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55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55

      “开个玩笑,不用这么生气吧?”汤姆拖长尾音,语调促狭,“还是说,你被我戳中了哪个痛脚?”

    “你!”卫阳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深刻理解了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那我也有话要转告你——让你的那些‘朋友们’聪明点,做的事情至少要对得起他们脖子上长的东西。”

    “那可不关我的事,”汤姆不耐烦地挥手,“我没兴趣,至少现在没。但他们要做,我也不能拦着,对吧?”

    “我以为他们都听你的话。”卫阳辛辣讽刺。

    “找乐子的方式不同而已。如果我要找,肯定比他们高明点。”汤姆继续挥手,语气变得促狭:“比如说找个幽灵玩玩啥的。”

    卫阳内牛满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终于轮到汤姆毫无忌惮地对他开嘲讽了吗?

    在活板门下的楼梯阴影里,有个灰色的人形动了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第47章

    时间进入到了五月。期末考试迫在眉睫,对于五年级们来说则是初级巫师等级考试。所有人都在忙着复习,无暇享受晴好得一塌糊涂的天气。

    正值周末,卫阳百无聊赖地在城堡里飘啊飘。夏洛克又在鼓捣他的魔药实验,而好学生汤姆当然在“勤奋地”复习。如果说平时还有些学生乐意和他说说话的话,现在也绝对没有时间。所以他差不多已经下定了决心,一放假就出发去德国。了不起就死一次重来,反正进度不能更糟了。

    这么想着,卫阳顺着自动转向的楼梯逐渐往下。天气这么好,他打算去湖边的山毛榉下散散心。只不过他刚刚转过一个拐角,就看见邓布利多正在变形课教授办公室门口和一个男人握手。

    邓布利多已经是个高个子,这人比他还高——不是霍格沃茨里的任何人;头发整齐地梳了个偏分,穿着考究的细条纹三件套,完美地合乎礼仪——能很好地扮演麻瓜的巫师,少见;手里的雨伞柄顶上有个圆柱形雕刻,看起来像装饰,但其实是魔杖末端——惯于隐藏自己,但随时都能进入战斗,很可能是来商量战争事宜的……

    卫阳习惯性地扫了一遍,心想这人不是刚来就是谈话已经结束。他没多大兴趣,准备就当没看见。但在他打算继续下楼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等等!雨伞?他是不是看见了年轻时的麦克罗夫特?

    卫阳这才想到,因为在霍格沃茨里待太久,他早把系统日常提示关掉了,只剩不可取消的主线任务提示。他赶紧重新调出来,看到系统白字清清楚楚地写着:

    “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出生于塞尔维亚。塞尔维亚魔法部神秘事务司司长,国际巫师联合会南欧分会长,南斯拉夫王室代表,内迪奇政府顾问,暗中协助铁托对抗轴心国,与最近盟军于北非战场上获得战略性胜利密切相关……”

    卫阳脸裂了。因为每一方势力都用不同的小字注解,这短短一小段话就五颜六色。他该说麦哥不愧是大英政府的出身吗?在战乱的时候就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希望您能尽快做出决定。”麦克罗夫特说,暂时没察觉到有个幽灵在震惊地瞪着他的后背看。

    “我明白。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们必须抓住转折机会。”邓布利多回答,语气有些不易察觉的沉重。

    麦克罗夫特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期待您的好消息。”他顿了顿,又问:“不知道舍弟最近情况如何?”

    邓布利多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福尔摩斯们通常都令人印象深刻,他实在不可能不注意到。“他在变形课上表现出了令人难以企及的想象力,我很欣赏,但天文和占卜就说不大好了。具体的你可以见见他……”他侧了侧身体,目光投向走廊尽头:“亲爱的阳,我想你不介意带这位福尔摩斯先生去找另一个福尔摩斯先生吧?”

    麦克罗夫特为他听到的名字挑了挑眉。阳?就是他听说的那个幽灵卫阳?

    顶着两人的四道目光,卫阳觉得他头上顶了好几个大鸭梨。“呃,没问题,教授。”

    但这时间点不合适。下午四点,城堡里很安静,学生们还在上课。卫阳只能领着麦克罗夫特四处溜达,权作参观。

    一路上,他不停地在心里催眠自己,这个麦克罗夫特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千万别被看出什么问题来。不过话说回来,年轻时的大英政府——现在大概是南欧政府了——看起来一点头发危机也没有。原来,世界大战还没夏洛克这个问题弟弟来得费心,是吗?

    麦克罗夫特走在他身侧,不着痕迹地打量他。除去是从远东飘过来的这点,卫阳的其他地方看起来都很普通。成为幽灵的方式从来不是他在意的,因为那根本没有意义,重要的是结果。

    那为什么夏洛克会有那种异常的兴趣?不惜问他要资料,满大不列颠地跑,把魔药以及和之前其他的爱好都抛在一边,就为了能让一个特定的幽灵拥有实体?

    当然其实也没大坏处,尤其是夏洛克找到了传说中的回魂石,算不得做白工。实际上,这甚至算得上意外之喜了——回魂石在夏洛克手里肯定比在别人手里安全,比如说格林德沃。这在无形中提高了盟军对德国的实力,至少他们能保证德国黑巫师不可能研究出什么新型阴尸大军投入战场。

    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怀疑,而现在正是验证的大好时机。

    “我之前听说过你,”在穿越空无一人的中庭时,麦克罗夫特突然这么说,“不过你那时可不穿军装。”

    卫阳纳闷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恍然大悟。麦克罗夫特看到的是他那个无意识的身体,穿的是西装。原来如此,麦克罗夫特在幽灵实体化中出了力,怪不得夏洛克一个字都不肯提!“我猜那一定比我现在好看些。”

    麦克罗夫特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我还以为,这次我会看到那样的你。”

    “怎么可能?”卫阳笑了,“那不是只能有一个小时吗?而且真要说起来,刚进去的时候总感觉被装在一个人形的箱子里,哐当哐当地头晕。”

    “是有这样的副作用。”麦克罗夫特肯定,心想夏洛克怎么可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依旧还没把一小时延长点,但没说出口。“可你不觉得那样会更像人吗?唔,我的意思是,回到从前难道不是所有幽灵的梦想?”

