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50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50

      卫阳蛋碎了。虽然有同情心是很好,但也不用一个个都一脸“你要是早能学魔法就不会那么容易死了”这样的表情吧!更糟的是,还有个别高年级的男生非常认真地和他打听战场情况,并试图打听如何才能参加军队。

    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情该是我给建议的吗?卫阳差点掀桌。他要是真怂恿这些现在还没成年的孩子上战场,不用家长找上门,他自己就先羞愧而死了好吗!更不用提现在的局势已经到了逆转的时刻——六月中途岛海战,日本海军已经在太平洋上溃败;年末瓜岛海战、阿拉曼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更是标志着二战在世界范围内的转折——离毕业还早得很的熊孩子就少操点心吧!

    这件事大概也传到了邓布利多耳朵里。因为某天卫阳在庭院里晒太阳的时候,差点没头的尼克——格兰芬多的幽灵——找到他,说邓布利多请他去二楼变形课教授办公室一趟。

    卫阳不大明白对方找他做什么。不过既然目标主动提供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现在变形课教授办公室看起来就像是之后校长办公室的雏形。除去墙壁上没有霍格沃茨历代校长的画像之外,满满当当的书架、各种各样的细长腿银器、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塞满了整个房间。

    邓布利多正伏案写着什么,一时间没注意到卫阳的到来。卫阳也不想打扰他,只好奇地打量着周围。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桌上厚厚的信件上,系统白字不失时机地提醒他,那些东西来自世界各地。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卫阳毫不犹豫地相信,这些信里有一大半都是敦促邓布利多出马去对付德国黑魔王的。

    “噢,你来了。”邓布利多写完一个段落,这才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一个幽灵。“真不好意思,我太入神了。”他说,把羽毛笔插回墨水瓶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过桌子倚在前面。“有失礼数,请见谅。”

    “没关系,教授。”卫阳看他的动作就明白了——幽灵不可能坐下,也不可能喝什么饮料,所以邓布利多也干脆站了起来。“听尼克说,您找我有事?”

    邓布利多眨了眨眼。“你在他们之中混得不错,我都听说了。”

    卫阳默默地在心里擦了一把汗。别再让他想起来那个欢迎会了!简直是噩梦有木有!“这正是我要说的,”他果断转移话题,“感谢您在迪佩特校长面前的美言,不然我现在还在外头飘着呢。”

    邓布利多从眼镜上方打量了他一眼,然后摇了摇手,语气里有种不易察觉的沉重。“我有什么理由拒绝一个从战场上归来的幽灵?”他顿了顿,又问:“我听他们说了那些事情。如果方便的话,我能亲耳听你说吗?”

    如果对方不是邓布利多,卫阳真觉得他讲这故事的频率都能赶得上睡前故事。不过他很好地掩饰了这点,把他生前的最后一战描述得再细致些。

    这花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窗外的天色由薄暮变成初夜。邓布利多听得目不转睛,偶尔点头表示同意。最后听到结尾的时候,他摘下了眼镜。“虽然伤亡惨重,但并没有失败,对吗?”

    “是的。”卫阳回答。“并且我坚定地认为,我们会取得最终的胜利。”虽然他刚才只是照着资料在念,但现在情绪也有点低沉了,这话有一半是在给他自己打气。

    邓布利多注视着他年轻的脸,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是这么想?但无论是他还是格林德沃,都不会想在最后一刻之前看见对方吧?或者说,他应该让这一时刻早点到来?“虽然你慷慨地不计较,但我还是要为让你想起那些过往而道歉。”他重新戴上眼镜。

    “没有必要,教授。我已经死了,再怎样也不会活过来。相比之下,活着的人怎么样,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卫阳这话说出口,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邓布利多了然地点头。“你是对的。都说幽灵是因为惧怕死亡而留在世间的印记,但现在看来,这也不尽然。”人总是会死,但他的希望永远不会。一部分人死去,只是为了大多数人更好地活下去。

    “您谬赞了。”卫阳说。他想了想,决定冒一次险:“如果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请您尽管吩咐。”反正他都是个幽灵了,就算是面对黑魔王也不用怕!

