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她会不会给我一条内裤】(1)

原创,她会不会给我一条内裤 作者:小强

【原创,她会不会给我一条内裤】(1)

      我和弈认识十三年了。

    我是在她还穿着大学的蓝色校服的时候认识她的,那时候她去教室上课,印

    象中是不化妆的。

    但她的眼睛很大,笑起来清澈明亮。

    我是学文科的,在同年级的女生中,文科班向来不缺乏美女,不过她的美和

    其他人不同。

    一下就把我吸引了。

    我不是一个喜欢意淫和编造故事的人。

    如果各位想在这篇文章里看到大段的肉戏,那请你提前绕道。

    我得说实话,我和她并没有发生过什么故事。

    大学里给她写过一封情书,我托我的一个哥们,和弈同班的同学带给她。

    可是却了无回音。

    我也不知道是那哥们没有把情书带到,还是她看了后就扔进了垃圾筒?总之

    ,在那封情书被了无回音后,略有些自卑的我,再也没有动去追求过她。

    此后,我悄悄关注了她大概半年时间。

    再此后,我们的人生就很长时间没有交集了。

    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和弈认识的第十三年,我会向她要一条她

    贴身穿过的内衣。

    而且是亲口在微信里和她说的。

    一想到内衣上还残留着她的香味、体液,我就兴奋到无法呼吸。

    我之所以会鼓起勇气,向大学时候的女神弈要她的贴身内衣,不是没有原因

    的。

    第一个原因,是受几篇成人小说的影响,《迷途红杏》和《姐夫的荣耀》都

    有类似男角拿着女神的内衣意淫的情节。

    这些情节给过我莫大的兴奋,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

    有时候我在想,我这辈子恐怕是不可能得到弈的肉体了,那么,能否退而求

    其次,得到她的一条内衣,在自慰的时候当做一种情趣呢?本来,我是绝对没有

    机会得到她的内衣的。

    因为自从大一我的情书了无音讯后,我们就彼此再也没有了联系。

    听说弈在大学时有过一个男朋友,很帅、很会唱歌,听说还是和我常常踢球

    的一个哥们。

    那哥们球技一般,但人长的确实比我要好一些。

    毕业后,我们各自奔前程。

    有时候偶尔想起她,我都会问自己,她是不是早已经忘记我这个曾经给她写

    过情书的小子呢?我在她的生命里,短暂地出现,然后迅速消失,没有留下一点

    痕迹。

    上天总是会回报像我这样痴情的人吗?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她班上的一个

    哥们那里,得知她也在杭州工作。

    并且得到了她的电话号码和微信。

    报着忐忑的心情,我马上打了她的电话。

    那是2012年的事情,离我们认识已经十年时间了。

    十年啊!我都不敢确定她是否还记得我?我甚至不敢确定她是否还知道我这

    个人?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打了她的电话。

    我当时想,就算她忘记我了,或者根本不知道我这个人,也没有关系。

    在毕业多年后,在认识十年后,还能再次遇见曾经的女神,就算是一个月见

    一次面,就算是偶尔吃个饭,也已经心满意足了!那个时候,我也依然没有想过

    ,我会向她要一条她贴身穿过的内衣,并且幻想着用内衣上残留的体香达到高

    潮。

    你要是问我,那时候有没有其他想法,比如上床,约炮,恋爱?我还告诉你

    ,真没有。

    我当时联系她,就是纯粹抱着一种,看看曾经的女神,现在过的怎么样这种

    心态去的。

    没想到她还记得我的名字,而且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见面邀请。

    因为我是在严肃地写一篇成人小说,所以我就不描述我们见面时我的心情了

    。

    总之,我见到了我曾经的女神弈,而且,还不只一次见面。

    我们吃了几次饭,她带我去给她到家居市场买家具,她带我去修车铺修车,

    晚上我们还一起去逛了西湖。

    也就仅此而已,我们的关系没有进一步的可能。

    每个男生都应该有这种体会,在自己的女神面前,或多或少都是有一些自卑

    的。

    当时,我判断她仅仅是把我当做一个同学,她甚至根本就忘记了我给她写过

    情书这事?我不是对她没有想法,有一次在西湖,晚上和她散步的时候,我十几

    次想牵她的手。

    那一晚我心情无比激动,各种幻想在我脑海里挣扎。

    勇气一次次冲上我的大脑,但又一次次被理智消灭。

    最激动的一次,我站在她身后,一起面对西湖的夜景,我差一点就上去抱她

    了。

    可是,最后我什么也没干!因为我害怕她生气,我害怕尴尬,我更害怕的是

    因为这样我会从此失去和她见面的机会。

    你别笑我是个胆小鬼。

    好吧!我确实是个胆小鬼。

    那时候,我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会向她要一条她的内衣,也绝不会想

    到我会拿着她的内衣,闻着她的气息,把她的内衣当做她的身体,无数次地难以

    入眠,在焦虑和幸福中达到身体的解脱。

    我之所以萌生这个想法,是因为有一次她邀请我去她家吃饭,让我看到了她

    穿过的内衣。

    那次,是我第一次去她家,我想,任何男人,只要神智正常,难免都会对这

    样的邀请想入非非的。

    为此,我还特意去买了一本普希金的诗集。

    大家都知道,普希金以情诗出名,最后又为情人与人决斗而被杀。

    我是想向她委婉地表达爱慕。

