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68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68

      “我……不,你……”卫阳被这大起大落砸晕了。“把这事从头到尾说一遍。”他要求道。

    原来在卫阳走了之后,当天夜里夏洛克就发现有人监视他。他很容易就猜到了来的可能是谁,但只装不知道,继续做他的半成品解药。过了两晚上,人越来越多,他就设计下了药,迷倒了一片人,然后给他们吃了点东西,然后扔到门外去,再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虽然卫阳很能理解夏洛克不想被监视的心情,但他总觉得外面的人有点倒霉。“你是不是给他们吃了类似促进剂的玩意儿?为的就是更好地看出解药的药效?”

    “是啊,新药不都该做人体临床试验?”夏洛克回答。他似乎察觉到了卫阳在想什么,又补充了一句:“毒药可不是我下的,而且他们自己送上门,不用白不用。”

    卫阳几乎哭笑不得。教众的三尸脑神丹当然是任我行的手笔,鉴于类型相似,能解掉任我行的也就意味着能解掉东方不败的。夏洛克大概只是不想把他当小白鼠用……?“那你要酒做什么?”他问,目光落到管底的白色晶体上,那玩意儿显然不溶于水,“用溶解度控制药量?”

    “没错,解药吃多了也会变成毒药的。”

    片刻沉默。卫阳又盯了夏洛克两眼,突然伸手去揭他的面具。夏洛克往后退了半步,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

    “别动。”卫阳说,然后凑过去吻了他一下。傻子都不会拒绝,更何况是夏洛克?

    “我还以为……”等到分开的时候,夏洛克还拿着那支试管,语气里带着一种惊讶和意犹未尽。“你八成会给我一拳头呢。”果然,没告诉阳他给其中一半的人灌了东方不败的毒酒是正确的选择!

    卫阳才知道他为什么会往后退半步,更加哭笑不得。“我也没对你怎么样吧?不就手臂脱臼一次吗?”

    “这可难说,你可是道德标准拉高这一整座山头的人!”夏洛克用一种夸张的语气说,不过嘴角朝着一边勾了起来。

    卫阳又好气又好笑。“现在呢?拉低这一整座山头?”

    “当然不,”夏洛克飞快地否认,“只是你之前一直……”他说到一半,果断卡掉了话头。“如果你能给我来杯咖啡就更好了,”他眨了眨眼,“两块糖。”

    卫阳无奈地瞪他。“难道这几天没人给你泡你就没喝?”他刚想去弄一杯,然后就想到了别的问题:“你这么快就弄出了解药,中间睡觉了吗?饭呢?吃了?”

    夏洛克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答案当然是没有,或者几近没有。

    “没吃饭就别想喝咖啡!”卫阳爆发了。

    这么又过了几天。夏洛克的解药被证实有效,卫宅门口不再有类似鬼哭的声音了。不过他们当然不会告诉那些教众真相,只说卫阳气消以后就放他们走。夏洛克还是觉得那些人占了便宜,因为他做的解药纯度比较高,一小撮能配一罐子酒,而一杯就相当于任我行三年发的量。也就是说,那些教众三年内不吃任我行的解药也不会有问题。但当然,如果要彻底拔除三尸脑神丹的毒性,解药必须连服一个月。

    “那就是带着这罐子酒就可以放心出门了?”卫阳愉快地问。为了把三个人安安稳稳地送上少林,他肯定得亲自出马。多带东西不方便,而一个坛子实在不难。

    夏洛克被卫阳硬逼着休息了几天,觉得身上都要长蘑菇了。“没错。我也不反对游山玩水,但这里怎么办?”他现实地问。首要任务是解决卫阳身上的毒,接下来就该解决这坑爹的世界任务,他条理分明得很。

    “你说任我行还是东方不败?”卫阳瞥眼看他,然后开始分析。“任我行根本不管事了,也就向问天在帮他看着。以他右使的位置,实在管不大动我这个长老。而且你刚教训过他的人,以他的个性,接下来只会更小心。至于东方不败嘛……”他顿了顿,“我对教主之位没兴趣,还有三尸脑神丹的保证,做什么他都不会管的。”

    夏洛克点了点头。一号目标把自己关了起来,三号目标找不到人,只有二号目标。而二号目标心思缜密,获取信任什么的,急也急不来。至于左冷禅的阴谋诡计,他根本不屑一顾——论武功有卫阳,论计策有他,根本就不用怕嘛!再说了,他做解药后有很多副产品,来一个毒一个来两个翻一双,人身安全毫无压力。“那就是纯旅游。”他最后给少室山之行下了个定义。

    虽然话这么说,但卫阳离开之前还是得和东方不败汇报一下行程,毕竟后者现在是代教主。

    东方不败对卫阳在上庄被黑衣人袭击这件事非常愤怒。第一个原因,上庄已经算是在日月教总坛门口了,居然有别的人混了进去;第二个原因,这些人还试图挑拨离间,而他现在还没彻底掌握教中势力,不到和任我行叫板的时候。

    “岂有此理!”他拍了一下桌子,沉腻厚重的黑檀木应声而碎。“底下人怎么做事的?有人行刺我神教长老而毫无所觉?还有,到底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对我东方不败的贤弟下手?问出幕后主使就直接杀了,还留着作甚!”

