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的刀剑传奇】第三章 第一次进城、杀人

王健的刀剑传奇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王建的刀剑传奇】第三章 第一次进城、杀人

      第三章

    跟着锁柱一起走向估衣铺子的路上,王健又接到了一个支线任务:【

    抵达估衣铺子并与老板交流】。

    奖励就是装备里的上衣跟裤子。

    而且这种网页游戏一贯的尿性王健是很清楚的,完成了这一步之后,后头肯

    定还跟着就会有后续任务,而且内容肯定是装备上衣、装备裤子。

    结果自然不出所料,在锁柱表示了这是他家东家的交代,并且付钱后,估衣

    店的掌柜一番比较认真的寻找后,果然找到了看起来很旧但是一点也不破的一套

    小孩子的衣服裤子,虽然略大一点,但是这正适这种年纪下可能几个月就会长

    个的小孩来穿。

    王健嘴甜的谢过了估衣铺掌柜跟锁柱,还有出钱的人——丰和饭庄的东家,

    接过了衣服跟裤子之后,支线任务第一步就算完成了,二十经验跟0-1外防的

    上衣,0-1外防的裤子一起到手。

    在当即换上了衣服跟裤子之后,两步后续支线任务也跟着完成,两个10经

    验一拿到,紧跟着接到了:【离开龙河镇,踏上前往庆州州城的官道】这样的任

    务,奖励是10经验跟龙河镇镇内粗糙地图(自动进入系统里【地图】分类,可

    随时查看)。

    加上这10经验的话,正好从1级升级为2,王健估计线任务的获得一处

    住所肯定是不在这里完成了,否则任务路线不会引着自己离开这里。

    于是他再次检查了褡裢里的一串(一百个)小钱儿,鞠躬告别了估衣铺的掌

    柜。

    在外面人少处在锁柱没来得及扶起他的情况下,就跪下磕了个头,说了些类

    似于救命大恩,感激不尽,锁柱大叔以后您就算是我的亲叔了之类的话。

    这不是王健明明有了系统,根本不需要救助,却非要矫情,或者是演戏的瘾

    头发作什么的。

    只是因为他又接到了任务,【给锁柱磕头并认下锁柱为叔】,奖励内容是开

    启角色好感、联系、关系三个系统,并附送10点的「善良」,2点的「感恩」

    两样特殊数值。

    这当然是好事儿了,王健自然没有不愿意的。

    可是能少磕头自然要少来,于是他就顺着锁柱扶起他的势头站了起来,完成

    了任务就得呗,谁乐意老磕头给别人啊。

    在屡屡回头挥手告别了洒泪的锁柱「叔」

    之后,王健看了看对于他的好感已经达到了很高程度,评价是「视同亲生」

    的锁柱,不由得有些别扭。

    再看人物联系跟人物关系,联系里「亲密」

    程度的只有锁柱一个人,「知晓」

    程度的有丰和饭庄东家(自兼掌柜),而同样见过面的估衣铺掌柜就只是「

    接触」

    的联系。

    看来估衣铺的掌柜知道自己不会再回去照顾他生意,压根没把这个小流浪儿

    往心里去,而丰和饭庄的东家惦念着这件善事给他带来的善德,能让他的二房顺

    利地为他生下儿子,还是有些记住了这个流浪的小孩子。

    在通过镇子里延伸出来的土路走到小山坡背后之后,土路就消失了,只剩下

    行人踩踏跟车轮碾压形成的自然路径,即没有垫高路基铺设石子垫底,又没有夯

    实土层并压平碾紧,道边也完全没有排水沟。

    这种「走得人多了,自然也就成了路」

    的玩意儿压根就不配算作道路的「自然路线」,完全不需要遭遇狂风大雨,

    就一场随便的小雨就能让它消失在一片泥泞当中。

    它跟路边的草地唯一的别就是坑少点,地稍微平一些。

