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73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73

      “教主太过奖了。但如果还有这样的好酒喝的话,小弟也不介意厚着脸皮多蹭几次。”卫阳客气又不失自然地回答。任我行的确管他叫老弟,但同时权力欲重。他可绝不能上赶着叫任我行大哥,教主才是最保险的称呼。

    任我行哈哈一笑。“看起来我得让人多备点酒了,不然怎么够喝的?”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东方不败适时地接过了话头,“我已经派人出去采购了。等他们回来,一整年都能放开肚皮喝。”

    “有东方老弟在,果然什么都没有问题!”任我行愈加高兴,抚掌大笑。

    向问天明显对这话不大感冒,东方不败则趁机感谢了一下任我行的栽培之恩。只有卫阳在心里腹诽:任我行嘴上说得像是十分信任东方不败,东方不败和向问天都这么觉得;但如果任我行真和他自己说的一样的话,怎么会把自己觉得不好的武功秘籍给东方不败?

    说到底,任我行的确信任东方不败,但还是留了后手。以他知道的结果——任我行之后重夺教主,东方不败身亡——来看,还是任我行技高一筹。相比之下,东方不败在拉拢他时用了三尸脑神丹简直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因为理论上那时他们谁也不信任谁。

    特么的一个比一个心机深沉!

    这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任我行又尽了兴,于是三人纷纷告辞离开。向问天一出门就不见了影,这很可以预料——他对东方不败和卫阳都心存怀疑,能在任我行面前掩饰这么久已经算功夫不错了。其他两人对此也心知肚明,只装成他们理解向问天有事要做。

    卫阳看着任我行颤巍巍地涨上去的第三颗星,觉得要刷满这个五星遥遥无期。就连东方不败都不能让任我行完全信任,他这种渣渣难道能比东方不败做得更好?就连这第三颗星,也是东方不败帮衬着才刷上去的呢!如果他今天没来,向问天又在酒后和任我行说点有关他的问题,那他就连原来的两颗星都要保不住了。

    “今日之事,多谢东方大哥。”卫阳这话绝对真诚。

    虽然东方不败暗地里给他吃了三尸脑神丹,但显然,只要老实跟着东方不败,后者说不定哪天就会偷偷地给他解药。比起任我行来,岂不是好得多了?以他日月教长老的身份来说,能刷到风清扬实属偶然,把东方不败的好感度刷满、对方还帮着维持任我行的好感已经算是能达到的最好结果了。

    东方不败摆了摆手。“你我之间,何须客气。”他顿了顿,又道:“今日向右使的反应,你也看到了。若是我们足够小心谨慎,纵然他再想说,也找不着机会。”

    卫阳深有同感地点头。正常情况,如果一个人死忠于另一个人,知道第三个人可能产生威胁的时候肯定会通风报信。东方不败却让向问天想说也不能说,手段可以说相当不一般了。

    “其他人根本不足为虑。”东方不败继续说了下去,“只待机会成熟,便可一举成功。”

    卫阳继续点头。不过他点完了才发现不对——东方不败虽然想要教主之位,但从不心急。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现在离正式动手还早得很。换成别人这么说很正常,东方不败这么说就显得有点沉不住气了。

    对于他的疑惑,东方不败十分镇定。“你说谢我今日之事,也就是看出来了。若我说将来副教主之位为你留着,你还要去西域吗?”

    ……等等?怎么扯到副教主和西域上去的?

    卫阳被砸蒙了,脑袋好半天才开始运转。没错,东方不败今天做的事情绝对是为他好。但他以为这只是正常好感增加过程中的一环而已啊!为了留下他而给出副教主之位什么的,听起来有哪里不对吧?

    卫阳重新看了一眼好感度,确定它还在四星毫无变化。这让他有了点底,心想这也许是一种试探,看看他是不是确实没有野心。“大哥何出此言?”

    东方不败站住了脚,微微挑眉。“你不愿意?”

