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43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43

      夏洛克没有直接回答他。“理查·布鲁克。”他轻声说,“你一开始就盯上了我。”

    卫阳在他身后,一动不动,屏声静气。

    理查·布鲁克是莫里亚蒂根据夏洛克的资料捏造的身份,这人的另一个化名则是莫里亚蒂。莫里亚蒂亲自扮演了这个人,证实夏洛克指使他以莫里亚蒂的名义犯罪。因为麦克罗夫特给出的那些资料里有一些别人不可能知道的细节,所以这个伪造的人看起来的确是夏洛克本人,可信度极高。

    但实际上,这只是麦克罗夫特在故意营造他拿莫里亚蒂无可奈何的假象,夏洛克自己也知道。那些资料是真实的,没错;但它们最真实的身份是诱饵——欺骗莫里亚蒂,让他觉得他已经占尽了上风,可以开始最后一步计划——要知道,如果莫里亚蒂一直身居幕后,就永远也不可能被抓到。

    “不错,”莫里亚蒂站起身,走向夏洛克,“你发现了,我知道你会发现。”他盯着夏洛克,没法看到后面卫阳的表情。

    “这是个化名,另一个意思则是‘莱辛巴赫’——就是这个案子让我成名。”夏洛克了然道。“我懂了。从哪里开始,就要从哪里结束。”比如说,一夜成名对身败名裂。

    莫里亚蒂开始绕着他走。“没错。”他从夏洛克身侧转过,一眼就注意到夏洛克背在背后的两只手在有节奏地敲打着。“噢,这个你也看出来了,非常好。”然后他又走到了夏洛克面前,期间目不斜视,就和卫阳没在天台门口方向杵着一样。

    “这就是你的那个小程序。”夏洛克说。“怪不得那些杀手要保护我,因为程序就在我身上,我脑海里。”

    莫里亚蒂到221b的时候,手指就在膝盖上那么敲打着,似乎只是不经意的小动作,而他记住了。实话说,他也不怎么相信有程序能轻易攻破世界上所有网络;但就和麦克罗夫特的决定一样,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猜错的风险太大,他必须亲自验证。

    “那这样你就失败了,”他继续说,语气丝毫听不出是在试探,“我猜了出来,那我就可以改掉理查·布鲁克的资料,让他重新变回吉姆·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笑了,同时还在摇头。“你真这么觉得?你还没弄清楚吗?”这时他已经再一次走到了夏洛克身侧,停住了脚步,微微向前倾身:“其实——”他似乎想大声地把答案说出来,大声到接近咆哮,就和在游泳池边说“人人都会死”时一样,但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夏洛克是这么认为的,你觉得如何,甜心?”他转过头,似乎终于想到了卫阳的存在。

    卫阳早在看到夏洛克的手指动作时就呆住了。因为久违的系统白字出现了,提示他那根本不是二进制代码,而是别的东西;而且他还同时想起来,这类似的节奏,莫里亚蒂也曾经在他膝盖到大腿上这么敲过一遍,就在他第二次去艾琳家的时候。“是巴赫,”他艰难地说,“勃兰登堡第二协奏曲。”

    怪不得系统一点提示都没有,因为那个据说无敌牛逼的金手指从头到尾就没存在过!不带这么坑人的!

    莫里亚蒂的笑容变得更大了一些。“就是这样,根本没有什么程序!”他收回目光,又从夏洛克另一边绕了过去,“我知道你的弱势,你总是把事情想象得很聪明;但实际上,事实就这么简单!”

    在转回头之前,夏洛克深深地看了卫阳一眼。但对着莫里亚蒂的时候,他的表情又变得看不出破绽了。“那些网络……”

    “伦敦塔,银行,还有监狱?”莫里亚蒂说,每个词都比前一个词音调高,“更简单了——同伙!有同伙,什么都能办到!”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手臂向上大幅度地挥舞了一下。

    全场沉默了三秒钟。莫里亚蒂和夏洛克互相瞪着,而卫阳手心里出了冷汗也不自知。

    “但他们不会相信。”夏洛克轻声说,“你已经向他们做了一个示范。如果我说我没有,只会被当成是托词。他们会以为,我想独占这东西。”

    “没错。没有退路,游戏就结束了。”莫里亚蒂说。他的音调重新恢复正常,“跳下去吧,夏洛克,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他露出了一个略带惋惜的表情,“无聊的世界,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夏洛克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向护栏,往下瞟了瞟。“我将声名狼藉地死去?”

