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56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56

      按理说,才第二关,怎么就这么虐心呢!一股“我爱你你爱我但我们不能在一起”的狗血小言即视感是怎么回事?说好的欲罢不能在哪里?

    ☆、第48章

    就在卫阳在心里计划着如何将罪魁祸首孟元基大卸八块的时候,汤姆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来:“喂,人都走没了,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你又是什么时候来的?”卫阳冷不防被他吓一跳,“到底你是背后灵还是我是背后灵啊?”

    “很久,但不敢靠太近,怕被发现。”汤姆不介意地走过来,手一撑坐上了走廊边上的窗台。“你们分手了?噢,其实我对这个没兴趣,只是想知道幽灵在这时候会不会有眼泪。”

    卫阳被他气得都没脾气了。“你想太多了,没分手这回事。”都没在一起过叫什么分手?“所以我为什么要哭?”

    汤姆研究性地盯了他一眼。“那刚才怎么回事?别说你很高兴。”

    卫阳本来想说那不关你的事,想想又改变了主意。“我要去德国一阵子。”

    “德国?”汤姆挑了挑眉。“你脑袋没问题吧?我听说格林德沃战无不胜。就算是幽灵,也不能保证……”他突然闭了嘴,好半天才继续问:“……这是告别吗?”这再见真的不会变成再也不见?

    “别说得我好像只会送死一样。”卫阳不高兴地反驳他,“而且,没有人能保证战无不胜。”魔杖选择主人,那根接骨木魔杖之所以战无不胜,是因为它一直在选择更强的主人——这种随时有可能背叛的东西有个p用啊!

    汤姆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你是在说,你能胜过他?”他认识的卫阳没自吹自擂这属性吧?

    “我可没这么说。实际上,是你也不可能是我。”卫阳对他耸肩。

    这是大实话,因为格林德沃后来被伏地魔杀了——如果历史没改变的话。而现在,就算他无法对汤姆施加任何影响,估计历史也会改变。麦克罗夫特今年二十二就已经做到了这么多事;只要他稍微暗示一下,麦克罗夫特难道会没法拦住下一个黑魔王吗?更何况还有邓布利多呢。

    “这话就更奇怪了。”汤姆眯眼,“我没理由对付他。”

    听听这语气,没理由,而不是比不过。卫阳心想,不愧是能成为史上最危险黑巫师的男人!“现在的事还不用你操心,而将来嘛……”他故意拖长了音,又突然转到另外一个方向:“反正,你可别给我出什么问题。”

    汤姆对他转移话题不大高兴,但也无可奈何。“密室不能开,还能有什么问题?你总不会在两年内就把你自己再玩死一次吧?”言下之意很明显,卫阳不死他就不会开密室;而再两年他就毕业了,离开霍格沃茨以后,想开也开不了。

    “我可是说真的,你做什么都没关系,但至少保住你这张英俊的脸——这很重要!”卫阳突然一本正经地说。因为分裂灵魂是一种恶性循环,人性缺失——分裂第一次——人性更加缺失——分裂第二次,而汤姆又属于那种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所以一旦开始就很难挽回。“我觉得你能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巫师,只要做到这个。”

    汤姆有点不信,但又担心自己是不是哪里没考虑到,毕竟变得强大对他来说是无法抵抗的诱惑。“为什么?”

    “帅哥毁容,人间惨剧啊!”卫阳无辜地摊手。“虽然脾气不能恭维,但我还挺喜欢你这张脸的。”切成没鼻子大魔王,审美何在!反派没颜必须死好嘛!

    汤姆彻底无语了。他怎么会觉得这人是认真的,哪怕只有一点点?

    **

    七月末,菲尔特。

    这座小城位于德国东南部巴伐利亚州,躺卧在佩格尼茨河与雷德尼茨河交汇处。城市规模不大,建筑都是红顶灰墙,上面基本没有常见的花纹雕饰,保守中透着阴森。

    伦德里希·格奥尔格·席勒穿着对夏天来说显然太厚重的军大衣,拎着一袋子土豆,腋下夹着两条黑麦法棍,一瘸一拐地走在灰扑扑的大路上。他原本是征战南斯拉夫的德军一员,但北非形势不妙,连带着他们在南欧同盟国的攻势败退。战争无情,带走了他的半条左腿,只能用简易的木头假肢做替代,走起来哐当作响。

    这种人在菲尔特并不少见。实话说,能活着回来的人已经算运气不错了。从前线传回来的形势堪忧,没有人在意一个跛了腿的党卫军老兵。所以伦德里希只能靠着微薄的补偿金度日,每个星期出门买一次土豆和面包,其他时候就窝在自己那间寒酸的斗室里过活。

    “伦德里希!”有邻居和他打招呼,“知道最近前线情况怎样吗?”