    “这……”卫阳跟着停住,为难了。

    实话说他的确不大愿意,日月教一堆烦心事,人人都是事儿精,脑袋瓜子都要不够用了。他手里有田有房又有钱,身体不错功夫好,随便找个地方养老妥妥的,为什么非得往一个泥坑里扎啊?称霸武林是什么?能当饭吃吗?

    但这话肯定不能说。

    “小弟自然知道大哥是美意。”卫阳只能硬着头皮编他之前的谎话,“但为人子女,自然要尽孝道,爹爹的遗愿不能不管。”反正他身上没三尸脑神丹的毒了,到时候往西域去,直接一去不回,安安稳稳过下半生,岂不是很好?

    东方不败大概看出了他的这种想法。“我同你爹也有些交情,”他的语气微微上扬,“怎么从未听说他提到西域?”

    卫阳背后出了一滴冷汗。东方不败果然知道他在扯谎!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他只得继续:“大哥也知道,小弟家传的冰蚕缂丝只有西域才出产。如今小弟手里的已然上了年份,要花时间寻些新的。”听起来还算圆——人的极限果然是无止境的!

    “唔……”东方不败盯着他,沉吟了一小会儿,好像信了一半。“只是这个?没有别的原因?”

    卫阳莫名其妙。“还有什么别的原因?”他家里带西域的东西就武器一个吧?还有别的吗?没其他……

    不对!还有个从西域带回来的仆从!

    想到这里,卫阳脸都要绿了。东方不败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问还有没有别的,必然是因为对方知道了什么。而最近发生的、最容易让人想歪的原因就是……

    wtf!他只是做了些有益成年人身心健康的运动而已!不至于就传了满天下吧!难道东方不败以为,因为他和夏洛克搞到一起了,所以必须远离中原?

    卫阳蛋疼地表示,作为一个思想开明的未来人,他根本不觉得和男人在一起有问题,躲起来就更不可能了!古人也许很在乎,但他一点也不介意啊!没听说哪两个男人在一起会被全武林追杀的,他也不打算混江湖,那有什么可担心的?

    然后卫阳想到了另一点关键。难道东方不败觉得这是他的软肋,而且正好和自己相同,从同病相怜的角度出发,这才帮了他一把?

    ……omg!

    看着他僵硬的表情,东方不败知道他已经接收到了自己的暗示。“之前我还不觉得……”他说,“但是……”他刻意把后面部分都卡掉了。“不过你竟然喜欢那种类型的……”

    卫阳干笑。这话题东方不败说起来都委婉了,但遮遮掩掩的就更欲盖弥彰了啊!而且说类型什么的,他记得原著里的杨莲亭可是个虬须大汉啊!审美差异果然有点大……

    还有,按照原著后记里的评价,“在黑木崖上,不论是杨莲亭或任我行掌握大权,旁人随便笑一笑都会引来杀身之祸”。任我行好歹还有高强武功和深沉心机,杨莲亭有个啥?不过就是仗着东方的宠爱,折腾得整个日月教乌烟瘴气。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虽然夏洛克嘴毒,有时候很欠打,但相比之下简直拉高了整个日月教的cp水准好吗?

    想到这里时,卫阳没忍住再次打量了东方不败一眼。对方今天穿了一件深绛红的长袍,也是暗纹缎面的,在月光下反射着银光,可以看出上面绣的锦簇花团。果然,葵花宝典练得越久,心境就改变得越大吗?

    固然,学了葵花宝典,武功大进,东方不败就能把任我行赶下台;但同时也因为葵花宝典,他开始宠幸杨莲亭,以至于教众怨声载道,任我行一复出就获得了许多支持。

    真是成也葵花,败也葵花啊!

    “所以你一定要去西域?”见卫阳沉默,东方不败重新提了话头。而且他怎么觉得,卫阳似乎想到了一些不大好的地方呢?