    莫里亚蒂站在他背后,两只手抄在风衣口袋里。“是的,没错。你已经无力回天了。”

    “夏洛克!”就在看到侦探抬脚的瞬间,卫阳终于没忍住出了声。不是说好了,不让他看自杀剧本的嘛!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噢,我还忘了这还有一个。”莫里亚蒂回过头,眼睛里闪动着亮光。“我知道你带了枪,”他转头去看夏洛克,“在你跳楼之前,先杀了阳。”

    卫阳和夏洛克同时看向他。卫阳自己不大吃惊,反正他来的时候就已经预见到了这种危险,动手的不是夏洛克也会是别人。至于夏洛克,反应是眯了眯眼:“为什么要我动手?”

    “给你点动力,夏洛克。”莫里亚蒂对他摊手,似乎很无奈,但连着脸上的笑容一起看就是幸灾乐祸。“防止你不肯乖乖跳下去。如果你不死,你的朋友就会死。”

    “约翰?”

    “一个。”

    “哈德森太太?”

    “当然。”

    “雷斯垂德?”

    莫里亚蒂终于满意了。“三个狙击手,三发子弹。他们都会死,如果狙击手没看到你跳下去。”

    “不。”夏洛克说,感觉嘴里有点发干。“还有第四个杀手,就是我。”他抬眼看向卫阳,发现对方也正看着他。

    “聪明。”莫里亚蒂虚虚地鼓掌。“不管你们之间是真是假,等你跳下去之后,事实就只有一种:夏洛克·福尔摩斯这样的骗子,死了都要拉人垫背。人们会说,‘骗子死有余辜’,还有,‘多可惜呀,那个年轻英俊又多金的中国男人!’”他一边说一边装作遗憾地摇头,“多么精彩的新闻!是不是比单纯的畏罪自杀精彩多了?”

    “你就喜欢新闻。”夏洛克冷冰冰地评价,但他脑子里在飞速运转——莫里亚蒂让他杀卫阳是临时起意,但莫里亚蒂原先的计划里肯定有卫阳这一环;也就是说,如果他不动手,也有另一个狙击手。这可不行,至少挨枪子儿绝对不行。

    “我喜欢报纸,我还喜欢童话。”莫里亚蒂凑近他回答,“尤其是暗黑童话。”然后他重新站直,又问:“怎样?难道你们真的如此情深意重,需要几分钟来思考一下选择?”

    “那你也该先问过我。”卫阳忍不住出声了。给出这么个令人无语的是非题不说,还当他不在一样做决定!难道他是个稻草人,不会动也不会说话吗?“为什么你觉得我会乖乖站在这里挨上一枪?”

    莫里亚蒂看着他,就和第一次认识他一样。“我是不是可以假设,你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甜心?”

    “我只是不想光听着别人决定我怎么死。”卫阳撇着嘴说。他迈开腿,上天台以来第一次换位置,直接走向了护栏。然后他再往下一看,顿时一阵眩晕——不是恐高症,而是系统白字又刷屏了——这次地点是夏洛克选的,自然可以提前安排好;现在楼底下全是麦克罗夫特的人,他们伪装成路人来来去去,以至于视野里刷满了“军情六处便衣一号”“军情六处便衣二号”这样的提示。

    “好吧,我高估了我自己。”卫阳闭了闭眼睛,转过头的时候又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夏洛克,你的枪法应该还过得去吧?万一没摔死只摔个残废,那还不如死了呢。”

    夏洛克眨了眨眼。说实话他有点儿意外,虽然已经沟通过,但卫阳表现得比他想象中的真实。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我拒绝。”他硬邦邦地说。

    莫里亚蒂感兴趣地看着他们。“普通人夏洛克,有趣的甜心。”他一边说一边微微点头,“这可和我想象中的有点出入。突然觉得杀掉你也是很可惜的,亲爱的阳……”他缓步走到卫阳身边,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伸手掸了掸卫阳的西装衣领,动作轻柔。“我很很遗憾,但没办法,你是另一边的。”