    邓布利多略有惊讶地看他,然后笑了。“谢谢,暂时还没。不过有一句话我上次忘记说了,”他顿了顿,“欢迎来到霍格沃茨,亲爱的阳。”

    五分钟后。

    卫阳在霍格沃茨的走廊上飘荡,心里直在唾弃自己的愚笨。他怎么就没想到呢!系统让他成了一个幽灵,就必然要让他做一些不怕死的事情啊!瞧,挑三拣四是要不得的吧?本以为简单的上课任务半颗星好感都没涨,本以为做不到的拯救世界居然一下子涨了两颗!

    还没等他吐槽完,边上就有个大嗓门叫起来:“啊哈!胆敢闯到我的私人领地上的人是谁?原来是那个传说中以一当百的小子!人们都这么说,可我是个骑士!为荣誉与我一战吧,少年!”

    卫阳转头,就看见边上的画像里有个矮胖骑士正在拔一把插在泥地里、比他还高的剑,不由得嘴角微抽。他能说他其实不认识这个矮胖的骑士吗?而且那个以一当百的小子……说的不会是他吧?

    很显然那就是他。骑士看见他回头,叫嚷得更起劲了。“竟然敢讥笑骑士偶尔的失败吗?你这个……”他似乎想说什么不雅词汇,但在四周其他画像的嘘声中卡住了。

    趁这功夫,卫阳拔腿就从另一面墙里穿了过去。一个莫名其妙的麻烦和一堵墙相比,他宁愿选择后者。然后他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但没关系,可以继续往前穿——

    “……你觉得这没问题?我听说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那是他们太蠢了!又不用我们亲自去说,找个人替我们去就行了!”

    “说的也是!不是我们想找他麻烦,他也实在太嚣张了,说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一个暑假回来,我看那书呆子的头脑变得更呆了吧?希望到时候别吓坏他,哈哈!”

    斜前方隐隐地传来议论声,听起来是两个男生。卫阳狐疑地听了一耳朵,总觉得哪里不大对。随后他突然意识到,书呆子不就是夏洛克嘛?他又在做啥?

    抱着这种疑问,卫阳不着痕迹地跟在了那两个学生后头,看着他们威胁一个低年级的赫奇帕奇女生,让她提一个箱子去图书馆附近的走廊。然后,他就在那条走廊里看到了这么一副情景——

    “你真厉害!我家翠西失踪已经很久了,你怎么知道它就在我衣柜里的?”

    “请允许我提醒你,它把你的袍子印出了斑斑点点的绿汁。”

    “……啊!我的衣服!”

    “果然是斯塔夫藏了我的作业本?他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我恐怕他其实是采取了一种错误的追求方式。”

    “……你不是说真的吧?”

    看着被围在一群人中间的人,卫阳惊呆了。这是在搞啥?夏洛克准备把咨询侦探的业务发展到霍格沃茨吗?瞧这阵势,是不是就差挂块牌子,上书“221b”了?

    夏洛克本来十分不耐烦。实话说,他原本也没指望学生中能有多有趣的委托,只不过他实在太无聊了。不过今天已经够了,他该收场了。“让让,都让让!”他挤出人群,朝着卫阳走去。那个小女生怯怯地向他伸手,他眼睛都没转一下:“拿稳了,里头都是蜘蛛。”

    女孩一抖,盒子就从她手里滑了下去。夏洛克地在它落地之前捞起来,语气依旧不变:“都和你说了要拿稳了。”

    四周的人——包括卫阳——一瞬间都安静了。那个女孩似乎才回过神,立刻大哭着跑走了。

    “又不是我干的,她哭什么?”夏洛克表示他十分无辜。然后他瞄了瞄手里的箱子,表情十分嫌恶:“虽然我不介意有人喜欢小把戏,但也许我该和斯拉格霍恩教授反映一下,斯莱特林们实在太缺乏创意了。”

    卫阳完全无语了。再有创意也肯定瞒不过你啊,有这么玩的吗?