    她给我煮了一份海带粉丝,说实话,味道真的一般。

    但我还是高高兴兴地吃完了。

    然后她用手机放了一首齐秦的《原来的我》。

    当时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

    听着歌声我有些意乱情迷,就想去抱着她!我不知道,如果我去抱她,她会

    怎样。

    但我不想冒这个风险,我怕她从我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不理我了。

    哪怕她只是作为一个朋友,存在于我的世界,对我来说,也比我一时的冲动

    失去她要好。

    能借一下你的洗手间吗?为了控制自己的冲动,我这样说。

    其实我根本不想上厕所。

    恩,去呀!她说。

    我起身去洗手间。

    然后就看到了让我好几年来魂牵梦绕的那条粉色小内裤。

    她住的是一间公寓,洗手间和洗机器是设置在隔壁的。

    坐便器边上就是洗衣机。

    而那条粉色的小内裤,就放在洗衣机上,同时放着的还有1件BAR,几件

    其它衣物。

    当时我本来就处于激动的状态下的我,一下脑门充血。

    当时久久地看着那条小内裤,内裤很干净,看得出来她是个讲卫生的女孩。

    我用手翻动了一下内衣,上面有一些体味,不是很好闻。

    但幻想着这内衣可能是她昨天或者今天早上刚刚脱下来的,我的下面立即有

    了反应,而且是很大的反应。

    我当时只是想去小便一下,然而看到女神的内衣后,因为身体起了反应,又

    是夏天,我担心出门被她发现我的反应会比较尴尬。

    所以就特意在洗手间呆了2分钟,想等到心情平复后再出去。

    可那条小内裤就像一个魔鬼一样,我看着内衣,想象着内衣穿在她的身上的

    样子,想象着内衣贴着她的臀部和最美妙的地方,想象着那上面的气息。

    我实在是无法平息自己的兴奋,无奈,我只得拿过她的内衣,套在自己的身

    体上,自慰。

    因为是第一次见到她的内衣,我兴奋得不行,她的内衣贴在我的下体上,加

    之弈本人就在房间外面。

    拿着她的内衣自慰,更加增添了兴奋感,下面包裹着她的内衣,没套弄2分

    钟,我就射了。

    说实话,我是个挺高素质的人。

    一般去别人家做客,我尽量不用别人的马桶,也尽量不在别人家上厕所。

    更何况是在弈的家里自慰?因此我在高潮的那一刻小心翼翼地,让自己对着

    坐便器的中间,不要射歪了。

    在临近射精的一刻,我把弈的那件小内裤从身上抽离,以免沾污了她,被她

    发现。

    那样就尴尬了。

    饶是我如此小心谨慎,最后还是有一丝精液弄在了弈的小内裤上。

    我心想这下麻烦了。

    弈在房间外面说:「同学,等下你去帮我干个苦力吧!」

    我急忙应道,好的!。

    然后慌慌张张地冲了马桶。

    看着马桶里的精液被水冲走,那一刻有点失落,那是一种得不到的失落。

    想我堂堂男儿,居然落魄到追不到女神,要用她的内衣自慰,真是悲哀啊。

    接着,我抽了2张纸巾,将弈的小内裤上的精液擦干净,原状摆回去。

    从洗手间出来,弈笑着说,怎么这么久?我说,没多久吧!她说,看,十几

    分钟了!我说,可能昨天吃坏东西了,不好意思啊!她说,我们要出门了,你帮

    我去搬些家具。

    她又说,你等下,我也去上个厕所。

    一会,她从厕所里出来,略有抱歉地说,对不起哦,我昨天洗澡后换洗衣服

    没收起来,家里有点乱。

    我心想,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吧!毕竟刚刚我把精液不小心弄在了你的内裤

    上。

    没事的。

    我家里比你更乱。

    我衣服也到处乱放,我说。

    打扫卫生很麻烦的。

    我一周才大扫除一次,弈说。

    我符道,是的。

    我也不喜欢打扫。

    然后我们出门,在进电梯的时候,电梯里没人。

    她突然看看我,然后捂着嘴,诡秘地笑了一下。

    我问,你笑什么呀?她说,没什么。

    我说,肯定有事。

    快说。

    她道,你不会在洗手间里动了我衣服吧?听到她这么一问,我刹那间心跳加

    速,心想完蛋了,被发现了。

    不过我神色装做很平静,看她不像生气的样子。

    就说,我动你衣服干吗?我没动。

    她说,那就奇怪了。

    算了!走吧!出电梯的那刻,我在想,难道是我衣服没摆回原来的形状?难

    道是上面残留的精液被她发现了?要知道,这是很有可能的。

    因为虽然我擦干净了,但那股味道可能会遗留在那条粉色小内裤上。

    如果真的是被弈发现了,一想到弈闻到了我的精液,我就感觉似乎弈在给我

    口交。

    这是我第一次拿弈的贴身内裤自慰。

    此后,很多个夜晚我都想着这个情节,久久不能入睡。

    幻想着这内裤贴在她的臀部的肉上,贴在她最美妙的地方,幻想着那是一条

    刚刚从她身上脱下来,还带着她的液体的内裤。

    无数次地,我进入了美丽的春梦中。

    不过,直到这时候,我虽然常常想着她的内衣,想着她自慰,并且在春梦里

    常常和她接吻,给她口交,我甚至梦见我亲她的最敏感的肛门,她在我的亲吻下

    达到高潮。

    但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梦见过她给我口交。

    也许,这说明在我的内心,我其实是希望女神弈快乐的。

    即使在性里,在春梦里,我也是想通过我的努力,给她带来快乐。

    所以,我的春梦里只有我替她口交、吻她肛门的情节,却没有一次她给我口

    交的情节。

    (待续)

【原创,她会不会给我一条内裤】(1)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