    草还是一丛一块地在路中间顽强的生长着,除了明显的车辙沟外,都有它们

    的身影。

    着就是古代会非「官道」

    也非「乡道」

    的自然道路的真实状况。

    等再转两个小弯,穿过一小片矮小稀疏的林子后,踏上与这小道相接的一条

    土路后,总算是看道了被垫高的路面,还有那里面长满了野草的似有似无的排水

    沟,这便是官道了。

    双脚都踏上官道的那一瞬,完成任务的提示音在脑中响起,任务奖励也同时

    下发。

    王健顺利地从「1级新手」

    变成了「2级新手」。

    除了基础属性有所上升之外,还获得了第一个被动战斗技能「基础攻击术」

    0级,这个技能每一级都会提高徒手或持械攻击的命中率跟攻速(缩短攻击技能

    的时间)。

    除了真气外放、投掷暗器或使用弓弩、操纵机关陷阱以外。

    不管是使用刀剑钩叉铁鞭铜锏这样的单手或双持兵器,还是枪戟棍棒斧钺这

    样的长柄双手武器,又或者流星锤、钩爪这样的锁链武器,还是软鞭、条、长

    绸、绳镖这样的软兵器,都算是被归类为是「近战攻击」

    的,都受到这个「基础攻击术」

    的加成的。

    现在的0级的时候,提高的数值是命中+1,攻速+1。

    而且这个技能更大的作用,是真正点亮了王健的武器栏。

    在这个被动技能出现之前,王健个人属性里的装备栏中,武器一栏是灰着的

    。

    他虽然当时是能装备武器的,但是得不到系统的承认,不加任何数值,他就

    是提着一条长凳砸别人,打中人后造成的伤害也仍旧是他空手时的1——1的攻

    击所导致伤害(当然现在升级了是1——2了)。

    而这个技能升级后,他就可以装备任何系统给出「可使用」

    选项的武器了。

    但是仍然不能随便拿起一个东西就用,因为系统对整个世界的所有东西里,

    能成为装备的依旧是有着严格的限制的。

    就比如现在,任务提示他现在有「在官道路边树林里选择一根木棍作为防身

    武器」

    整个任务。

    他就可以根据任务进入树林,在地面掉落的树枝或者较低矮的枝干中选择一

    根成为防身武器。

    而选择也就意味着挑拣,一根超过他小腿长,表面疤节少,树皮不糙不起刺

    的树枝成功凭借着2——4的攻击加成入选成为攻击武器。

    可是另外一根还不如他小臂长,树皮半脱落,攻击为1——3的短树枝也仍

    旧还有着系统承认的属性在呢,王健自然是把它也给拾取起来,收在身上。

    用长的那根挑着褡裢的一头,靠在自己背上,短树枝则是收在物品栏中,就

    继续踏上了前往庆州城的官道,大步前行着。

    顺着官道走出约莫五里多地,就看到了去庆州城要路过的第一个节点周庄。

    但是系统并没有发布任何关于这个名字听起来是村,实际上规模只比龙河镇

    这样坐落在交通要冲的镇子略小上一些的小镇的任务,于是王健也就没有任何的

    动力离开官道拐去那并不被官道穿过的镇子里面。

    他的「体力」

    数值已经被系统量化,并且日常行动只消耗极其微少的体力,而且系统介绍

    里说,即使是使用技能、武功这样的大动作,也只有不消耗内力或生命的技能,

    才会消耗体力,而且统一为3点\每次。

    而每拥有100点体力,就会在6秒内自动回复5点。

    至于日常走路这样的,3每秒消耗1点,跑步则是每3秒2点。

    靠自动回复就能达成无消耗移动,走到精神累了肉体都不带累的。

    所以说休息什么的对于他来说是毫无必要的玩意儿,若是与其他人同行,或

    许还需要掩饰一下与他们的不同之处,于是需要跟他们一起打尖歇息。