    “看见我的腿,你就知道了!”伦德里希粗声粗气地回答他,然后压低声音:“我现在只关心怎么把肚子喂饱。”

    那人同情地看了一眼他的腿和手里提着的东西,砸吧砸吧嘴。“这可真要命,”他嘟哝着说,同时小心地打量着周围,一副怕被别人听见的模样,“这不会够,对吗?”

    伦德里希用同样的音量回答他。“谁说不是呢!”然后他又提高声音,“回去躺着就好了——这天气好像又要下雨了,腿疼得没法走路!”

    “的确是,天空阴沉沉的。”那人同意道,一脸忧愁。

    然后两人道别,伦德里希带着他的一周食物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一张寒酸的木架床,上面胡乱地堆着一条灰色薄毯。一个破旧的铁质平底锅搁在靠窗的小灶台上,台边抹着白漆的边缘几乎完全剥落,露出里面的土黄色,还在掉渣。除了这些之外,就只有一个半开着的小箱子,里头露出来磨损得很厉害的军装边缘,几个硬币在上面黯淡地闪着光。

    伦德里希关上门,随手把土豆和面包都扔到了土台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里——那里已经堆满了腐烂的食物——然后一下子躺在了摇摇晃晃的床上。

    这条件怎么可能不死人!饿也被饿死了,还能得到什么情报啊!如果他不是个幽灵,也早挂了!伦德里希咬牙切齿地想。这还是披了个党卫军壳子的待遇,换其他人早被扔到集中营去拷问,出不出得来都是问题呢!如果不是邓布利多的好感陆续地涨到了四星半,他也不要忍受一个臭气熏天(虽然幽灵闻着还不错)的环境好吗?

    没错,伦德里希就是麦克罗夫特给卫阳弄来的新身份。以南欧政府的管辖范围,弄到几个麻瓜德军尸体不要太容易。挑好目标以后做两个身体,一个把卫阳装在里头,从奥地利萨尔茨堡入境德国,最后到达菲尔特;另一个放在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处于麦克罗夫特的直接监管之下。这两个身体之间有个双向魔咒,无论哪一个有了改变,另一个都会跟着变化。

    卫阳固定时间顶着这个壳子出去走两圈,而其他时间都用隐形的幽灵状态探查消息。因为身体留在了屋子里,所以其他人只以为他一直在睡觉。而他得到消息以后,就用摩斯码在手臂上写好消息,等对面回复收到之后再擦掉。

    菲尔特是个小城,基本没有巫师,更别提布置反幻影移形之类的魔咒了。这样的地方当然没有什么可看的,最大消息来源其实是临近的纽伦堡——希特勒钦点的党代会举办地,也是纽蒙迦德(黑魔王格林德沃建造的巫师监狱)的所在地。那里防御森严,但对于幽灵来说肯定不够。因为幽灵的行进速度相对于幻影移形来说实在太慢,防这个还不如防画像人物更靠谱些。而且无论是幽灵拥有身体、使用麻瓜方式交流的巫师还是新发明的双向魔咒,都超出了巫师们的普遍认知,安全系数相当之高。

    因此,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卫阳没有露出丝毫破绽。他是唯一一个安插在德国心脏位置的间谍,但得到的消息比其他地区好些人加起来的都多。

    就在卫阳躺在床上打瞌睡的时候,盟军后方的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也在进一步地部署中。

    “……不错,是花了不少功夫。但以性价比来衡量,我手底下的其他人要是有他一半的效率,战争早就胜利了。”麦克罗夫特一边和身后的人说着,一边推开了实验室的门,目光落到试验台附近的人身上时顿了顿。“让人把我刚才说的布置下去。”然后他合上门,语气里不能说没有无奈:“不用看了,这时候他通常是买土豆回来。然后他会稍微犯一阵子懒,暂时不会有消息。”

    夏洛克平静地坐在那里,似乎什么也没听见。

    麦克罗夫特走过去,顺着他的视线对上试验台上和尸体没区别的身体,颇感头痛。“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说实话,夏洛克,我这儿真还忙着呢。”

    夏洛克依旧一脸平静。

    “你要是再不说,我就只能做一点你最讨厌的事情了。”麦克罗夫特决定拿出杀手锏。“如果我告诉伯母,你并不在什么海滩上度假,而是在战争前线……”

    夏洛克终于瞥了他一眼。“你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对吧?”

    “看你说什么方面了。”麦克罗夫特转过身,靠在试验台边缘,正好侧对夏洛克的椅子。“是说这个幽灵真的来路不明,还是说……”他微微拖长音,抱起两只手,“你变得和之前不大一样?”

