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暂停五年的人生,再次播放

蓝夜里的幸福微光 作者:云端

【序章】暂停五年的人生,再次播放

      【序章】暂停五年的人生,再次播放

    「厚,里面的手术都乱演啦!」「没关係,屋哩欧巴够帅就好了!」

    凌晨一点,Y综合医院五楼脑神经外科病房护理站,值大夜班的护理师们正在聊一档最新的韩剧。

    「哔哔哔!」紧急呼叫铃声响起,最资浅的护理师接听,「这里是五〇二三号房!」护理师认得这声音和特殊口音,是该房A床中风病患的陆籍男看护,「我们隔壁床的病人,自己下床进浴室,在里头嚷嚷着呢,还拿啥东西砸镜子,可吓人哪!」

    护理长赶紧率两名护理师前往五〇二三号房,撞开浴室门,只见B床的病患黄金格跌坐在地板上,浴室里的镜子已经碎裂,黄金格的双手已经被碎裂的镜子割破手,鲜血沿着伤口滴下来,看来怵目惊心。

    护理师们架住黄金格,他双手狂挥,指着镜子,「镜子里的不是我!是我的朋友狗蛋!」话一出口,他隔着护颈拼命掐住自己脖子,「搞什幺!这不是我的声音!这声音这幺低这幺厚,是狗蛋的,是狗蛋的啊!」

    护理长谨慎发问:「狗蛋?狗蛋是谁?」

    「狗蛋是我的朋友,他叫黄金格!」

    护理长向其中一位护理师使眼色,同时开口安抚:「黄金格先生??你先坐下来??」

    黄金格拉住她,「妳为什幺叫我黄金格?我叫蓝子谒!」护理长一边轻声安慰他,一边扶着他走出浴室,让他看病床上方的床头卡,病患姓名:黄金格,诊断:脑震荡,住院日期:二〇二一年四月十三日??

    「黄先生,你一星期前遇上严重的车祸,骑机车被酒驾的小客车追撞,你还记得吗?」

    黄金格正要开口,护理师带着一位值班医生,和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进门,他是在交谊厅睡着的黄金时代烘焙坊学徒,小彭。

    「狗蛋师,你怎幺了?」小彭问,黄金格大惊,「小彭,你怎幺在这里?我爸妈呢?」

    小彭不知所措:「狗蛋师,你爸妈不是早就走了?你妈在你小学不知道几年级啊,你爸是去年??」

    黄金格抓住小彭,「你乱讲,我不是你的狗蛋师,我是蓝子谒!狗蛋他人在哪里?」

    小彭瞪大眼睛张大嘴,护理长赶紧低声问,「蓝子谒是谁?」

    「是我们老闆的好朋友??五六年前溺水走了??」

    黄金格上前一把抓住小彭,「你说谁走了?」

    医生、护理长和小彭合力压制住黄金格,他仍然挥舞手脚不愿受制,A床的陆籍男看护也加入战局,才顺利地将黄金格施以皮带约束,但他仍不受控地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医生只得指示护理师为他注射静脉镇定剂,总算让他停止吵闹,沉沉睡去。

    当黄金格再次张开眼睛,他的手脚被绑在病床围栏上,他看见姑丈兼国中老师马立安,以及他的表姐马雅苹,两人站在病床边聆听医生解释,「黄先生因为车祸造成脑震荡,刚甦醒时难免记忆力不佳、情绪不稳定,这是很常见的??」

    「金格,你醒来了!」马老师握住他的手,面容和他记忆中一样慈祥,但是他原本轻微的秃髮,好像更秃了??

    「可是姑丈,我是子谒啊!」

    「金格,我不是你姑丈??你看看这个。」马老师从外套口袋翻出一张列印出来的网路新闻,放在他眼前,方便他阅读。

    *****

    自由时报/地方/北部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

    甄试状元英勇救人意外溺毙,学校将颁发领不到的毕业证书

    〔记者简任吾/桃园报导〕

    气温日渐升高,民众开始常前往溪边活动,今天下午三点多,一名张姓四岁女童随母亲在大仑溪边散步,趁母亲讲电话时,逕入水深处捡石头,因颱风将至,溪水水位较平日更高,因而坠入溪中。案发当时,W高中高三学生蓝子谒与S高职学生黄金格正在溪旁散步,身为游泳校队队员的蓝子谒赶紧下水救人,女童获救,然而蓝子谒却疑似因仓促救人,来不及热身,引发脚部抽筋而意外溺水,救起后送往长庚医院急诊室,仍宣告不治身亡,这是大仑溪今年第一宗溺水案。

    据悉,蓝子谒平日课业表现优异,在上学期透过甄试管道以第一名的佳绩,录取第一志愿C大企管系,W高中师生遽闻噩耗,哀恸不已;C大企管系系主任吴慈馨表示,蓝子谒在甄试过程中以自家祖厝洋楼为主题,撰写商业案例企划书,展现对企业管理与文化创意产业的高度热诚和天赋,相当令人印象深刻;听闻噩耗,她将亲至灵堂弔唁,并致赠蓝子谒四年后无法领取的毕业证书,以表痛失英才之情。

    大仑溪由于漩涡暗流多,早已被列为危险水域,消防局第三大队大仑分队呼吁民众,勿靠近大仑溪游玩以确保安全。

    *****

    黄金格读毕,发狂地扭动被绑住的四肢,「不,我不是黄金格!我是蓝子谒!我没死!」

    在极度惊恐中,黄金格昏了过去。

    当他醒来时,看见姑丈和表姐忧愁的面容,以及严阵以待的医护人员,他没再嚷着自己是蓝子谒。

    因为,他想起来了。

    想起他去麵包店找狗蛋,店员和师傅们说,狗蛋好像失恋了,去大仑溪畔散心,于是他去溪边找狗蛋,那时,天色微微发昏,灰黑的云以极快速度在天空中飘移,他想,颱风真的要来了。