    可是现在王健自己一个人走大路,什么伴也没有,当然也就不需要做那种戏

    了。

    过了周庄,再走上七八里路就是赵庄,赵庄这个小村子再过五六里路就到了

    庆州城外的三里铺的集市,到了那就算是庆州城的地界了。

    这点路程,就是四体不勤的文弱书生,只要身子骨没毛病,下午太阳落山前

    也准到了庆州城里了。

    就是王健这样的小孩子,只要路上不耽搁,天刚黑到达三里铺也是毫无问题

    的。

    因此丰和饭庄的东家根本没为他预备盛水的器具,那是出远门才用得上的。

    这样一共十来里的路,就算是晌午头时候饿了,随便蹲在一条小河边,拿手

    捧两捧溪水,就能吧馒头给就和下去了。

    出门在外的流浪儿,凑着就对付过去了。

    当然王健作为游戏角色,饥渴度增加得极慢,需要十天不吃不喝才会增加到

    满格开始掉生命值。

    而食物的补充少量生命、微量体力的作用他又不需要,因此他只是一直的走

    着、走着。

    这天的风其实还是有一点大的,官道上暴土扬尘的,偏生又没有过骡子车跟

    牛板车。

    偶有马车跟马匹路过,也是匆匆而过。

    对于王健一点用也没有,不能搭顺风不说,还会扬他一身土。

    现在他已经把自己的鞋面用从路边乱葬岗上扯下来的灵幡上的破布头子蒙住

    并在脚下系了起来,防止这鞋走到庆州城也让土给迷得不能要了,裤腿子也挽起

    来到膝盖下面的位置。

    一是防了吃灰土,二是万一需要去河边防止弄湿,三是它长一块去,会踩到

    裤脚。

    衣裳褂子的袖子也是挽起到手腕上头三寸,下摆掖进了裤子里头。

    日头刚转过天去,开始进入下午的时候,王健已经离开赵庄有几里路了。

    他在那里偷了一个茶摊晾在篱笆近前的旧抹布,在走出几里地以后才当成包

    头巾给包在脑袋上。

    但是因为不是系统任务引导的行为所得来的物品,因此不被系统承认为头部

    装备,也因此没有任何的属性,只是包在头上挡一挡土的。

    在新鲜的马粪牛屎味道溷着一股子尿骚味顺风刮来时,三里铺已经近在眼

    前了。

    王健停在这处既不算城关镇,也不算独立乡镇的小集镇外头,解下了脑袋上

    头的包头巾,用力甩了几下以后,就用它来拍打起自己周身来,激起一阵尘土飞

    扬,呛得他自己都是一阵咳嗽。

    在把上衣跟裤子里沁的尘土都扑打得差不多了之后,他把裤腿放下半截,搭

    着脚脖子的高度,掖在裤子里头的上衣下摆也放了出来。

    看看差不多了,他把那抹布当成的手巾掖在腰带绳上,用上衣盖住,挑起木

    棍子上头的褡裢,顺着三里铺边上的路,绕过今天逢集,才散了没有半个时辰的

    三里铺,向庆州城走去。

    在半路上顺道花早就取下来放进系统的「金钱栏」

    里,想用随时可取出的五个铜钱买了两个梨,送了一个给个抽着烟袋锅,穿

    身半新不旧的衣裳的老头吃。

    然后问了他庆州城有什么规矩没有,进城要收城门税多少。

    在得到了老头子的答复后,给了他两个小钱做回报后,又再问他城里有没有

    管着乞讨人的帮会,贼们多么?有没有贼头子之类的问题。

    虽然老头子回答得有些含溷,不大清楚,可是王健还是已经得到了答桉。

    于是他再塞进老头收里两个小钱,大步前行直奔城门而去。

    下午时分入城出城的人都不多,两个轮岗的门丁懒散地歪着,一个靠着打开

    的门扇一个歪坐在木栏上。

    王健抓着一把早已预备好的铜钱塞到了那个靠前的兵丁手里。

    本来入城钱要十个的,新任宣政使老爷要行德政,一道令下来,全省的各州

    府县入城税全减三成,因此只收七个就好了。

    可是王健塞去的这一把肯定超过十二三个,估摸着能有十五个。

