但男人真正要解决问题的,着力点还是在下半身啊,对精虫上脑的我来说,

    能看不能吃那怎么行。大概个把星期后,机会终于来了。

    那天夜里她下班过来,喝的醉醺醺的,她说喝了点洋酒,没想到后劲那么大。

    说实话我开始没想怎么样,因为觉得她都能走过来,那肯定头脑还算清醒。给她

    倒了茶,和她说话,她一直哼哼唧唧,只是说困,想睡觉。但她们那个员工公寓

    我又没去过,只有让她去我的房间躺下,等几小时后她清醒点天亮后再让她回去。

    酒精上头让她的小脸红扑扑的。靠近她头部就是好大的酒味,我是个一瓶啤

    酒就要倒的人,那么大酒味让我没有了吻她兴趣。

    她是侧躺在那里,脸朝里,越发显得腰肢的纤细,虽然臀部没有成熟女人的

    曲线夸张丰满,但小巧的臀部和瘦长的双腿有别样的性感。

    我解开了她的裤扣,她推了推我,「你要干嘛……」她嘟囔着。

    「额……我帮你把衣服脱了睡觉啊,穿着衣服睡觉不舒服」。我感觉自己像

    大灰狼在哄小白兔,罪恶感一闪而过,我们是情侣啊,这不能算强奸吧……

    终于顺利的让她只剩下内衣裤,我也火速的脱了衣服上床。

    依然是老规矩的先「照顾」了她的胸部,不过这一次完全赤裸的和以前又不

    太一样。

    「咦。」我发现了一件怪事,「奶头居然左右不一样大」。对一个处男来说

    当然很奇怪,后来就明白了,其实很多女人的左右胸部都不是完全一样,要么形

    状要么大小都会有些微别。

    把她放平以后,胸部依然挺立,并没有明显太的变形。摸,揉,捏,咬,舔,,

    十八般武艺都用完了,本能趋使我把注意关注到了她的下体。

    没想到真到最后一步她忽然抵抗起来,尤其脱掉内裤后,她不停的扭动,让

    我根本找不准目标啊。好吧,其实一半原因是我根本找不到进去的地方……我想

    很多处男都会碰到这样的事,尤其在视线看不到的情况下,如果女方还在动,你

    根本找不到能插进去的地方。

    我不知道那样僵持了多久,总之我是弄的满头大汗,又不好真的硬来,只有

    一边哄一边摸。不知道最后是她累了还是终于放弃抵抗了。

    在无数次挺动找不到洞口的时候,终于有一次成功了……

    什么感觉?不是处男的男人都会明白的。那种湿热,紧致的感觉是伍姑娘完

    全无法媲美的!

    进入她体内的时候,她似乎被针刺了微微一震,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也许体质

    好的关系,她并没有太过痛苦的感觉,我一直不清楚是因为她不是第一次还是因

    为酒喝多的关系。

    并没有一般常见的落红,事后,她坚称那是第一次,我大概相信(也许心里

    深处还是有怀疑吧),毕竟她是干过很多体力活的,运动激烈导致那张膜没了也

    有可能,谁知道呢?因为女人就是天生的演员

【那一年她十六岁】(第一部)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