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舞纪】第一卷 燕南天 第五章 学而

红舞纪 作者:小强

【红舞纪】第一卷 燕南天 第五章 学而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 第'一;'*小'说*站

    【红舞纪】(第一卷燕南天)(第五章学而)

    字数统计:4902

    曲境学院今天迎来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震动,原因是此次招生,竟有六人通过

    了入门考核。要知道,过去的五年内,曲境也不过招收了四名新生,今年却一次

    来了留名新人,让学院的教谕和学生们好一阵议论。

    今日,正是分配新生之日。曲境学院因入门考核过于严格,所以学生并不多,

    除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苦学之士,不器塔外竟聚集了数十名新生和七名教谕,大

    家都好奇新来的六人会分配到哪一位教谕名下。

    山长颜渊这时候还在塔中看书喝茶,负责分配新生的是副山长。

    说起这位副山长,可算是曲境学院一大话题。副山长姓谢,年三十岁,神降

    境,倚天谱第二。然而对曲境学院来说,有个圣人做山长,倚天谱第二的名头并

    没有什么特别的,最特别的是,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美女,再者,她是圣人之

    下最强大的女人,谢挽云。

    因为颜山长大部分时间都在不器塔内修行,除非曲境学院被烧了,否则他基

    本不会出现在学堂之内。所以谢挽云几乎就是以院长的身份代理学院之事,学生

    们都称其为谢院。

    谢挽云如今便站在众人之首,她披着及腰的黑发,一身宽松的灰色长袍,身

    材极为高挑,五官精致,面容冷漠,狭长的媚眼带着温和又锋利的目光看着新入

    学的六名新生。

    「乔魄、路红裙、纪枫、叶轻舞、宇文默、沧月,今日起,你们六人就算是

    我曲境学院的学生,入了学院,就要遵守学院的规矩,规矩只有一条,师命难违。

    难违,并非不可违。除非遇到极为特殊的情况,否则你们要听从教谕的每一

    句话,每一道命令,而违抗师命的标准和惩罚由山长决定。」谢挽云淡淡地对六

    人道。

    除了纪枫之外,其他五人在来曲境学院之前,对学院的规矩大抵都有些了解,

    所以并没觉得不妥。而纪枫自幼受唐师所教,对授业先生也是极为尊重的,所以

    不自觉地点点头。

    昨日被山长收为学生,纪枫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此时回过神来,却发现周

    围有不少学生在议论他们六人。

    「杜师兄,你看今年新生的素质如何?三男三女,我们学院有多久没试过这

    么多人同时入学了?怕不得有五年了吧。」

    「师弟说的是,我看这六位师弟师妹精气内敛,可见修为都不低,实在是学

    院之福。」

    旁边一个好听的女声插嘴道:「两位师兄,你看这六人中,还有一位带有兽

    人血统的师妹,想必天赋极好。」

    纪枫听见这女生的话,不由得望向自己的右手边,果然看见一名皮肤雪白,

    身材火爆,充满野性的少女。只见这少女一头短发,面容冷峻,一双金黄色的眼

    眸如同狼族一般,身上穿着简单的劲装,把线条勾勒得前凸后翘。

    似乎感受到有人打量自己,那少女侧头看了看纪枫,露出和善的笑容,冷酷

    的眼神中带着丝丝烂漫,让纪枫心头一颤,好一个可爱的少女。

    旁边的叶轻舞轻哼一声,细声道:「那狼女有什么好看的,小心她半夜化身

    成狼咬死你!」

    纪枫一愣,想起这女子有兽人血统,想不到竟然是狼族的。

    燕云二国因联抵抗魔族,多年下来,不时有异族通婚的现象。然而兽族血

    脉奇特,不论男女,身体力量都极为强壮,身高九尺,满身长毛那是常有的。而

    人族身体与魔族相近,两族审美不同,通婚的现象虽有也并不多。更重要的是,

    兽族修行首重身体,对境界的提升并不看重,强悍的肉体力量,使得同境界的兽

    族比人族要强大。二族结生下的子女,都会被父母双方教育各自的修行方式,

    导致适得其反,这些半兽人的成就都是半高不低的。

    而狼族,其实是兽族中的苍狼一脉,实力在兽族之中稳站前五之列。这名狼

    人少女既然能通过曲境的考核,说明她的血脉极为纯净强大,天赋甚至比她的父

    母还要好。

    纪枫正暗自打量的时候,谢挽云的声音又响起:「你们六人听好!纪枫,今

    日起,你随山长修行;路红裙、叶轻舞随我修行;宇文默,随杨玄德修行;沧月,

    随符迁、未央二人修行;乔魄,随马铁衣修行。」

    听完谢院长的话,周围学生们顿时又热闹起来。

    方才那位被称作「杜师兄」的文士点点头说道:「谢院的安排极为理,纪

    枫且不说,那叶师妹和路师妹都是走刚猛一路的风格,正好对上了谢院的口味;