    半小时后,天文塔顶层。此时接近十月,夜里已经很冷了,不过两个人都没在意。

    “你不能这么干,”卫阳试图劝说夏洛克回心转意,“这很不合适。”这么搅合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和汤姆杠上啊!好吧,吵架不和什么的是其次,重点是他的一种通关可能就没了!

    “我父母都没说不合适,为什么你觉得不合适?”夏洛克非常淡定。

    卫阳语噎。夏洛克在套他话,他可不能说。“你这样会有很大麻烦的。”他继续劝说。

    “我不介意。”夏洛克耸了耸肩。“孤立、恐惧、谣言……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你这样你哥知道嘛!”卫阳要暴躁了。他现在森森感觉到了麦克罗夫特的好处——就凭他,根本管不住夏洛克好吗?

    “原来你也知道麦克罗夫特?那可太好了(但他语气里没有一丝一毫好的意思)。”夏洛克撇了撇嘴,“那你也肯定知道他在塞尔维亚吧?那些德国佬已经够他焦头烂额的了,更别说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还有一堆麻烦。上帝保佑他,”他毫无诚意地说,“这回他终于有了发动战争的强有力理由。”

    卫阳要给他跪了。“但霍格沃茨真的没什么……”他这么说的时候,自己都心虚。

    “我看不一定。”夏洛克又开始眨眼。“汤姆就是一个,对吧?我想他大概在找女生盥洗室里的某个水龙头。对了,还有邓布利多教授,我发现他有些相当值得挖掘的往事——嘿,别瞪我,他们都在蓄意躲着对方,很明显的好吗?”

    卫阳此时的心情犹如千万头草泥马咆哮而过。“汤姆可不会委托你找密室,”他无力地说,“邓布利多教授更不会委托你打败黑魔王。”

    夏洛克突然狡黠地笑了。“所以这就是你要做的?阻止前者,帮助后者?”

    ……次奥!卫阳悲愤了。又被套话,这也太防不胜防了吧!

    ☆、第42章

    十月初,侦探的魔法界事务所正式开张了,卫阳“有幸”被“聘请”为夏洛克的助手。

    当我们说“魔法界”的时候,这并不是一个夸张用词;因为在卫阳不知道的情况下,夏洛克买下了《预言家日报》的一个广告位,声称能给巫师们解决各种各样的疑难问题。

    “你不能这么……”卫阳这话说到一半,自己把剩下一半吞了回去。他终于发现,从他们在魔法界相遇以来,他头发都愁掉了几根。原来他在上一关的猜测是真的——他以后再也不嘲笑麦哥的头发了!他想了又想,决定从另外的方面攻陷夏洛克:“想想看,有谁会找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解决难题?而且你现在学校里,就算有什么有意思的案子,你也没法出去调查啊!”

    他们占据了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的一个角落,小鹰们都很识趣,从不大声喧哗打扰别人。此时,夏洛克正坐在装点着蓝色星辰的圈圈扶手椅里,对他翻了个白眼。“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替他们解决那些无聊的琐碎事情?”他说的“他们”,显然是指之前有求于他的学生们。

    卫阳突然悟了。“你希望他们替你打下口碑?或者也不用,只要他们在和家里写信的时候顺带提到一两次……”也许就有人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上门了。夏洛克果然是有预谋的!

    侦探理所当然地点头。“至于出去,”他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瞥了卫阳一眼,“我不是有一个很可靠能干的助手吗?”

    ……他就知道会这么坑!卫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虽然他不介意替夏洛克跑腿,但问题在于他自己也有事情做!如果两件事冲突的话,也就只能对不起夏洛克了。“可那也不能解释你现在正逃课!”他果断地指出了这一点。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50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