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49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49

      一没权,二没钱,三还是个幽灵,连根魔杖都木有,有毛线价值?

    这初始条件真是虐哭了,卫阳默默地在心里拭泪。不过他又安慰自己,就算某些人被汤姆认为值得结交,也不意味着好感度能刷上去——他对那些人的感情只有利用,好感要有也只是单向的。

    这么说起来,事情就更困难了。一个十五岁的小p孩怎么就如此心机深沉,基本好感都刷不上?

    卫阳最终辛酸地意识到,刷a线和刷b线的难度其实有得一拼。不管现在如何,但的确两边都有一个黑魔王;哪一个都不好对付!这是在逼他黑化啊!

    突然间,卫阳头顶上传来了轻微的声音。他原本没注意,但系统白字提醒了他——有人在用鞋底敲击地面,按着摩斯电码的规律,翻译过来是:“你在下面吗,阳?”

    卫阳顿时一口气憋住了。满屋子都是还活在中古世纪的巫师,偶尔有几个麻瓜出身的也不可能懂这玩意儿——所以夏洛克是有多闲?而且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他闭紧嘴巴,打算无视。

    那声音坚持不懈。“我知道你在下面。快点回答我,他们不会发现的。”

    的确,这时候教室里弥漫着魔药的雾气,到处都是毕毕剥剥的声音——火焰舔着坩埚锅底,银短刀切豆子,低声交谈和议论——但卫阳就是不想动。别以为他刚才没看到那种可疑的微笑!夏洛克绝对能做得出坑他的事!

    “如果你再装死的话,我就过去和那个里德尔说,其实你对他有意思。”

    卫阳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次奥!如果夏洛克真去这么说了,他以后还能指望靠近汤姆十步内吗?这到底是和谁学坏了!他无比幽怨,但也只能老老实实地伸手,让指尖穿透地面,用同样的方法比了回去:“你到底想干嘛?”

    “噢,你知道的,”那声音似乎突然轻快起来,“太无聊了。周围的人一眼就能看穿,没有一点挑战性。”

    “真可惜,这里没有罪案给你解闷儿。”暂时没有,将来就——希望也没有——卫阳在心里说。

    “这又是你的预言?”

    “你认为是就是。”

    那敲击声停顿了一小会儿,又响起来。“我看可不一定。还是那个里德尔,我觉得他是这里最有趣的那个。你知道他的身世吗?”

    卫阳已经不想对夏洛克的推理能力发表任何感想了。“这和你又没关系。”

    “哦,那就是知道了。”脚尖在地上压紧,似乎在表示拖长音,“的确和我没关系,但和你想做的一定有关系吧?不用否认,你的目标就是他。”

    卫阳沉默。他能不能求高抬贵手!本来就已经够难的了,如果夏洛克再搅合在里头,那难度就朝着坑爹方向去了啊!

    夏洛克也没有继续逼问他。因为在他看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卫阳对这个世界有一种过度的了解,像是能预测还没发生的事情。如果说在他们刚认识的时候还能勉强解释成是推理能力的话,这时候看着确实更像先知。他从来都不信这种东西,那要怎么科学地解释这个问题?

    他为什么知道那么多?为什么能到处穿越?又为什么想要接近里德尔?

    一大堆疑问塞满了夏洛克的脑袋。什么事情都是有缘故的,他坚信。所以就算卫阳不打算告诉他,他也要自己找出真相。

    魔药课过了一半,大多数人还在和自己的坩埚奋斗,但汤姆已经做好了。他并不急着叫斯拉格霍恩来给他的成果评分,而是直接看向了另一侧。在这门课上,足以成为他对手的就只有一个人……但是他一看就呆住了。不是因为夏洛克也已经做完了,而是因为对方在低头瞄着脚边的地面——有几只银白色的手指在飞快地翻动着,然后消失;夏洛克再用脚尖点地,明显是在回复;然后手指再次出现。从节奏来看,很明显具有某种别人不了解的规律。

    汤姆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这幽灵居然不听我的警告进来了”,而是“这是什么新语言、比蛇语还隐蔽”?他原本只是认为,夏洛克对新来的幽灵有一种莫名的兴趣;但事实上,他们之间的联系比他想象的还紧密?这可有点糟,他欲擒故纵的方法还没用就已经失去不少效力了。

    察觉到他的目光,夏洛克并不抬头,嘴角却勾起了一抹无人注意的笑容。

    这堂课的结果毫无疑问,斯拉格霍恩照旧只对两个学生的结果表示了满意。汤姆非常到位地露出了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而夏洛克没有任何反应——他可没心情和一个像蜘蛛一样撒网的教授打交道。一下课他就脚底抹油地溜了,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每回都是这样!”斯拉格霍恩夸张地说,“福尔摩斯家的小子每次看见我就和躲什么似的!连送封信都找不到人!我又不能把他吃了!梅林知道,我只是请他来吃点东西聊聊天呀!”

