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舞纪】(序章)

红舞纪 作者:小强

【红舞纪】(序章)

      【红舞纪】(序章)

    天凉,黄沙漫地。

    此处是大燕王朝的西北边境,再往北便是那高耸入云的横云岭。这里有一座

    小镇,隶属兰州府西凉郡,名叫天水镇。小镇方圆不过百里,除了一泓月牙泉外,

    便尽是戈壁沙漠,零零散散的数十户人家,显得极为荒凉。

    便在某个深秋凉夜,一户破落的人家传来一声痛苦的尖叫。房子内爬出一名

    挣扎的女孕妇,那面貌轮廓清雅秀丽,却是满头大汗,眼泪不住地流出,看那样

    子应该是马上要临盆了。

    这名孕妇本不是这村子的人,只是今年初孤身来到天水镇,全赖这里朴素的

    村民不问来历,为她安置了这间小茅屋。她独自怀着孩子,虽然艰苦,却毕竟安

    生了下来。村里人告诉她,若是遇到胎动,就在门外的晾衣杆上系上红布,那别

    人就知道这户人家有孕妇要生了,自会寻来接生婆。

    只是这名孕妇却连系红布的力气都没了,如同溺水求生的人,俯卧在地上,

    死死抓住一片火红的枫叶。半晌,她终究地熬不住,昏了过去,那片枫叶也随之

    离开她无力的小手,被风吹去。

    眼看这孕妇生机流失,便要一尸两命,却有一名麻衣中年从屋外半里的小径

    处路过。他随意地伸手,便抓住了那片随风飞舞的枫叶,似乎发现什么有趣的事

    情,说道:「咦?有片枫叶。」

    中年人似乎感应到什么,往茅屋走来,便发现了那昏倒在地上的孕妇。他似

    乎极有把握救醒这妇人,不紧不慢地抱起她,走进屋中。

    这茅屋可谓家徒四壁,除了一床一桌一椅和一些杂物,再无别的东西。中年

    人也不在乎,他从腰间的小袋子一本经书模样的卷册,边看边说道:「依书看来,

    这女人是要生子,可是我不懂接生啊,那该如何是好?」

    他本应束手无策,却丝毫不着急,走到那孕妇身旁,一手抚着她的肚子,说

    道:「可怜的孩子,别再让你母亲受苦了,乖乖出来吧。」

    若是有接生婆在此,必然觉得他在胡闹。然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孕妇的

    肚子忽然发出一阵红光,那光亮越来越盛,耀眼至极,整间房子都充斥着火红的

    光亮。奇怪的是从屋外看去,却无一丝异常,仿佛有种力量把那片火红禁锢在小

    茅屋中。

    片刻后,红光散去,那孕妇的神色再无挣扎,气息平稳,肚子也恢复了少女

    时期的纤细,身边却躺着一个肤如白玉,瞳色墨绿的婴儿。

    中年人表情依然如故,这是有些欣慰,对着那婴儿说道:「你既然依天命所

    生,何必弄出这等动静,若不是我也算个练家子,岂非要被你亮瞎了眼?」

    那婴儿尚未开眼,却企图寻找声音的来源,不停的挥舞着洁白红润的小手,

    模样极为可爱。

    中年人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我有缘,罢了,我就在这天水小镇停一停

    吧。」

    此时天色渐昏,星月缓缓出现,夜色之下,小镇更加静谧,生出空灵之感。

    那妇人悠悠地醒过来,第一时间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平滑如镜,大惊

    失色。忽然听见一道和蔼的声音:「不急,孩子在这儿。」

    那妇人忙向源头看去,只见一名中年人怀抱着一个小婴儿,婴儿被包在一块

    红布中,不哭不闹,只是安静地吮吸着手指。

    妇人心头大石放下,忍不住喜极而泣,向那中年人跪道:「谢谢恩公,谢谢

    恩公……」

    中年人连忙扶起她,说道:「不用不用,来,抱抱你的孩子。」

    妇人如同看见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般接过自己的孩子,看着他那红润的脸色,

    妇人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仿佛只要孩子安好,自己受再大的苦楚也是值得。她的

    眼睛再也转不开,看着自己的孩子,已经等不及要看他长大的样子,看他娶妻生

    子,幸福一生。

    中年人看着妇人点点头,表达了某种认可,便开口问道:「这位夫人怎么称

    呼?」

    那妇人才反应过来,答道:「奴家姓纪,敢问恩公名号,好教奴家母子日后

    报答您的大恩。」

    中年人忙摆手笑道:「不过是举手之劳,纪夫人不必如此。小姓唐,夫人若

    不嫌弃,在下愿做这孩子的老师,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纪夫人大喜道:「恩公愿做我孩儿的老师,奴家求之不得,岂有不愿意的道

