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44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44

      夏洛克坐在斜侧边,从竖起的大衣领子上方小心看着那个方向。直到那两人消失在走廊拐角里,他才把衣领放下来。

    距离楼顶约会过去了三天。莫里亚蒂最后选择先杀了卫阳再吞枪自杀,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按照他的计划,应该有时间和约翰交代一下遗言,但时间完全来不及了——他跟在卫阳后头跳了下去。

    莫里亚蒂必须死,因为那就是预定的目标;他也必须死,因为他需要隐藏在暗处,花时间一个个找出莫里亚蒂的同伙。可是卫阳不一样——原来的计划是他们一起假死,然后卫阳回国避风头,以后他们可以一起复出,但是……

    夏洛克非常用力地抹了一把脸。

    “我以为你的反应该更镇静些,夏洛克。”麦克罗夫特的声音响起来。他走过来的时候悄无声息,简直跟个幽灵似的。

    夏洛克可以找出许多种修辞来嘲讽麦克罗夫特的表现,但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他依旧坐在那里,似乎已经在椅子上生了根。

    麦克罗夫特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这不是你的错。”

    只是他们错估了莫里亚蒂的反应。如果卫阳对他来说真的只是一枚棋子,那他就不会在最后关头先杀卫阳再自杀。按照麦克罗夫特一贯的观点,感情用事是失败者的生理缺陷,这件事却反了过来——大概也是莫里亚蒂的感情表现方式与普通人不同的缘故。

    不过再说这些也已经没有意义。他们那时能做的就是赶紧把卫阳送进医院,然后对外宣称两人均已坠楼身亡。舆论怎样也没有了意义,死人可不会在意这种东西。

    “进去看他最后一眼吧,夏洛克。”麦克罗夫特最后说。

    夏洛克猛地抬头看他,似乎想反驳。但他嘴唇动了两下,却什么都没说。因为他也知道,麦克罗夫特的意见是正确的——为了他以后不被威胁,也为了卫阳以后的安全,他们必须划清距离。

    麦克罗夫特看着弟弟的脸,突然间有些于心不忍,但他巧妙地把这情绪掩饰过去了。他必须得说,他对这件事感到十分遗憾——不是客套,就算女王过世他也是这用词——真的十分可惜。

    实话说,他一开始根本不看好卫阳。后来观感改变也是很艰难的过程,不过那时候他也不认为卫阳和夏洛克能像普通人一样在一起——

    因为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夏洛克热爱刺激和谜题,自己选择成为一个咨询侦探;而他选择隐居幕后,成为隐形的大英政府。这样的他们永远也无法变得普通,永远不可能和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交友出游……

    也许他一开始就不该同意。他大概是有私心的,他只觉得夏洛克内心里确实需要一个朋友,就纵容了这件事发生,以至于现在……

    走廊另一头有隐隐的哭声传来。这很正常,进重症加强护理病房的人不一定都会活下来。

    “我们是不是不大正常?”夏洛克突然问。

    麦克罗夫特没有做他惯常的挑眉动作。“人总是会死,心总是会碎,夏洛克。”他低声道,“爱是个危险的不利因素。”他这么说的时候不可避免地想到之前,卫阳那时还能飞快地反问他。实话说,能这么做的人屈指可数,而他以后可能再也遇不到了。

    夏洛克一时间没有回答。最后他站了起来,语气和平时一样:“我进去了。”似乎这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探视。“你呢?就算了,是吧?”

    麦克罗夫特这次没控制住自己的眉毛。就在他准备反驳的时候,茉莉突然慌慌张张地出现在他们面前。“醒了,夏洛克,阳醒了。”

    福尔摩斯家兄弟飞快地对视了一眼。清醒是件好事,但茉莉这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茉莉脸色苍白,“可他……他对我说,‘感谢你的尽力照顾,霍普小姐’。”

    夏洛克惊呆了,麦克罗夫特也一样。如果卫阳能看见,一定会感叹这是世界第八奇迹。

    “如果我没记错,”麦克罗夫特不可置信地说,“子弹没打到他的心脏,但也没打到他脑袋……?”