    “当然去。”卫阳醒过神,“但不是因为你想的那个原因。或者说,有小一部分是,剩下的部分都是为了我自己。”

    东方不败扬起了眉。“你觉得谁会杀你?”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卫阳对这个问句十分肯定。“任教主实在太难打交道,小弟一人应付不来,只得寻个地方远远地躲着。便就是大哥你,也……”

    “……你这话什么意思?”东方不败即刻就听出他话里有别的意思,眯起了眼。卫阳说自己想躲着任我行,这倒是能解释他突然变机灵、立场也改变的问题。毕竟怎么说,自己的命都是第一位的。但后面那个转折就意味深长了,任我行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做了手脚?

    卫阳已经在心里盘算过了。既然东方不败帮了他一次,他也该帮回去。就算不需要礼尚往来,但三个目标里,任我行属于怎么也养不熟的,风清扬属于太远够不着的,只有一个东方不败算能正常打交道。这时候坦白也正合适,太早说东方不败也不会信他,现在说就会像是投桃报李。

    “这话也是我无意中听爷爷和我爹说的,所以……”然后卫阳压低声音,编了一个教主们都认为葵花宝典有问题、所以不练的谎话。他的重点在于暗示任我行不怀好意,但却不直接说,只拐弯抹角地暗示,葵花宝典翻开来第一页就是问题所在。他故意模糊掉了内容,因为他估计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切了那个啥。

    但东方不败马上就懂了。卫同袍确实有可能知道,因为无衣剑集各路武功之大成,不少人都猜测卫家兄弟当年可能偷看过教中秘籍,只是没有证据。如果卫同袍真知道这件事,提醒后人也是很正常的。

    说第一页的细节也很准确,因为葵花宝典的第一页的确是关键——“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没错,练不练是他的问题,但武林中人谁能抵挡武功秘籍的诱惑?如果任我行的确是因为这理由才把秘籍给他,那意思可就完全不同了!

    “此话当真?”东方不败最后沉声问。但这已经不是个问句了,因为他用了个肯定语气,而且周身寒气暴涨。

    ☆、第69章

    第69章灭口的错误姿势

    东方不败知道这件事之后的直接后果是,卫阳要做的事情成倍增加,因为东方不败也需要把时间花在练功上。显而易见,如果说东方不败之前还对他试图夺取任我行的教主之位有些愧疚之心的话,现在也全部转变成了愤怒。

    “真的能在任教主闭关之前得手吗?”卫阳提出了一点实际的疑惑。“他武功不是高得很?”

    “哈!”东方不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但他估计永远也想不到,我真的……”想杀了他!

    这时已经是两天后,东方不败重新制定了新的计划。原本他打算慢慢来,逐步蚕食任我行的势力并取而代之。这才对得起他的实力,毕竟直接杀人并不能得人心。

    但现在,他觉得根本没必要给任我行留后路——对方一开始就没给他留,那他何必客气?的确,他还没把日月教的所有人都拉到他那头去;但全国范围内没有,黑木崖也已经差不多了。

    再来论关键性的武力值高低对比。东方不败承认他在葵花宝典上被任我行坑了一把,但上头的武功却不如任我行预料的那样差。实际上,除去一开始的条件之外,葵花宝典绝对是一流秘籍。他天资很好,不过一年身法和内功都已经飞速提高,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相比之下,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可耗时耗力得多。

    “这事情我会做。”东方不败又补充了一句。卫阳武功的确不错,但他想自己亲手干掉任我行。再者说了,他还需要杜绝其他人保护任我行、戳穿事实真相的可能。“其他长老不足为患,但向问天……”

    卫阳一瞬间就明白了。“你动手的时候,向右使不能在黑木崖上。”也就是说,东方不败认为自己已经有了能媲美任我行的武功,有把握?之前没有这么做,只是因为东方不败没有动杀心而已?“我去引开他。”

    任我行闭关是常事,东方不败只要抓紧他再次闭关的前夕尾随进入就可以动手。因为任我行很多疑,他修炼的地方是个很大的、火药都很难炸动的铜室,里头打翻天了外面都不会听到声响。如果东方不败在那地方杀了任我行,用一个练功走火入魔的理由就可以打发掉剩下的教众。

    而向问天是其中最大的障碍。在所有跟随任我行的人中,他是武功最高的,也是最聪明的。更不用说,他已经产生了某种怀疑……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73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