    理。」

    那唐姓中年人道:「既然夫人愿意,以后便不要叫我恩公了,显得何其生硬。

    若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唐先生吧。」

    纪夫人点头道:.01Bz.「唐先生,奴家和孩子命都是您手里救回来的,奴家不过是

    个普通妇人,以后孩子的如何,但凭先生吩咐。」

    唐先生淡笑道:「既是如此,不如我先替这孩子起个名吧,不知这孩子的父

    亲……」

    纪夫人脸上顿时露出凄苦落寞的表情,低声道:「他没有父亲……」

    唐先生顿了顿,似乎早已知道答案,继续道:「那便让他随母姓,我与他因

    枫叶结缘,便叫他纪枫吧。」

    「纪枫……」纪夫人低声念了念,便笑着点头称好,伸手逗着孩子的鼻子,

    叫唤道:「枫儿,娘以后就叫你枫儿了。」

    唐先生淡淡道:「夫人刚刚生产,身子尚弱,这样吧,我到横云岭一趟,找

    些药草为你补身,顺便提枫儿找些强身的药物回来。这些时日,你要一个人照顾

    枫儿了,万事小心。」

    纪夫人双颊微红,说道:「有劳先生了。奴家名唤纪芸娘,先生以后便叫我

    芸娘吧。」

    唐先生点点头,起身离开了这茅屋。茅屋的生活从这天起,有了极大的改变,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名叫纪枫的小孩儿。