    “大哥息怒。”卫阳看了看地面上的碎木。东方不败这一掌一定拍掉了几百万,他莫名地有点肉痛。“那些人说,他们是晋川豫道上的人,近日归顺了嵩山派。所以小弟觉得,这事可能不该小弟做决断,不然早就一掌一个毙了。”虽然那些人并没说,但事实可不就是这样吗?

    “……竟然是嵩山派?”东方不败怔了怔,然后马上明白了。

    左冷禅也是个野心勃勃的人,这点和他很接近。不同的是,他想要的是日月教教主,而左冷禅除了五岳派外可能还想要更多的,比如说把日月教一窝端。总而言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们都势不两立。而现在,左冷禅已经试图从日月教的地盘上挖日月教的人为他所用,这野心不可谓不大。

    “所以贤弟要把这些人送上少林……”东方不败若有所思。“左冷禅手太长,不可能对少林没想法。而左冷禅如此狼子野心,少林素来被尊为正派泰斗,必然不会坐视不管。”

    “大哥想得不错。只要少林知道此事,便是他们不方便直接出面,左冷禅也会对他们心生忌惮,百加提防。所以,这何必我们动手?”卫阳赶紧补充,“若是正道中人自顾不暇,哪儿还会来管我们神教内部的事?”这内部的事,就是东方不败要夺权了。

    “贤弟言之有理。”东方不败缓缓点头。乍一看是忍气吞声了,但其实却获得了更大的利益。没有正道中人来搅合,他的计划就更容易成功。“贤弟处处为大哥着想,大哥实在感动。等到事成之日,大哥便提拔贤弟做副教主!”

    “那可使不得。”卫阳赶紧推辞。这时候正是表忠心的大好时机,绝对不能表现得对权力垂涎欲滴,要不东方不败就该忌惮他了。“小弟年纪太轻,不能服众。这副教主之位,还是童百熊童大哥比较合适。”童百熊是日月教堂主,对东方不败有救命之恩,而且相当忠心。“若是事成,小弟便要请三年长假,去往西域,以尽父亲遗命。”

    这理由完全是卫阳瞎扯的。他爹的遗命是有,但当然不是去西域溜达,而是保证卫家无衣剑不失传。卫家从他祖父开始就被教主忌惮,已经成了日月教高层心照不宣的秘密。他爹就算了,他的武功又实在很不错,之前因为没怎么在江湖上行走才没传出去,但估计也装不了多久了。而功高震主,兔死狗烹,这道理他还是知道的。为了性命,当然是跑得越远越好。

    东方不败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听不出这遗命是托词?但既然卫阳这么说,他当然也不会戳穿,只在心里觉得他这新认的义弟越来越聪明了。“竟有此事?这……”他沉吟了一小会儿,“既是遗命,那我也不便多说。不过现在谈这个还为时尚早,还是先把眼前的事做完罢。既要上少林,贤弟必须一路小心。”

    然后东方不败一挥手,给卫阳配备了一支护送侍卫队,同时还传了口令,让一路上的堂口给卫阳提供方便。当然,衡水到黑木崖的堂口后来也都被他整治了一遍,换人顺理成章。

    就这样,卫阳得了东方不败的允许和三星好感度,南下去少室山。夏洛克和他一起骑马,溜溜达达地上了路。不过他们不知道,等着他们的,可不止少林方丈一个。

    ☆、笫63章

    第63章刀切豆腐两面光

    与衡水到黑木崖的路程相比,这次旅途倒是平静得多,简直能用令人难以置信来形容。不到十天,一行人就到了少室山脚下,有少林弟子早在那里等着给他们带路。

    因为上山都要先卸下武器,卫阳让其他人都在下头等他,除了夏洛克之外。夏洛克百般不情愿地解下了长剑,只有卫阳知道他根本是装的,因为夏洛克最富有杀伤力的招数是毒舌也绝不是剑。至于他自己,武器太特殊,至少目前还没哪个门派的规矩是进门要解腰带。

    “有点顺利得过头了。”在进了山门、从大殿边上的路绕去后面偏殿的时候,夏洛克突然说。为了防止被别人听出来,他说的是英语,而且语气就和正常聊天没两样。

    “他们总不可能埋伏我们吧?”卫阳狐疑。虽然他的确有同样的感觉,但方证大师又不是左冷禅,不可能耍阴的,就算他是所谓的魔教中人也一样。

    夏洛克没立刻看他,而是不着痕迹地在面具底下打量着周围的情形。“不是埋伏也是别的。”他收回目光,“左那样的人,会坐以待毙吗?”为防被人听出类似的音节,他只用了左冷禅的姓。