    这事实陈述引得夏洛克和茉莉一起瞪他。然后夏洛克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变了变:“他从楼顶掉下去了……”也不对啊,不是掉在安全气垫上了吗?

    两兄弟面面相觑,都从对方脸上读出来了和自己一样的推测。卫阳失忆了?怎么回事?

    **

    两年后,伦敦金融城。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从劳合社的钢铁弧形拱顶下走出,在保镖的开道下安然穿过一大堆记者以及长枪短炮,钻进了早已等在路边上的车里。

    “啊,卫总是不接受任何采访!”

    “完了,回去主编一定杀了我!”

    眼看目标扬长而去,记者们纷纷抱怨起来。中国企业组织有意和劳合社合作不是第一次,但这次规模尤其大,分量绝对可以上金融版头条。他们还以为,年轻的总负责人有可能沉不住气而多说一点,没想到却更难!

    没错,这个男人正是卫阳。他根本就没注意记者,直接让司机开车回他位于威斯敏斯特区的公寓。谈判总是拉锯战,他总得休息好了才能继续上战场。想到这里时,他微微阖眼,开始养精神。

    秘书本来想说点什么,不过看他的表情就聪明地闭上了嘴。

    十几分钟后,卫阳进了公寓大门,快速地冲了个澡,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他去年接手了中国国内数一数二的地产公司,在外人眼里妥妥儿一个钻石王老五。只不过和言情小说男主有所区别的是,他这个总裁相当辛苦,每天集团事务忙都忙不过来,更别提去当灰姑娘们心中的白马王子了。

    不过好在事情还算顺利,至少都在预计范围里。卫阳处理完公司事务,一下子就躺到了沙发上。保持同一个姿势久了,他的右肩膀又开始隐隐作痛,连带着手臂手指都开始痉挛颤抖。

    这是创后应激障碍,卫阳在心里提醒自己。那个枪伤已经好了,感觉到疼只是你的心理作用。忘记它就没事了……他一边隔着睡衣揉着那块地方,一边唾弃这病真矫情。明明就长好了,为什么还会感到痛?

    不过说起来,他这伤就是上一次来伦敦时受的。老妈之前死活不愿意让他来伦敦,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要不是事情实在太重要,而且拦着他病也不会好,卫阳不怀疑她会把他绑在家里。就算他不记得是怎么受的伤,但人生总是要继续走下去,对吧?

    是的,除了创后应激障碍,卫阳还丢失了他一部分的记忆。对于他中间空白的两年,他花了不少力气回想,但还是无解。他自认他是纨绔了点,但肯定没上升到杀人放火的程度,怎么会被枪击中?难道真的和官方给出的结论一样,仅仅是意外被抓到的人质?仅仅是倒霉而已?

    卫阳觉得这实在挺可疑,但他没有对任何人说。不管怎么说,两年来都没有证据证明他的怀疑是真的,那就让它烂在心里好了。

    右手慢慢地恢复了正常。卫阳在软绵绵的沙发上翻了个身,伸长手臂去够矮几上的餐巾纸,准备擦一擦冒出来的冷汗。伤口刚愈合的那阵子,他痛得挣扎打滚直到强直性晕厥,注射杜冷丁都没用,现在已经好得多了。

    就在这时,新邮件到达的声音响了起来。卫阳半支起身,擦完脸才点开它。虽然来信地址他没见过,但是能过他秘书转到他这里来的,也不会是什么无足轻重的小事。不过一看他就乐了,因为秘书告诉他有人寄来了匿名威胁信,说手里有他的不雅照片。

    卫阳想了想,马上就敲了回复:“问问他,照片上的我是不是有伤疤?”

    两分钟后,新邮件回复:“他说没有,老板。他还说你可能不记得这个了,但他会帮你想起来的。”言下之意很明显,方式绝对不令人期待。

    可他还真不记得了!卫阳呲牙咧嘴地笑起来。“那就告诉那家伙,我希望他真的有这个。我还得感谢他给我保存了下来,因为至少那比现在的我好看多了。”有没有照片还是两说,而且就算真的有,难道他会是自愿的吗?曝光了他也是受害者!