    宇文师弟是皇族血脉,杨教谕为人谨慎谦和,正好教导;沧月师妹身负两族

    血脉,所以由符教谕负责其人族功法,未央教谕是巴蛇族,可教授她身体修行;

    至于乔师弟,本身便是安和乔子弟,一身困龙决,足可与西凉马家的马教谕互相

    印证。」

    这「杜师兄」对在场众人了如指掌,语出惊人,便点出了谢挽云的心意,实

    在是令人敬服。

    纪枫听到他的话,也不禁向他投以佩服的目光,那杜师兄却是回以温厚一笑,

    笑容中似乎还带着一点鼓励的意味。

    谢挽云话说完,便分别对几人道:「纪枫,你随你大师兄去学舍,他自会向

    你说明。路红裙和叶轻舞随我来。」

    说罢,她又转头对在场的七位教谕说道:「几位,领走各自的学生吧。其他

    人都散了。」

    那七位教谕中,赫然便有负责考核的杨玄德。

    他上前拍了拍宇文默的肩膀,轻声道:「默儿,来曲境学院修行是你娘的

    意吧?」

    那宇文默面容清秀温和,身形宽厚,宛然一个翩翩君子。只听他笑了一声,

    声音平和,让人如沐春风:「杨伯父所料不差,母亲本就是让我师从伯父,如今

    谢院正好如此分配,想必也是母亲从旁推动。」

    杨玄德笑道:「你母亲啊,那是望子成龙。好了,今后在学院内可要改口称

    我为先生了。」

    宇文默点头道:「是,先生。」

    两人相顾一笑,看来是极为熟稔。杨玄德看了纪枫一眼,便领着宇文默离去

    了。

    纪枫正疑惑谁是自己的大师兄,谢挽云已走到他跟前,说道:「方才那姓杜

    的就是你的大师兄,你既入了山长的门下,便是你莫大的福气,以后可要好好修

    行。」她身后的叶轻舞向他吐了吐舌头,便随着谢挽云而去了。

    纪枫还未反应过来,方才那位杜师兄已经缓步过来,对他笑道:「小师弟,

    走吧,随我先进不器塔拜见老师,再去学舍。」

    只听他边领着纪枫走进塔内,便说道:「我叫杜从,是老师的大弟子。我之

    后你之前还有一位二师弟,只是二师弟天纵之才,年纪轻轻便入了倚天谱,如今

    已经是学院的教谕了。嗯,二师弟名叫闻人君,他是上一届大礼议的首名,前不

    久迈入知命境,登上倚天谱三十六名,却是倚天谱中唯一一位地之势的高手。」

    纪枫闻言又是惊讶又是欢喜,说道:「原来二师兄就是上一次的首名,如今

    竟然已入了倚天谱,老师的门下果然都是惊才绝艳之人,我可不能让两位师兄比

    下去了。」

    杜从莞尔一笑,说道:「是了,既然师从圣人,原该有这等自信。小师弟在

    入院考核之时就被老师挑中作为弟子,想来天赋自是超过我百倍,日后成就不可

    限量。」

    纪枫微微脸红,连忙谦和地道:「师兄过誉了,以后还望两位师兄能从旁指

    点。」

    此时,两人已经快要走到塔顶,却忽然听见颜渊的声音传来:「从儿,为师

    要去龙场找王兄论道,这段时间里,你带着枫儿修行,不可倦怠。」

    两人听得颜渊的声音,便马上停止脚步。杜从闻得老师吩咐,连忙称是,便

    不再往上走去,而是带着纪枫回学舍去了。

    纪枫却是低声问道:「大师兄,龙场是哪里,那位王兄是老师的朋友吗?」

    杜从笑道:「龙场和我曲境一般,都是燕国圣境,那位王兄,便是龙场的

    人,心圣王之始。」

    纪枫欣羡地道:「哦,原来也是圣人啊。」

    杜从点点头,边与他聊些曲境学院内的常事,边向后山学舍走去。

    曲境学院的学舍处于一片花海之中,三三两两落着几处简单别致的小屋,一

    眼望去却是隐隐一副齐整有序的样子。

    杜从对身旁的纪枫解释道:「这学舍是山长依着另一位圣人的道法所布置,

    远远看去似乎随意建起,一旦进入花海则另有一番景象。花海入口有两个,一个

    沿路皆是男学舍,一个是女学舍,小师弟可别走错了。」

    纪枫心中明白,曲境学院内藏龙卧虎,不分教谕学生,都不可小视。便如身

    边这位性子温和的大师兄,从刚才的谈话来看,居然是青云谱第三,实在是人不

    可貌相。

    学院早已把这年的新生学舍安排妥当,待得纪枫放好行礼,杜从便领着他到

    学堂去了。

    刚入学堂,便看见谢挽云在一处院落,给叶轻舞、路红裙二人讲课。杜从的

    声音传来道:「曲境学院与别家学院不同,平常并没有必须的课程,学生皆可自

    行修炼。若是遇上不懂之处,又或者教谕自有新的道法要传给学生,平日内学生

    极为自由。」

    纪枫讶色道:「那岂非全凭学生自律?」

    杜从笑了笑,说道:「小师弟说着重点了,若是当真如此散漫,我曲境学院

    又如何能成为大燕第一学院?院内学生之所以每日自我鞭策,是因为每逢惊蛰、