    这话其实没错。只有眷念现实、害怕死亡的人,才会变成幽灵。而没法和正常人一样生活,是每个幽灵心中永远的痛。

    “死了就是死了。”卫阳耸肩,“就算再像人,也不会是人。”在这方面,他和夏洛克持有同样的看法——人死了就该被烧成灰,洒在地上还能做有机肥料。天堂什么的幻想就算了吧,不适合他这种乏味的工科技术宅。

    麦克罗夫特多看了他一眼,觉得似乎找到了一小时的问题所在——这个幽灵自己不想变成人。果然有哪里不一样……“所以,你留下来,是为了别的目的?”他又看了看那身军装,做出了一个最合乎情理的推测:“为了最终的胜利吗?”

    不用想,就知道这战争一定会胜利,卫阳心想。就和2048游戏的夏商周版本一样,不用通关都知道最后是prc。但这时候明显要顺着话头说,“我想应该是。”

    这时,两个人已经穿过了城堡的橡木大门,站在场地的山坡顶上。城堡里有隐约的人声响起来,学生们下课了。

    “这么听起来,你不大可能一直待在霍格沃茨?”麦克罗夫特问,目光却注视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既然你这么想,就不会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对吧?”

    这回轮到卫阳多看了他一眼。不愧是麦克罗夫特,看穿人的本事一流。“实际上,我想去德国。”他干脆实话实说,“但我又觉得,去了也不能帮上忙。”

    麦克罗夫特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在思考。“这可不一定。”他把目光收回来,“如果你愿意和我们的人合作……派去中欧的人都死光了。在发动最后总攻之前,我们需要一个能保证安全的信息来源。人们通常的称呼是,”他轻微耸肩,“间谍。”

    卫阳的第一反应是看了看身上的军装。他穿着这身皮,德国人难道认不出吗?

    “噢,别担心那个,”麦克罗夫特很容易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必要的伪装当然不会缺少。”更何况卫阳的特殊体质相比别的幽灵有优势,他已经想好了计划。

    卫阳在心里拨算了两下,最后觉得值得试一试。反正他在霍格沃茨的进度卡住很久了,不如冒险。而且麦克罗夫特都认为可行,为什么不去?“我没问题。”他当即表示。

    “不用再考虑一下?”麦克罗夫特有点吃惊于他的速度。

    “我已经想过很多遍了。”

    “那看起来我得再折回去和迪佩特教授说一声,我需要借用他们学校的一个幽灵。”麦克罗夫特露出了一个微笑。“还有一件事,必须交给你。”然后他在卫阳疑惑的目光中微微提高声音,“你肯定不想听我对这件事的解释,对吧,夏洛克?”

    卫阳震惊地回头。学生成群结队地从山坡那边的温室走上来,显然刚才在上草药课。夏洛克正站在低一点的山坡上,面无表情。

    十分钟后,大门边上的走廊。

    卫阳勉强说明了一下他原本就决定要去德国、麦克罗夫特只是正好提供了一个机会而已。期间夏洛克没发火也没说话,表情平静得和凝固了似的。不过卫阳觉得这肯定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愈加心虚。

    但他为什么要心虚啊!不就是去德国吗?摔!

    “我想没什么大问题。”为了不至于太冷场,卫阳只能没话找话,“反正我是个幽灵,被发现了不可能再死一次。”

    “其实和幽灵没关系吧?”夏洛克冷不防地说。

    “什么?”

    “就算你不是幽灵,你也会去。”夏洛克直接指出了这点。“就和之前的情况一样……为什么?”

    卫阳直觉这问题很危险,逼近捅破窗户纸边缘。“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所以……”他试图把这问题蒙混过去,但没成功。

    “你知道我在问什么——我想知道的根本不是德国。”夏洛克打断他的话,“你在刻意保持我们之间的距离,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之所以选择离开霍格沃茨去德国,自大地估算一下,大概有一半原因是想离开我?”

    如果卫阳现在不是一个幽灵,脸色一定是一阵青一阵白,因为全中。“我……”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任何一个借口。这就和他没法说这是个游戏一样,他也没法承认,在知道有可能不是个游戏之后,他似乎对夏洛克产生了某种超出范围的感情。而且他不能说他没发现,夏洛克似乎对他抱有类似的感情。

    听起来好像是不错。但就算这样,他也不可能奢望,一个基于欺骗的开始会有美好的结局。就和之前的好几次一样,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但至少,他那时还没用一个虚假的身份去接近、再表达好感什么的。要知道,游戏里的他和现实里的他肯定是有差距的,不论多大!

    “谢谢,但对不起,夏洛克。”感谢梅林,他终于说出来了,不管有用没用。

    夏洛克脸上有一瞬间似乎闪过不可置信的神色。“我会把东西给麦克罗夫特的。”最后他冷淡地回答,大步离开了。

    系统通知很不合时宜地弹了出来。卫阳毫无心情地盯了它一阵子才点开,发现是已经死了很久的好感度——邓布利多的好感度涨到了三星半,显然已经知道他要去德国。果然,等他把这件事好好做完就能通关了。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55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