    秘书大概被他的奇葩思维震惊了,好半天才回复收到。威胁的人大概也和秘书是一样的心情,因为接下来的回复是“你果然很有趣”。秘书非常机灵地只转发了这封信,什么话也没敢多说。

    ……有趣你妹啊!这到底是哪个无聊家伙?卫阳差点掀桌。

    网线另一端,一个戴着眼镜的高大男人对着屏幕上的几排字,唇角肌肉微微动了动。还以为这是个突破口……难道对于两年前的事实真相,他猜错了?不过也没关系,这个的确是更难的目标,不行的话还有另外一个……

    谈判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几个月,期间卫阳在上海和伦敦之间飞了好几次。最后一次终于万事大吉,他难得有了个休息日,可以优哉游哉地坐在自己的豪宅里打发时间。

    放松下来以后,卫阳才想到之前被威胁的事情,才调出了下面交上来、之前就扫过两眼的报告。

    他在伦敦的确没得罪什么人,但是伦敦有个很著名的敲诈犯,名下有个报业集团的查尔斯·奥古斯都·马格努森。这个人手里有很多隐秘的资料,都放在他位于科茨沃尔德市的豪宅里。这个名为阿普多的房子很出名,并不单单为了它的保龄球馆、壁球场、观景塔等豪华设施,而是那个传说中位于地底的资料库。据说依靠它的存在,马格努森甚至能牵制各国政要;不过这就不在资料范围里了。

    卫阳皱了皱眉。也就是说,如果他真有什么艳照在马格努森手里,那就肯定在那地方。他重新躺到床上,开始沉思。他的不雅照片其实无所谓,但如果有更严重的东西就不好办了。也许亲自去看看会比较好……他思考了一阵子,最终爬了起来,把床头上方的画框揭开。墙壁上嵌着一个保险箱,东西放进去以后就没打开过。但现在……

    他的手指在密码锁上方停留了几秒钟,最终按了下去。箱门上的绿灯闪烁起来,然后自动打开了。里头是一件防弹衣,眼镜(能当瞄准镜和夜视镜用,但外表并不特殊),双排弹匣、消声器,当然还有手枪。

    卫阳拿出了其中一把枪。上次他出事以后,父母认为他在英国的住所风水不好,把房子连车一起卖掉了;这把枪在医院储物柜里,因而逃过一劫。后来为了以防万一,他们给他买了更多个人防护装备,包括新手枪和防弹衣之类。等好几个月后他才发现还有把枪,就把它一起收了起来。也许这就是唯一一个能唤醒他缺失记忆的东西了……

    砰,砰。

    轻微的摩擦声召回了卫阳的注意力。这是什么声音?他低头看了看,发现他正无意识地倒着手枪玩,而声音正是里头发出来的。这枪不是空的吗?

    卫阳把弹匣卸了下来,往里头一瞄。里头差不多是空的,因为只有一发子弹。而他听到的声音并不是子弹发出来的,而是一个小纸团。

    谁会把纸团放在弹匣里?卫阳狐疑了。他把它倒了出来,展开一看——

    “自带图书馆系统的男人,马格努森。”

    卫阳脸裂了。因为他发现那是他自己的潦草字迹,而他一点也不记得了。但是重点在于,马格努森……?就是那个试图拿照片威胁他的马格努森吗?自带图书馆系统的意思难道是……传言的图书馆根本就不存在?

    两天后,阿普多。

    “抱歉,卫先生,马格努森先生正在处理一些紧要的事情,请您稍等。”长相甜美的女秘书抱歉地说。虽然把人晾客厅里一下午实在不是什么待客之道,但她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这种事。

    卫阳在心里冷哼。当他没听到车辆回来的声音吗?马格努森不过是给他个下马威而已,算作报复。但和秘书发火一点用也没有,他端出了他惯常的微笑:“明天就是圣诞节了,我还以为他能闲一点呢。”然后他看了看落地窗外,“这地方真美,我能出去走一走吗?”

    秘书迟疑了一会。“马格努森先生说,想请您一起共进晚餐,作为他的歉意。”虽然她的雇主一般不介意客人参观阿普多,但前提是得到他的允许,尤其是房子内部。

    卫阳露出个更诚恳的笑容。“我很快就回来,抽根烟的功夫。”

    秘书露出了了然的表情。“那您请便。”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44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