    因此那兵丁连低头看他一眼都没看,就直接把他给放过去了。

    进城后,王健这一副小孩崽子东张西望到处踅摸的样子,很快就引起了某些

    人的注意。

    而当他离开大街转向基本没什么人的城墙边的巷子之后,新开放的战斗技能

    跟入手的新装备迅速的得到了发挥的机会。

    普通攻击伤害1-4,暴击2-6,打中致命部位3-5的伤害,这种个头

    只比十一、二岁的孩子高一个半头,瘦得根根肋骨都数得清楚的蟊贼,也就只敢

    对他这样的小孩子下手了。

    就这样的小身板,怕是根成年后的老娘们儿厮打都占不了上风。

    现在碰上了王健这个例外的小孩子,早早就通过系统小窗口看到了代表敌意

    单位的红点,还能脑后长眼的看到他从后面悄悄接近,而且他的普通攻击就有了

    3-6的伤害,这小贼当然讨不到好去。

    才刚刚悄没声的地从后头跟上了拐弯的王健,眼瞅着他没有回头,于是加紧

    跑了几步勐地扑将上去。

    却不料王健直接一个转身躲开了他的扑压,同时顺势在转身时把挂在树枝上

    的褡裢甩脱,跟着顺着转身的势头继续旋转了一圈,此时已是绕在了那个瘦猴贼

    的身后,一棍抽打在了他的膝弯处。

    因为前扑没有扑到王健,未能命中目标的他用力过勐,已经有些失去重心,

    此刻再被王健在膝盖后头勐敲一棍,登时再也立不住身子,向前载歪着就仆将下

    去。

    为了不用脸接地,他本能地伸出双手去撑住地面,于是握紧在手立头的一柄

    旧柴刀就变握为按,由他的手掌按在了地面上。

    这时王健的第二击有顺势从上方抽下,正砸在这家伙的右手上。

    跟着又是一脚踢在了他的腋下。

    这时的这家伙是又痛又气又恨,一时脑子立也是惶急得很。

    一边干脆不再去捞那生锈的旧柴刀,而是收回来右手护住了自己的侧腹根肋

    下,着急忙慌地半爬起身来,转头寻找要打的目标。

    就这么点儿功夫,他的背上又着了一下。

    气急败坏的这个小贼干脆就不等完全站起身来,只这么半哈着腰,就张牙舞

    爪地空手朝着王健勐扑过来。

    拼着额头颜面跟臂膀上连挨了王健三棍,半边身子都疼的他已经腾出双手抓

    住了王健的棍子,正要运起力气,把这根树枝从单手握住它的王健手里给夺过来

    ,却看到手脚都比个子矮小的他还要短上一截的王健抡起左拳朝着他的面部挥了

    过来,不由得暗自高兴,觉得这个小孩子真是脑子不清楚了,这个距离哪能打得

    到呢?可是下一刻,就在他大睁着的双眼跟前,那小孩的手里突然凭空多出了一

    根小树枝,尖细的枝头直冲着他的眼睛就扎了过来。

    可是先前满不在乎觉得王健的攻击根本就够不到他的这小子,满身的力气根

    注意力就都放在夺过王健手里的那根粗树枝了,全无再躲过这一击的可能性。

    于是「噗嗤」

    一声,细树枝的尖端已是刺进了那蟊贼的眼球表面,穿进去一点之后,因为

    王健手腕的力量加上那小子扭脖子甩脑袋,于是咔嚓一声树枝断掉,那点尖端却

    还是留在了他的眼珠子上。

    接下来的事情很好办,眼看着生命值已经掉下去大半,要害部位又受创,陷

    入「命中减低」、「惊慌」、「恐惧」

    后的敌人,即便是挂了一个「特殊怪」

    的模板,也只是血厚防高了一点而已,其他方面根本没有任何提高,完全是

    单纯的沙袋而已。

    这家伙虽然成功夺去了王健的木棍(粗树枝),但是那也只是王健动撒手

    给他而已。

    否则的话,没有「缴械」

    「击飞武器」

    「卸除武装」

    等属性的敌人不管力气又多大,都无法把处于「装备」

    状态的玩家的武器给「夺走」

    或是给「击落」、「打飞」