    汤姆留下来帮他整理教室,闻言眼睛转了一下。

    斯拉格霍恩有个习惯,喜欢在假日时将他看中的学生叫到一起开个宴会什么的,学生们私底下都管这个叫鼻涕虫(和斯拉格霍恩音近)俱乐部。大部分人视之为荣耀,因为这代表着教授的肯定,他们因此嫉妒能去的人;但也有小部分人不当一回事,比如说夏洛克·福尔摩斯。

    斯拉格霍恩这时候似乎是在抱怨,但更多的可能是寻求认同,甚至有意让他帮忙去说服夏洛克。这肯定不是他想太多,因为他也想要拉拢夏洛克。

    “他只是有点儿不近人情,教授。”想到这里,汤姆终于开了口。“我听说福尔摩斯们都这样。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您试试,但我也不能保证成功。”

    “那可就太好了!”斯拉格霍恩果然面露笑容。“我相信你,汤姆,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

    “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教授。”汤姆谦虚地回答。斯拉格霍恩在笼络人心方面是一把好手,但他太局限了;幽灵知道的东西,通常比人要多得多,也有价值得多。

    这么过了几天,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虽然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还一起上黑魔法防御术课,加拉蒂亚·梅乐思教授也不介意多一个幽灵在后头旁听,但奈何还是没有任何机会——就算他想自动献身做无声铁甲咒的实验对象,那也要他不会直接穿过铁甲咒才行!

    卫阳各种心急加百无聊赖,闲暇时刻就在整个霍格沃茨里头无头苍蝇般地乱转。最大的收获无疑是撞到了一只偷偷地养在城堡里的八眼巨蛛——运气真不怎样——幸而他飘得快,没被追上什么的。就算他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被许多只毛茸茸的腿穿过的感觉也很不好!

    当然了,他也知道,城堡里最危险的宠物还不是蜘蛛,而是位于极深地底下、斯莱特林的密室里的蛇怪。它的眼睛具有魔力,如果人看到就立刻会死。鉴于幽灵被那双眼睛一看都会石化,他决定还是别自找苦吃了。如果他现在被卡在密室里,那可真是白白浪费时间——要知道,距离汤姆打开密室还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呢!

    他这么无聊,毫无疑问地引起了胖修士的注意。胖修士是个和蔼善良又热情的人,这从他每年都劝说其他幽灵允许皮皮鬼加入开学典礼可以看出来。所以他觉得,卫阳孤身一人跨越重洋,肯定需要更多的体贴和关心。更不用提,卫阳还是他们赫奇帕奇的!

    于是周六晚上,卫阳被胖修士神秘兮兮地拉到了地下教室里,说是霍格沃茨的鬼魂们给他准备了一些惊喜,作为他加入霍格沃茨幽灵大家庭的欢迎会。

    “我们一早不知道你会来!不然在开学典礼的那天就该弄好了!”胖修士絮絮叨叨地说,同时还显得很高兴:“但是现在也是来得及的——来吧,来吧,尽情享受吧!”

    鉴于幽灵的特殊性,卫阳其实也没抱太大期望;但进门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他的想象还是太保守了——

    许多根细细的蜡烛漂浮在半空中,发出一种阴森森的幽暗蓝光;讲台的位置上坐着一支幽灵乐队,乐器是几把乐锯,发出的声音就像无数女鬼的爪子在粗糙的墙面上挠过,听着就让人背后起一层白毛汗;里头的课桌消失了,变成了几条铺着黑天鹅绒桌布的长桌,上面摆放着各种食物——大块大块已经腐烂的肉放在漂亮的银盘子里,漆黑的、烤成焦炭的蛋糕堆在大托盘里,大量长满蛆虫的肉馅羊肚,一块覆盖着绿毛的奶酪,一条已经完全臭掉、看不出原本形状的大马哈鱼,等等等等。

    “不错吧?”胖修士依旧笑容满面,“要知道很多年都没有幽灵加入我们了——大家都同意把欢迎会规模弄得宏大些!”