    卫阳想了想。左冷禅不可能为几个棋子大张旗鼓,同样也不可能让他成功指认嵩山派狼子野心。在事情还没传开之前,左冷禅自己跑上少室山解释就显得有点心虚。但嵩山派主殿所在的胜观峰离少室山相当近,左冷禅派人传个话还是没问题的。

    而对于少林来说,两边各执一词,不大可能立刻做出判断。虽然嵩山派明面上和少林是一个立场,但这件事正好就有关立场。换句话来说,少林必须看看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才能决定相信哪边。往大了说,这会影响整个武林,方证大师肯定会再找几个武林名宿一起做裁断。

    “……还有谁来了?”卫阳森森觉得大事不妙。

    “这个就该问你自己了。”夏洛克飞快地瞥了他一眼。“来了两个用剑的。看不出年纪,但都很厉害。你能同时对付三个或者以上的高手吗?”

    卫阳顿时鸭梨巨大。

    武林中正教好手排行前几的他都知道,最有名的剑法无非是独孤九剑和太极剑法。辟邪剑法自然也能算,不过福州林家现在学的已经不是林远图时期的辟邪剑法了,威力基本没有。

    所以用剑的两个是风清扬和武当掌门青云道长?再加上少林方丈……这么些个对手,加起来让他一打三?就算他身上有两辈人留下来的内力也不能这么玩啊!

    这时候,偏殿已经到了。带路的小沙弥躬身请卫阳进去,礼数周到。不过卫阳更心虚了,只得给夏洛克使了个眼色,让他自己见机行事,然后抬脚进了门。

    里头是间小佛堂,博山炉里香烟袅袅,衬得后头佛陀的脸愈加慈眉善目。摆设很简单,左边有一张短桌两把椅子,右边则是铺着草席的炕床,有个很瘦削的老头儿盘腿坐在蒲团上。他闭着眼睛,仿佛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系统白字跳了出来,提示卫阳这是少林现任方丈方证大师,武功在正道武林数一数二。

    显而易见,不可能是方证没听到,而是方证就打算当做没听到。卫阳摸了摸鼻子,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方证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用意,卫阳知道,但他现在没兴趣猜,只想知道方证找来的帮手在哪里。不过鉴于他刚把三个证人带上山,所以其他人可能在问话?

    这么一坐就是小半天功夫。卫阳等没多久就无聊了,但还算沉得住气,自顾自地练起内功来。期间有人进出了几次他都没搭理,直到一个小周天完毕,他才睁开眼睛。

    方证已经不在蒲团上打坐,而是站在供奉着佛陀的桌前。他头也没回,就知道卫阳清醒了。“闻名不如见面,卫施主果真是少年英才。”然后他转过身,手里还在慢悠悠地转着一串黄檀佛珠。“敝寺待客不周,老衲在这里先给卫施主道歉了。”

    卫阳转了转眼珠,就看到手边桌上奉上了一杯热茶。一开始没有,这时候才冒出来……“方丈大师客气了。卫某区区无名,能劳烦方丈大师百忙之中抽空一见,已然不胜荣幸。”不就是说几句客气话吗?谁比不过谁啊!

    方证脸上挂着一丝笑意。他个子不高,但眼睛里精光内敛,显然内功极强。“卫施主这么说,叫老衲万分惶恐。”他的视线意有所指地在卫阳身上溜了一圈,仿佛已经看出了卫阳完全和年纪不符的内力。“老衲已经见过了那三人,”随即他单刀直入道,“不过可否请卫施主再亲口述说一遍?”

    卫阳拢了拢袖子。武林虽然有正道魔教之分,但有一点都是共同的——他们的头儿都是人精。就拿方证来说,虽然让他这个魔教长老上了少林,但先不着痕迹地给他一个下马威,然后再摆出一副诚恳的样子道歉,最后再来问正事。

    这种怀疑——考验——暂且相信的戏码也不知道演给谁看,左冷禅吗?好显示自己一碗水端平、并不是借着少林势大而打击别的门派?毕竟,既然是武林泰斗,做事就更该考虑少林的名声,不是吗?

    不过这都不在卫阳的担心范围里。反正他就是来把这件事推给正教众人解决的,其他都是浮云。于是他了自己遇袭的经过,但把过招的部分直接一句话带了过去。

    武功什么的,自己知道厉害就行了,犯不着到处炫耀。而且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无衣剑里有不少地方都是化用武当功夫,而青云道长很可能就在少室山上。如果他太得瑟,等会儿和正主面对面对质就不好玩了。偷了人家东西还到处宣扬,他可做不出这样的蠢事,虽然东西并不是他偷的。

    方证一边听一边点头。在听到卫阳简单地说“只得制服了这三个,带回黑木崖暂时看管”的时候,他有些惊讶,但很好地掩饰过去了。“先不提他们是受何人指使,卫施主又如何想到要将这三人带到少林来呢?”

    人精!卫阳再次在心里肯定了这一点。一问就问到点子上了!这时候当然不能说这么做就是要给正道武林甜点麻烦,卫阳把老早就想好的台词搬了出来。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68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