    卫阳没说话。如果他一开始就倒卖系统资料的话,说不定早把莫里亚蒂的好感度刷上去了;但他没这么做。而且他也不能确定这一定能成功——毕竟那么做的话,说不定在好感度达标以前他就先被其他势力干掉了,比如说军情六处的特工。要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通关也得先活下去才行。而现在他已经做出了选择,就要一直走下去,无论前方是不是死亡。

    “真喜欢你这种表情,可这是最后一次了。”莫里亚蒂说,放开了手。“既然如此,你们俩就一起跳吧,让新闻更劲爆一点。比如说,‘骗子夫夫双双坠楼为哪般?’”

    “我……”卫阳想争辩,但莫里亚蒂已经转过了身。“现在就开始吧,我想你们也该考虑够了。”

    在莫里亚蒂抚上卫阳衣领的时候,夏洛克相当担心,但他控制住了自己。而等听到这个新结论的时候,他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看起来他的猜测是对的,莫里亚蒂想要他死,也的确想要卫阳死;但他只有跳楼一途可选,而卫阳除了跳楼之外还有两种——被他打死,或者被第四个狙击手干掉。看起来都是死,但跳楼是安全的——因为麦克罗夫特的人会在他站上护栏后用最快速度布置好安全气垫。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开枪。

    “你……算了。”卫阳问,语气其实是肯定。“如果我不跳、夏洛克也不动手,还是注定会死,对吧?”别告诉他就算他跳楼了也要被补一枪就行!

    莫里亚蒂背对着他摇头。“我真遗憾。”

    夏洛克越过他,一把抓起了卫阳的手,走向护栏。两人站在上面的时候,都没打算跳——开玩笑,莫里亚蒂还活着,他们假死能成功吗?

    “这样子可太蠢了,”卫阳故意抱怨道,“就像我要和个男人殉情一样。”

    “很不幸,就是这样,而且是和个臭名昭著的骗子一起。”夏洛克提醒他。在悄悄地交换视线之后,他突然大笑起来。“你错了,亲爱的吉姆,我还有别的选择。”

    “什么?”莫里亚蒂猛地回身。

    夏洛克一旋身,轻巧地从护栏上跳了下来,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果我抓到你,就有办法了。”

    “你以为这样有用?”莫里亚蒂哼道,“他们不会管的——只有一个条件能阻止他们,就是你跳下去。”

    “不。”夏洛克已经走到他面前,又往前逼近了一步:“肯定还有别的方法。我的确不知道,而你肯定知道。所以……”

    “只要我还活着,你就能找到机会翻盘,就能战胜我?”莫里亚蒂咀嚼着这句话,非常缓慢地说。他脸上的表情先是思考,然后慢慢变成了笑容。“是的,你说得没错。”话音未落,他就飞快地掏出了夏洛克裤袋里的勃朗宁手枪,抬手瞄准扣扳机的动作一气呵成——

    “砰!”

    夏洛克瞬间大惊,但没等他完全转过头,又响起了第二声枪声。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的脑袋还在惯性地后转中。然后他就看到,卫阳的表情定格在震惊的瞬间,脚被子弹的冲力带着脱离了地面,身体向后飞出,然后头朝下地栽了下去。

    鲜红血花在他身后洒开,弥漫了一小片天空,却充盈了夏洛克的视野。

    “阳——!”

    ☆、第36章

    巴茨医院,重症加强护理病房。

    因为病区的特殊性,到处静悄悄地没有声音。就算是医护人员的推车经过,也只能听见滑轮和鞋底与地面的轻微摩擦声。有几个看起来像是家属的人坐在走廊长椅上,脸色因为忧虑而苍白,让周围那一片白色看起来更加沉重压抑。

    突然间,其中一扇门打开了。一对夫妻走了出来,男人还在低声说着什么,似乎是让妻子不要过度伤心,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他们衣着华贵,看得出平时绝对养尊处优,但这时候也和所有父母一样,为他们孩子的安危而担心。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43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