    当他抵达大仑桥时,他没看到狗蛋。四处找了一下,才发现狗蛋杵在桥墩下的溪岸,正在打水漂,小石头扔进水里连跳了四下,才被湍急的水流沖走。

    他大喊:「喂,狗蛋,失恋啦?『制服控』槟榔那个妹子甩了你啊?」

    狗蛋回头,低下头,继续打水漂。

    他学狗蛋挑了个扁平的小石头,却总是直直让石头没入水里。

    「那个妹子不是很喜欢你,整天黏着你不放吗?怎幺会甩了你?」

    狗蛋摇摇头不说话,四周除了呼呼的风声,只有一位妇人在电话里和人吵架的声音。

    「你要死了啊?你给我说清楚,到底在哪里?连这个家都不顾了,你不要芸芸了是吗?」

    那名应该叫做芸芸的小女孩,约莫三四岁,在溪畔捡石头。

    他推了狗蛋一把,「不然我们回去大仑国小,打一场剑道,好不好?打一打,什幺难受的事情都忘记了。下星期玉清就要指考了,我不能打电话找她,其实我也有点紧张,我??」

    「啊——芸芸!救命啊!」妇人凄厉的尖叫声传来,他和狗蛋同时转头,发现那个小女孩掉进水里,小小的身体载浮载沉,大仑溪看似清浅,常有人来这里烤肉钓鱼,其实桥墩旁新设立了「危险水域,请勿戏水」的牌子,妇人的尖叫声还没落下,小女孩已经被捲进河心。

    他看狗蛋一眼,狗蛋满脸惊慌——狗蛋在小五升小六的暑假去报名了游泳课,第一堂课就被人恶作剧推进成人泳池,虽然他力大无穷,却从此不敢近水。于是他二话不说,连跑几步,跳进水里,往小女孩的方向游去,他知道狗蛋会赶紧卸下溪旁救生圈架上的救生圈,使劲往河心抛去。

    他迅速捞起小女孩,为她套上救生圈,他远远看见狗蛋往前拉起在浅水处的绳索,把小女孩从强劲的水流中拖回,小女孩似乎呛了水,软趴趴地挂在救生圈上,像一只坏掉的布娃娃,「喂!快打电话啊!」狗蛋大喝一声,跌坐在地的妇人才彷彿醒来,慌乱地拿起手机。

    游往河岸时,他在换气间,看见狗蛋把小女孩拉上岸,手脚俐落地操作心肺复甦术的标準步骤,小女孩骤起呕出水,妇人大哭,他觉得心上的大石鬆了下来。

    就在这时,他的小腿一阵抽痛,他心里一慌,奋力挣扎了几下,感觉力气迅速耗尽,他才想起游泳校队教练殷殷叮嘱的溺水注意事项??

    接下来,他感觉鼻子呛进冰冷的溪水,肺部像是被撕裂开,一阵爆炸般的剧烈疼痛。

    他眼前咻咻咻开始快速播映幻灯片画面——小时候总是轮流窝在祖父母和爸妈怀里;五岁和黄金格在阿祖建造的美丽洋楼玩捉迷藏;打完剑道拔下护具,满头是汗的畅快;企管营里第一次见到黄玉清,接过她递来的面纸,觉得自己彷彿接到公主赐下的珍宝??

    他记得当时自己最后的念头是——爸妈,玉清,狗蛋,对不起,我要害你们难过了??

    而后,水底慢慢变成蓝色且闪着银光的果冻状物,他在蓝色果冻中浮着,醒醒睡睡,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个老人的声音唤醒他,「蓝子谒!醒醒!你的朋友狗蛋找你!」

    他睁开眼睛,身边的蓝色果冻瞬间消失,他感觉自己仍旧飘着浮着,一道白色强光照得他睁不开眼,他努力想睁开眼睛,却只能勉强张开一条细缝。

    他没见到狗蛋,只听到狗蛋的声音,「阿谒!我的身体交棒给你了,那时对不起害你淹死,现在你可以回去了,记得去找黄玉清??」

    他感觉白光不断扩大增强,而后他急速往下坠,老人的声音却彷彿近在耳边——

    「蓝子谒,你因为心怀不甘,死后魂魄一直停留在星光层。现在,你的朋友黄金格,因为车祸,灵魂离开肉体,他有强烈的愿力,执意要把肉身让给你,把握暂停后重新开始的人生吧!」

    姑丈的声音和老人的声音交叠,打断了他回忆,「金格,好好休息,想吃什幺,马老师买给你啊。」

    病床上的他,点点头,咬牙吞下向姑丈和表姐哭诉的念头,硬逼着自己接受事实。

    他记忆中的自己,叫做蓝子谒,十八岁,身高一七二,体重六十八公斤,W高中语文资优班三年级学生,C大企管系準大一新生,是黄玉清的第一个也希望是最后一个男朋友,是狗蛋十八年来的好兄弟,然而,人生在十八岁的夏天按下了停止键。

    不知名的力量为他按下继续播放键,但是,从那一天起,他成了黄金格,他已经二十三岁,身高一九〇,体重九十八公斤,S高职餐饮科毕业,是三间透天店面的唯一继承人,是大仑镇黄金时代烘焙坊刚接手的年轻老闆。

    但有些细小琐碎的片段,像是小石头般,遗落在那蓝色的果冻里,没有带回来,他说不出那是什幺,而且怎幺也想不起来,他无暇再去回忆,因为,新的身份,新的身体,还等着他去适应??

【序章】暂停五年的人生,再次播放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