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37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37

      反观麦克罗夫特,坐得那叫一个身姿平稳意态潇洒。“真不巧,今天把资料忘在办公室,只能麻烦你和我一起去一趟。”

    什么叫忘了?我说大英政府,您撒个谎也麻烦靠谱点吧?就不能直接说你拿到了我什么把柄吗?卫阳疯狂腹诽。

    不过他这种心情在看到那份所谓的资料时就完全熄了。不为别的,正为他手里拿着的是原主的档案。他猜得没错,果然是把柄,还是很大的把柄。

    “懂名车,不懂机械;懂品尝,不懂下厨;懂艺术,不懂星系。”麦克罗夫特说,舒适地靠在办公桌后的高背转椅上,一手在桌上轻点着。“这是你二十几年来人生的总结,但近一年的表现却完全相反。对此,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没有。”卫阳把档案袋重新装好,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如果说他没有料到有这一天的话,那他也太自大了。麦克罗夫特既然敢让他看,肯定已经把方方面面都调查完了。“相比之下,我更想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肯定不是最近,对吧?”

    “没错。”

    “说句实话,我并不担心这点区别。”卫阳把档案袋放回桌面,双手抱胸。“但你想要我做什么?”

    麦克罗夫特眼里一闪而过赞赏,很快又恢复了原样。“的确,这些,”他身体前倾,用手指点着那只牛皮纸口袋,“并不能当做犯罪证据。我想,这顶多只能作为莫里亚蒂说你善变的佐证。但我关心的可不是这个。”他重新倒回到靠背上,“我关心你什么时候又会变回去。”

    卫阳悚然一惊。这也能推断出来,麦克罗夫特根本就是……“所以我问你,想要我做什么。”他沉声道。

    麦克罗夫特眯眼微笑。“你很聪明。”但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换了另外一个话题:“你觉得有人性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卫阳继续抱着手看他,这话肯定还没完。

    “人总是会死,心总是会碎。”麦克罗夫特说,声音轻得和耳语一样。“感情用事是失败者的生理缺陷,爱是个危险的不利因素。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然后?”卫阳敏锐地盯着他,“你觉得夏洛克是该变得更有人性一点,还是更像你一点?”

    麦克罗夫特无奈地摊手。“从我们的分歧来看,现在的情形很明显。我不知道该不该鼓励夏洛克和其他人交朋友,因为我不知道结果是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而二者必居其一。”

    “其他人?”卫阳反问他。

    “我想夏洛克也许对你过,关于我们小时候的事。”麦克罗夫特显得更加无奈。“我估计他对我的印象不大好,但我的童年更无趣。想象一下,当你发现其他人都没法理解你、只剩你弟弟可以交流一些的时候。”

    卫阳为他的遗憾口气抽了抽额角。是说其他人水平都被甩下远远一截、只有他们兄弟是一个档次的吗?怎么就这么欠抽!这绝壁是福尔摩斯家的遗传特质吧?“那你打算要我这个‘其他人’做什么?”他几乎要咬牙切齿了。

    “虽然我个人认为,没有心是一种优势,但夏洛克似乎只把这当成一种挡箭牌。”麦克罗夫特说,脸上的表情带上了忧虑。“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心总是会碎。但我同时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就需要这样的历练。”

    “所以,不管哪个方向,你只是不想夏洛克受到伤害?”卫阳试探性地问他。

    “如果可能的话。”麦克罗夫特很快回答。

    卫阳沉默了一小会儿。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要么,他打破夏洛克隐藏的心,让他从此以后再也不怕受到伤害;要么就留在他身边,一辈子保护它。如果他得到了那颗心又离开,无疑就是前一种结局的惨烈版。

    “我不能说那就是爱,但他肯定在乎你。”似乎猜出他在想什么,麦克罗夫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不需要你现在马上给我答案。你可以回去思考。”

    “说句实话,你是不是更偏向前一种?”卫阳没忍住问他。毕竟不管怎么说,麦克罗夫特都是被莫里亚蒂鉴定为“冰人”的人。但问出口他就怀疑了,如果真是一点都不在乎的话,麦克罗夫特何必花时间让他做选择?说到底,麦克罗夫特自己也没能彻底贯彻。

    “如果我不做,也有别人做。”麦克罗夫特冷静回答。

    卫阳先是瞪着他看,但一会儿就想到了人选。莫里亚蒂,他在心中无声地念道。而最近的一次计划,就是艾琳——艾琳会成功吗?“我只能保证我尽力,可这并不取决于我。”

    “这我也知道。”麦克罗夫特脸色前所未有地缓和,“夏洛克自己有决定权。”

    卫阳又看了他一会儿,办公室里的气氛十分静默。然后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就不怕我说出去?”

    大英政府笑了。“据我所知,你上次碰到的那个催眠师是世界最好的。还有那么多次硫喷妥钠,可你一句有用的都没说。”

    卫阳再也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捡漏很值得自豪吗?