    ***    ***    ***    ***

    时光流转,转眼便过去了十六年。天水镇依然是天水镇,除了月牙泉周围多

    了一片树林,其他地方依然是黄沙飞舞。

    这些年来,纪芸娘家中的光景却好转了许多,除了开始的几年较为艰苦,随

    着纪枫的成长和唐先生的帮助,那茅屋已不再是破旧模样,至少多了一片不大不

    小的院子,茅屋也成了砖瓦平房。

    说起这唐先生在天水镇的十六年,也为小镇带来了极大的改变。他似乎无所

    不知,天文地理乃至百草工农,对这小镇来说,他如同圣人一般,有求必应,为

    他们解决了无数难题。

    跟着他学习了十六年的纪枫,也成了一名翩翩少年,整个小镇无人不知,纪

    家的枫哥儿心地善良,侍母至孝,乐于助人,实在是天下第一等好青年。

    唐先生自从在小镇落脚,便在月牙泉边建了一座小屋,纪枫每日在小屋随他

    学习,世间奇门百种大道三千,似乎都让他学尽了。同时,唐先生还是一个学武

    修道之人,纪枫天赋极好,在各项本领中,学得最好的便是修道,小小年纪便已

    脱凡境,识风雨。

    此时,纪枫又在小屋中随唐先生学习。

    「先生,你说我已经超脱凡力,为何每次与你论道时,还是毫无还手之力。」

    纪枫苦恼地问道,所谓论道,其实便是切磋,所谓切磋,对纪枫来说就是挨打。

    「废话,你不过刚刚踏出风雨境,怎么能和我比,若是这就让你赢了我,那

    我这几十年岂不是白活了。」唐先生毫不留情地打击着纪枫。

    「问道,修身,脱凡,风雨,那下一层境界是什么?」纪枫问道。

    「这个问题,待你修到下一层境界再说。」唐先生丝毫没有诲人不倦的觉悟。

    唐先生抽出那卷随身携带的经书,问道:「好了,先别管修道这些屁事儿,

    把昨天教给你的给我背一遍。」

    纪枫认真地更正唐先生道:「先生,修道不是屁事儿。」

    「嗯,不是屁事儿,修道就是个屁。认真回答。」

    纪枫坐直身体说道:「先生昨天说,数千年前,天下混乱,生灵茹毛饮血,

    人王轩辕横空出世,造字立典,尝百草百果,制衣冠音律,创医学农耕,为天下

    共。后人王逝去,肉身化为九鼎,血液化为瑶池,后人随九鼎而建九州,中原

    始定。」

    唐先生点点头,说道:「继续。」

    纪枫继续说道:「九州既成,各族生灵繁衍逐渐强盛,始有争端兵祸,乃至

    混战大乱,天崩地裂。瑶池畔出圣母,补天修地,一扫寰宇,而后定人,兽,神

    三族,八方自此落地生根。」

    「至千年以前,人族弱小,受兽、神二族欺凌,大周王朝唐渊与结义兄弟孙

    无忌立国,得富豪高家庄与沙铁匠相助,横扫八方,重夺九州,是为高祖皇帝。

    而后立周朝,乘胜追击,把兽族赶回出云城,神族被驱逐至极北之地,史册记之

    称魔族。」

    唐先生点头赞许,说道:「不错不错,然后呢?」

    纪枫想了想,记忆似乎有些模糊,缓缓答道:「唐渊立国后,封孙无忌为颜

    王,封地青州府;高家庄高刚为齐王,封地徐州府兰陵郡;沙铁匠为护国大将军。

    数百年后,唐周后昏庸无能,齐王高长恭自兰陵起兵叛逆,灭周建齐,为太祖

    皇帝。后太祖皇帝长子早逝,他偏袒嫡系长孙,竟对其他儿子起了杀心。燕王高

    澄河不甘受制,清君侧为名造反,其时太祖逝世,长孙高阳无力抵抗,燕王代齐,

    为成祖皇帝。成祖无子,其姐高涟漪嫁与宇文氏,得子宇文不知,继承皇位,乃

    是当今玄宗皇帝。」

    唐先生听完,不置可否,说道:「既然知道了我人族的帝皇史,今天便教你

    兽族和魔族。」

    纪枫忙正襟听讲。

    只听唐先生娓娓道:「兽族自从被高祖赶回出云城,这数百年来也忍辱负重,

    暗渡成仓。它们模仿我们人族,建七州,奉麒麟族白氏为,国号为云。云国这

    两百年来修生养息,与我们人族交好,甚至多有通婚。之所谓如此,只有一个原

    因。」说到这里,唐先生伸出麻衣内修长的手臂,指了指北边。

    「魔族!」

    「魔族原是神族,是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种族,无论修道还是修身都是事半

    功倍,可谓天赋惊人。然而他们天性霸道,贪婪无度,目中无余子,最终还是被

    高祖驱逐中原之外。到这两百年间,人族之屡次更迭,大燕动荡不安,魔族势

    力抓住机会反攻,一直打到横云岭蓝雪关外。横云岭贯通燕云十六州,若是被魔

    族入中原,人兽二族必将涂炭生灵。所以,燕云二国商议联盟,共同抵抗日渐

    强大的魔族。」

    「而这魔族之所以一直被拒之关外,全赖中原的几大势力。兽族那边先不说,

    我大燕国内便有五圣八柱国的说法。」

    纪枫正要说话,唐先生摆手打断道:「别问我是哪五圣哪八柱国,这些高来

    高去的人物不食人间烟火,我又如何得知?八柱国中,我只认得一家,也是今天

    我要和你讲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纪枫认真听着。

    唐先生认真道:「其实你并不是我唯一的弟子,在你之前,我曾经收过两名

    弟子,你的年纪最小,那就是小师弟了。你大师兄和二师姐是亲兄妹,他们家就

    是先前说过的八柱国之一,武梁叶。」

    「叶家是益州府武梁郡第一门阀,我路过武梁时,不小心和他们家打了一

    架,所谓不打不相识,打架之后,我们惺惺相惜。先生我没有子嗣,只有收了他

    家两个孩子为徒,并与老叶订了一个承诺,若是我再有徒弟,男的要娶他家女儿

    为妻,女的要嫁他儿子为妻,为师年纪大了,无心教学,你就是为师最后一个徒

    弟。」

    「如今你已十六岁,可以谈及婚配了。你今夜回去问问你娘的看法,若是她

    舍得你走,下个月你就到武梁去兑现为师的承诺吧。至于芸娘,你不用担心,为

    师会好好照顾她的。」

    纪枫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好奇道:「先生,我想知道,你和叶家家打架,

    谁赢了?」

    唐先生理所当然地道:「这种事情,难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纪枫皱眉道:「那万一我打不过叶家姑娘,日后娶了她,天天被她欺负,岂

    不是很没面子,夫纲不振,岂有此理?」

    唐先生道:「淡定,为师不过教了他兄妹一个月,你跟着我学了十六年,若

    是还打不过她,那你还是爬上横云岭跳崖去吧。」

    纪枫无语道:「先生,那可是八柱国,听这名号就牛气冲冲的,八柱国的掌

    上明珠,莫非还比不过我这天水好青年?」

    唐先生没好气地道:「莫要自夸,也不必妄自菲薄。你看为师这淡泊名利世

    外高人的潇洒模样,就老叶那驴脑袋,还能生出比我徒弟聪明的女儿?何况,依

    为师当年所见,这叶家女儿肤色雪白,长大后必然美若天仙,叶家又是富可敌国,

    你就偷着乐吧。」

    纪枫只得道:「那这姑娘叫什么名字?可爱不?温柔不?」

    唐先生说道:「她叫叶轻舞,听着名字就温柔可爱,飘飘欲仙。好了,若是

    你愿意去武梁,今夜回去便和你娘亲道别吧,接下来的一个月,为师要教你一些

    长大成人的知识。」

    纪枫看着唐先生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有种不祥的预感,只是他心系母亲,

    也无暇去想。告别了先生,便往家中走去。

    (待续)

【红舞纪】(序章)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