    ☆、第49章

    八月初,卫阳得到了麦克罗夫特反馈回来的一些消息,说德国黑巫师很可能在德累斯顿研究一些新的黑魔法,需要人去调查。他想了想就答应了,反正换地方麻烦的还是麦克罗夫特——得不着痕迹地收拾他在菲尔特的旧身份,然后把新的身体运到德累斯顿——而他只需要幻影移形回贝尔格莱德换个壳子、再去新地点就行。

    原来b线任务只需要配合着拯救世界就行,卫阳盯着两条空空如也、而一条只剩半颗星就达标的好感度进度条想。他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只有一个问题困扰着他——再这么下去他都要直接把邓布利多的好感度刷满了,他家cp居然还一眼没看到?这第三号目标也太难找了吧?难道他在通关之前都看不到格林德沃吗?

    抱着这样的心态,卫阳踏上了易北河的谷地。这地方临近捷克,算是战场后方,文化气息浓厚,满地都是巴洛克建筑。整个城市的气氛比菲尔特好得多,不然也不能有个“易北河上的佛罗伦萨”的外号。

    不过卫阳没什么心情欣赏,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这次不用装在一个瘸子的身体里、也不用住臭烘烘的一楼了——因为麦克罗夫特似乎也觉得这城市不太适合穷酸的身份,让他扮演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德国画家勒谢尼·普鲁克。至于原主,八成是被麦克罗夫特的人打晕带走了。油画颜料虽然不大好闻,但看起来至少没烂土豆恶心。

    刚来的前几天,卫阳适应了一下原主的生活规律——偶尔出去采风,大多数时候还是坐在街边,给行人画肖像画,工笔速涂都有。年轻又没名气的画家想谋生,总要吃点苦头。不过好在原主的技艺不算惊才艳绝也不算毫无可取之处,挣的钱把自己喂饱还是没问题的。

    然而作为一个工科生,叫卫阳画机械零件三维图可以,素描什么的必须是个渣。他只能可耻地打开了系统外挂,不然和他住得近的其他人肯定会发现破绽。所幸原主话不多,这样勉强就遮掩了下来。

    这一天依旧是老样子。眼见太阳偏西,卫阳开始收摊。反正他不会饿,少画两张图也不太明显,还能留着精力去调查黑巫师。不过话说回来,这地方如此平静,平静到都他都怀疑二战已经结束了,真的会有黑巫师吗?

    卫阳一边心里嘀咕着一边把画笔都放进布口袋里,突然觉得有人在看他。他抬起头,狐疑地左右打量两眼,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太多心了?毕竟他现在应该很普通才对。而且他是直接联系麦克罗夫特的,也不存在有中间环节来汇合的可能啊?

    虽然在心里告诉自己没有人,但卫阳总觉得那种目光徘徊不去,直到他回公寓才被墙壁阻隔消失。然后第二天、第三天,他还是有那种感觉,似乎被一个无形的人盯上了。恶意应该没有,但情况实在太古怪,让他背后一阵一阵地发毛,以至于晚上惯例的幽灵探查都暂时搁置了。

    等到第四天,天气晴好,艳阳高照。艺术家总有把头发留长的习惯,这位普鲁克也是一样。不过大夏天的在太阳底下披头散发,卫阳可忍不了这种热度,出门前就把头发扎成了一撮小辫子。结果他刚在街边的老位置上坐下,怪事就发生了——一阵妖风吹过,画板上的纸纹丝不动,他的头发却松开了。

    绷断了?他也没绑那么紧吧?卫阳奇怪地盯着地上断开的橡皮圈。不过他素来细心,手腕上还有好几圈的皮筋。可就在他扯下一个新的准备重新绑好的时候,怪事再次发生了——剩余的所有皮圈都整整齐齐地断了一个口,似乎被无形的刀刃切断了一样。

    卫阳目瞪口呆。但如果这时候他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太蠢了——附近有个隐形的巫师!就在他想到这点的瞬间,他面前提供给客人的椅子上就出现了一排系统红字:

    “三号目标,盖勒特·格林德沃。德国黑魔王,伏地魔之前史上最邪恶的黑巫师,名言‘为了更伟大的利益’,隐身术极其高明……”

    如果卫阳不是套在壳子里的幽灵、缺乏一些人类正常生理反应的话,冷汗一定立刻刷地就下来了。卧槽!不带这么玩的啊!吓死人,哦不,鬼,有木有!明明他之前在纽蒙迦德里转悠了那么多次,一次都没碰到格林德沃;结果换了个毫无战争痕迹的地方,黑魔王就突然坐在眼前了!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56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