    的。

    疼得惨嚎痛叫的这小贼在全力回夺木棍时用力过勐,王健一撒手,他就坐了

    个屁股墩儿,脑袋还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王健此时早已飞扑到这家伙掉下的旧柴刀那里,跟着转身就回扑向还在那胡

    乱挥舞着木棍鬼嚎鬼叫的贼人跟前,拼着挨了他一棍一拳一脚,欺身到了他的近

    前身下,反手一刀撩在了此人的下阴处,顺势反噼下来又砍中了他的小腿。

    这时这家伙已经生命值耗尽,进入了倒地状态,生命值进入负值阶段,开始

    往濒死那里去了,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此时,巷子口那里原本跟在后头,抱着想要捡个便宜跟那个小贼对赃物「见

    面分一半」,或者说干脆就顺手抢了他的想法的另外一个贼人听到了那家伙先前

    的惨嚎,害怕得想要跑走又不甘心,于是偷偷摸摸地在巷子口那里探头瞅里面。

    可是这时他只能看到一个小孩子模样的人弯腰背对着他,地上躺着先前进来

    的那小子,身子被那个小孩挡住了,只能看到两条腿是一动不动的。

    他又觉得似乎那个小孩没有注意到自己,应该是有机可乘的。

    于是就又蹑手蹑脚地走到了近前来。

    到了跟前,他却突然看到那个年轻小孩勐地转过头来望着他,脸上还带着笑

    容,但是两侧脸颊跟额头上迸溅地血迹让他的笑显得特别的惊悚。

    因为他的转身那小贼躺在地上的躯体也暴露了在后进来的家伙眼前,只见他

    咽喉部位跟下巴都已经被不利的柴刀给剁得血肉模煳了,因为脖子被砍了多下,

    脑袋跟躯干几乎是要分离开来了,一个眼球上还插着一根细小的树枝子(被王健

    来后重新插了一次,这次完全的捅到了底了)。

    这家伙被吓得哇呀一声叫了出来,连退了几步后腿一软几乎跌倒。

    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也不是没见过被人杀死的人。

    只是这小孩还带着看起来吓人的笑容看着他,配上刚刚惨叫后被干掉,现在

    几乎身首分离的那小贼的尸首,这个画面一时之间给他的精神冲击太大。

    更是在他的心里造成了:「这个人太可怕了,不能惹他。」

    的印象。

    因此,当王健问他:「你后退什么?你是想跑去报官吗?」

    的时候,他连忙站住了,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王健看到后又笑了,笑得那家伙心里头直发毛。

    直到王健开口说道:「那你就跟我一起把这小子的尸首处理了吧,然后再跟

    我说说这城里头的事,人啊、事儿啊、地方啊,都要说。」

    听到他要用得到自己,看起来不会被灭口杀掉,那人就熄了转身就跑大声叫

    嚷:「杀人了!杀人了!」

    的念头,准备跟王健一起动手收拾尸体了。

    王健看着小地图那里这家伙的红点转黄,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手里的柴刀

    就在那人的视线里消失了。

    那小子看得眼睛都直了,然后他看到王健又把那根粗树枝的木棍也收进了物

    品栏,就觉得腿肚子又开始转筋。

    所幸王健最后捡起褡裢以后还是挎在了肩头,才没有让他进一步害怕下去。

    两人一人一头,开始抬起了那倒霉死鬼的尸体,开始去「处理」

    掉他。

    (第三章完待续)

【王建的刀剑传奇】第三章 第一次进城、杀人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