    白露、夏至、冬至四节,学院便会举行论道,论道末位者将被逐出学院,除非是

    下次论道胜过院内的一位教谕,否则不得重回学院。」

    原来如此,纪枫心道。

    「听,谢院在给两位师妹讲授新课。」杜从认真的语气中带着点严厉。

    纪枫向院中看去,只听谢挽云说道:「轻舞,你叶家一路的断水刀诀刚猛无

    前,一旦施展绝无后退的道理。所谓抽刀断水,修至高深之处,连水流也可切断。」

    说着,她随地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的一滩积水轻轻一划,那积水竟分成两

    半,久久没有相融在一起。半晌,方才缓缓流动,恢复原样。

    叶轻舞和路红裙对视一眼,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谢挽云也不管她们,继续说道:「轻舞,今日起你就这般修炼,待你做到我

    方才所做的,再来找我。」

    叶轻舞点头称是。

    谢挽云接着对路红裙道:「红裙,你入门之前便是青云谱二十五,我曲境寒

    武卷内早有评述。你性子冷漠,出手狠辣,一柄透明长剑竟是利器谱第十三的霜

    刃,道行极高却又所学繁杂。」

    路红裙知道天书第一卷「寒武」乃是世间最神秘之物,所以对谢挽云所言并

    不惊讶。

    谢挽云又道:「你前番遭遇如何我并没有兴趣,只是你入了我门下,我自然

    要悉心教导。你既然擅用长剑,我便教你一套剑法。你用心记着,我只使一遍。」

    说着,她以树枝为剑,摆了一个起手式。

    杜从微微惊讶,对纪枫道:「小师弟用心看着,这是谢院从家传剑法中悟出

    的一套极为高明的剑招,我们今日有幸竟能恰巧碰到。」

    谢挽云自然知道纪枫两人在旁边,她淡淡地对两人道:「你们既然碰上了,

    也来看一看吧。」

    叶轻舞见着纪枫,面带喜意,唤道:「小枫!」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渐渐浓烈的情意,相视一笑,便同时看向

    谢挽云。

    「嘭!」

    谢挽云动如脱兔,脚下的青石板被她踩裂,一根普通的树枝在她手中如同无

    上的神剑,带着破风声向身前刺去。她的身子却突兀地回旋起来,树枝的周围竟

    出现淡淡的剑芒。剑气如同旋风一般四散,随着树枝在她手中挥舞,一套剑法行

    云流水地使了出来。

    路红裙死死地盯着谢挽云,眼中的兴奋之色掩盖不住,手中没有出鞘的霜刃

    也不住地颤抖起来。

    待谢挽云最后一个剑招,长剑向前,却又忽而撩天刺去,「咔啦」一声,屋

    檐的瓦片被她的剑气割穿,却没有碎裂,可见锋利程度。

    「记住了吗?」谢挽云问道。

    路红裙也不说话,拔出霜刃便向谢挽云攻去,.01????bz??.俨然就是方才谢挽云使出的剑

    招。

    谢挽云暗暗点头,便用树枝与她拆招,两人对攻了数十剑,谢挽云仗着剑芒,

    竟用树枝和她的霜刃交击,数十招后,两人的身影分开。

    谢挽云喜道:「果然悟性极佳!这套剑法共只十七招,是我从家族醉流霞剑

    法所领悟出来,名为红叶。」

    路红裙心中却早已醒悟,想必是这位谢院长在自己通过考核时便想要招进门

    下,承其衣钵。这套红叶剑法便是为自己而设的,心中再淡然也不禁生出一丝感

    激之情。

    她自幼修行,对练武一道极是痴迷,如今遇到名师,自然不胜欢喜。

    杜从此时才带着纪枫向谢挽云行礼:「恭喜谢院收了两名得意门生,下一次

    论道,两位师妹怕是要一鸣惊人了。」

    谢挽云笑着点点头,妩媚的眼色顿时浮现出来。纪枫两人都觉得这谢院长实

    在是明艳动人,若不是性子冷冽,只怕其裙下之臣无数,多少人都会对其趋之若

    鹜。

    杜从二人行过礼,便要离去。纪枫回头看了叶轻舞一眼,情意尽在不言中。

    两人心中都道日后在这曲境内,相见机会多得是,不在这一朝一夕。

    内心恢复平静,纪枫复又觉得这曲境学院果然是极好的修行之地,在这里修

    炼必定一日千里。杜从也不管纪枫在想什么,只是看方才谢挽云使了一手剑法,

    自己也有些心痒,说不得要教这新入门的小师弟些什么,才不致辜负老师的吩咐。

    此后,纪枫和叶轻舞二人便在曲境学院安心修行,只待下一次大礼议,纪枫

    夺了首名,便可回家成婚。

    (待续)

【红舞纪】第一卷 燕南天 第五章 学而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