    经过这么一耽搁,卫阳离开军情六处的时候早就赶不上夏洛克了。而当他在221b等到归来的夏洛克时,后者情绪相当恶劣,简直可以说是完全无视他。

    卫阳完全莫名其妙。他第一次去艾琳家的时候横着进去横着出来,别提多悲催了;现在,就算没拿到那手机,夏洛克至少是竖着出来的吧?“没事,”他试图安慰不知道被点燃了哪根导火索的侦探,“就算这次没拿到照片,还有下次。”这任务第一环都没过,说艾琳没后招他还真不信。

    夏洛克瞪了他一眼。与其说是嫌弃他,不如说是嫌弃他自己。“我本不该让她跑掉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卫阳又有一种躺枪的糟糕预感。

    夏洛克仔细观察了他的脸,最终只能得出毫不知情四个大字,于是情绪更差了。“她有你的照片。”

    卫阳一开始想到的还是普通的偷拍,但那种程度的照片绝不可能让侦探这么阴郁。然后他想到了麦克罗夫特曾给他看过的手机照片,脸绿了。莫里亚蒂说不定把他的裸照给了艾琳,艾琳又给夏洛克看了……

    次奥!劳资的裸照是能随便发的吗?

    ☆、第29章

    艾琳逃走了,但这件事并没有结束。

    第二天傍晚时,麦克罗夫特再次造访221b。他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让夏洛克别再管照片的事情。

    “但照片还没拿到手。”夏洛克坐在他的沙发里,摆出了他迎接麦克罗夫特时的最常见造型——小提琴架在肩上,随时准备锯木头。

    “这件事现在开始与你无关。”麦克罗夫特咬着重音重复了一句。

    “为什么?就因为那些愚蠢的美国人搅合进来了?”夏洛克瞥了他一眼。他在艾琳那里碰到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同样为了艾琳的摄像手机。这就很明显,那部手机里绝对不止一些不雅照片。

    “如果这理由能让你满意的话。”麦克罗夫特回答,但他们都知道这不可能。“而且说起来,我很在意到底是什么让你失败了。我相信阳提醒过你,是吧?”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夏洛克硬邦邦地回答,把小提琴弓危险地架在了琴弦上。

    “噢,你自学了中文。”麦克罗夫特略有诧异,但只点了点头。“听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他停顿了一下,“我猜,花了你八个小时?方块字体系可不能用欧洲语系来融合推断。”

    “七个半。”

    麦克罗夫特又点了点头,这回神情变成了了然。“那我还可以猜测,你看到了一些你认为很不得了的东西,以至于不小心失手?比如说某种特殊的照片?”

    夏洛克眯着眼注视他,里头明显全是警告。卫阳的那些照片显然是在上一次被劫持时拍的,在那之后他就和麦克罗夫特达成了一种口头协定。夏洛克一点也不怀疑麦克罗夫特已经知道,但他可不想听到麦克罗夫特告诉他这点。

    “好吧,我懂你的意思。”麦克罗夫特说,拄着的伞柄转了个圈,“但我必须要说,他本人看到的反应都没你的反应大,夏洛克。”

    “他几乎就没有什么在乎的!”夏洛克反驳。“但他不在意,并不等于那不是一种伤害!”

    “所以你觉得你有义务保护他?”麦克罗夫特略微低头注视他,尾音和眉毛一样扬起来了。“你这次真让我大吃一惊。”

    夏洛克一把倒到靠背上。“不是义务。只是……”他微微皱着眉,似乎为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感到苦恼,但这种表情转瞬即逝。“不管是什么,都与你无关。”他冷冰冰地说。“如果你实在很闲,我建议你多关心一下你的减肥菜单。”

    “感谢关心,它好得很。”麦克罗夫特对他皱了皱嘴唇,看起来很像一种牙疼的新方式。“而且我也要建议你,如果你真的想改变什么的话,头一件事不是从艾琳手里拿到照片,而是改改你的说话方式。”

    夏洛克马上对他怒目而视。“和你一样虚伪吗?”

    “人们通常把它形容为礼貌,我的弟弟。”麦克罗夫特又恢复了那种一看就知道不是真心微笑的那种表情,然后抬手看了看时间。“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和我相识多年的老朋友负荆请罪去。”这个老朋友就是英国女王。手机没拿到手,作为大英政府,他当然得负起一点责任。

    “替我向她问好。”夏洛克说,语气里没有丝毫歉意。

    麦克罗夫特一顿,然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就在他踏出客厅门口的一瞬间,后头追过来一句话:“别告诉他这个。”

    “你以为他自己不会想到吗?”麦克罗夫特没回头,径直下楼去了。

    夏洛克瞪着他的背影,几乎是立刻放下小提琴,起身快步走到窗边。然后他毫不意外地看见一个黑色短发的男人正站在咖啡店的遮阳顶棚外,差点没摔了琴弓。

    卫阳刚下班回家就被召唤到楼下等人,不由得心生揣摩,但麦克罗夫特并没让他等太长时间。有些话题在路边上谈论显然不大合适,两人坐进了小黑车。

    “你知道今天我要说什么吧?”麦克罗夫特开门见山地问,语气里充满了肯定。

    昨天刚去过一趟白金汉宫,要这么快忘记可不容易,卫阳腹诽。“我还没到得阿兹海默症(老年痴呆)的年纪。”

    “所以你对结果的看法?”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37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