    你们还是忘了我比较好!卫阳欲哭无泪,好容易才控制住了拔腿就跑的冲动。“……谢谢你们。”他干巴巴地说,觉得说话从来没这么违心过。

    鉴于被迫成了主角,卫阳没能找到机会提前溜掉。而且他不擅长拒绝别人的好意,只得从头到尾僵着一张笑脸坚持到了最后,并且不得不把自己的死法讲了几乎一百遍——被枪打死或者被刀刺死对巫师来说都是很不可思议的死法。欢迎会直到午夜之后才结束,他出门的时候只觉得脚底都在打飘——没错,幽灵也是会虚弱的!

    以后再游荡的话,必须避开那些幽灵和画像们!再无聊也不能这么打发时间啊!就在卫阳在心底里这么发誓的时候,他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你没事吧?”

    卫阳回头一看,毫不意外地发现汤姆正抱着两只手看他。他这时候还没爬到地面以上的地方,走廊两边都是湿乎乎的石壁,而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入口就在某一块石壁后面。“没有,”他抹了一把脸,“我们吵到你们了吗?”

    “不,魔法的隔音效果很好。”汤姆回答。他暗含审视的目光从卫阳脸上落到身上,继续道:“其实我就是在等你。”

    吓?卫阳刚才还混沌着的头脑立刻被吓醒了。不会汤姆也发现他在跟踪吧?他明明做得很小心了,而且从未在汤姆一个人的时候冒险尝试接近什么的!

    看到他一脸惊愕的表情,汤姆在心里轻蔑地笑了笑,但脸上却显得有些局促:“我想我欠你一个对不起。我不该对福尔摩斯那么说的。”

    ……又一个奥斯卡影帝出现啦!卫阳内心咆哮。如果他不是已经对汤姆的性格有所了解,那一定会被这种纯良的外表骗过去。“我都不记得你说过什么了。”他打着哈哈道,心里希望自己表现得足够单纯——或者是单蠢。一开始就表现得太聪明,容易让汤姆这样的人产生警惕。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担心了一整个星期呢。”汤姆露出个略带不好意思的微笑。

    卫阳已经吐槽不能了。明明用脸和演技就可以征服世界了嘛,还要黑魔法干什么?“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不回去睡觉吗?”他隐晦地暗示道。按照霍格沃茨的规定,学生在入睡时间后是不能在城堡里闲逛的,被教授抓到就会有一大堆麻烦。“当然,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

    “谢谢,你真是善解人意。”汤姆显得挺高兴。但事实上他正在打什么主意,只有他自己知道。

    卫阳看了看那张堪称真诚的笑脸,又看了看毫无波动的好感度,默默地关掉界面,无语凝噎。果然,拼颜艺啥的,他还是洗洗睡吧!

    ☆、第41章

    经此一夜,卫阳一战成名。因为除非自愿,巫师不可能被任何麻瓜的方式杀死,甚至还包括自然死亡。看我们已经接近三百岁的校长迪佩特先生就知道,正常状态下巫师比麻瓜长命得多。

    “子弹?就是一种小小的麻瓜物品?会爆炸?”

    “麻瓜的刀具,再长也没有魔力吧?”

    “所以到底怎么会死?”

    这是那天晚上幽灵们的各种疑问。出于礼貌,他们用更为委婉的方式表达了这些问题;但他们对卫阳的答案——“真的不知道”——并不满意。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私下里认定,要么就是霍格沃茨当初忘记给远在中国的卫阳送去一封猫头鹰邮件,要么就是卫阳在战场的最后一刻突破了自我、从哑炮进化成了巫师。

    严格来说,这两种情况概率都不大。霍格沃茨的学生名单在孩子们出生以后就确定了,而祖上全是麻瓜的家庭基本不可能有哑炮后代。所以他们综合考虑之后,给出了第三种可能解释:卫阳是个天生的巫师,但他自己不知道;该给他发入学通知信的学校大概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漏掉了这一个(因为麻瓜想躲过巫师基本不可能);在临死的那一刻,卫阳想要看到战争胜利那天的强烈执念使他的意识留在了世间,变成了幽灵。

    对此卫阳只能表示,被鉴定成爱国好青年真不是他的错!如果他需要这样的推理,还不如找夏洛克来得靠谱一些呢!

    不过很遗憾,除去他自己,其他幽灵都认为这是个很合理的解释。虽然幽灵们并不会到处谈论别人是怎么死的,但如果有人问起,他们遗憾叹息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不出一个月,他似乎就成了整个霍格沃茨里悲剧色彩最浓的英雄幽灵。男孩子们倒还好,大多觉得他是生不逢时,但战死沙场精神可嘉;而女孩子们似乎一下子都爆发了母性情怀,每次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悲悯。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49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