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79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79

      “也许不需要。”黑衣人先停了下来,但眼睛看着的却是陆小凤的手指。“灵犀一指果然……”

    他没说下去,但陆小凤明白了。“你追过来,只是为了亲眼看我的灵犀一指?”

    宫九被他夹住了鞭子,也只能停住。他也看出来,陆小凤是个好管闲事的性子,就算他想教训这个女人,也最好换一个时机。“恭喜陆大侠,你这是英雄救美,这女人就归你了!”

    陆小凤瞬间哭笑不得。他今天遇到的到底是些什么人啊!

    卫阳在看见陆小凤出手的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小女子谢过陆大侠。”他说,心想还好他的易容术搭配缩骨功已经是超神级别,连声音都可以改变,丝毫听不出破绽。“不过小女子既然自己搅合到这麻烦里,当然不想省事。宫大侠,你说是不是?”他这么说的时候,脸对着宫九,眼睛却瞄着黑衣人。

    宫九脸色变了一变。他觉得自己已经相当厚脸皮,但是现在的女人也这么开放了吗?

    不仅陆小凤一脸意外的表情,黑衣人也一样。他重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人,确信自己之前从未见过。但仔细看起来,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很奇怪,她绝不是海岛上的人……

    “只要你跟得上我。”黑衣人最后开口道,语气里带着一种不易察觉的研究。

    “那还不容易?”陆小凤干咳一声。以他刚才的观察,这个叫卫无衣的女人轻功极高,完全没有施展开就已经和司空摘星有得一拼。相比于上官丹凤用花满楼做要挟让他帮忙,他觉得他开始对这几个奇怪的人更有兴趣了。唔,也许他们搅合进这件事并不是坏事?

    对此反应最大的是宫九。“你竟然真的……?”他气愤之极,鞭子一甩,人立刻不见了。

    卫阳站在原地,在心里默默扶额。好嘛,这能刷吗?这么夹在中间的话,他的宫九好感度肯定永远都是负的了吧?

    ☆、第74章

    第74章 抖m的正确训练

    金鹏王朝的事情本就是一个预先设计好的阴谋,除了陆小凤之外,上官飞燕当然不想要任何人再搅合进去。更何况宫九一鞭子劈了她的轿子,怎么想都不会有好感。再有就是,黑衣人对她不屑一顾,却答应卫阳让他跟着——要知道卫阳现在是个千娇百媚的女人,长得比她漂亮,武功比她高,她深深地嫉妒了。

    “那样正好,”黑衣人对此表示,“她一看就不是在说实话。”此时,他正和卫阳远远地坠在上官飞燕和陆小凤一行人后头。陆小凤轻功当然不错,但上官飞燕还有她的仆从可不是这样,所以跟踪并不难。

    “你怎么知道的?”卫阳不禁提出了疑问。虽然他知道上官飞燕就是在骗人,但真的很少有人能识破她。

    黑衣人哼了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地方。“因为我从不怜香惜玉?”

    卫阳有片刻沉默。这句话加上之前的“男的女的我都不需要”,基本就等于“孤独才是最好的伙伴”。他记得夏洛克就是这样,而夏洛克这么说只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远离危险。那么,现在这个黑衣人呢?

    “这听起来是个好品质,”卫阳最后说,“但无论怎样,我都会帮你。”

    就算正在急速前进的过程中,黑衣人也诧异地望了过来。他嘴唇动了动,却没说话。

    几天之后,地方到了。上官飞燕带着陆小凤进正殿,而黑衣人和卫阳蹑手蹑脚地跟上,贴在隐蔽的地方偷听。上官飞燕用美貌勾引了几个江湖中人,比如说柳余恨之类的,但这些人对他们完全构不成威胁。而且实话说,一个国库中空的败落王朝,自然也雇不起足够的巡逻侍卫。

    卫阳一边听着里头的话语声一边思考。

    按照他的记忆,假扮成丹凤公主的上官飞燕带着陆小凤去见假冒的大金鹏王,说首富霍休、峨眉派掌门独孤一鹤、关中珠宝阎铁珊当年都是金鹏王朝的臣子,却私吞了国库的宝藏,想要陆小凤帮他们要回来,还要让这三人赔礼道歉。

    但实际上,这些都是假话。霍休、独孤一鹤、阎铁珊当年都是金鹏王朝的臣子不错,但他们并没有私吞国库的宝藏,而是好好照管着它们,等着大金鹏王复国时来拿。

    只是大金鹏王胸无大志,根本不想复国,所以躲着臣子,直到自己的那份国库财产花完了为止。他这时候想到,臣子手上还有四分之三的国库财产,于是派上官飞燕去要钱。

    大概是他运气不大好,上官飞燕找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霍休。霍休虽然很有钱,但也很吝啬。从他身上抠出一枚铜钱都能叫他肉痛不已,何况是掏出一大笔钱给一个无能的主子?所以他心生一计,想要除掉大金鹏王,然后再把其他两个人手里的财宝也弄到手。上官飞燕年纪轻轻,本来又心有不平,很容易就被霍休迷惑了。

    所以大金鹏王的钱没要到,要到的是自己侄女的杀手。

    没错,真正的大金鹏王在一年前就被上官飞燕杀死了,上官丹凤也同样。上官飞燕自小就能模仿上官丹凤的声音,又嫉妒上官丹凤没她漂亮没她聪明地位却比她高,所以自己取而代之。陆小凤只见过她假扮的上官丹凤,而花满楼是个瞎子。她只要在见花满楼的时候往自己身上扑过多香粉就可以了,不会有人想到她们俩是一个人。

    所以这整件事综合起来,都是霍休一个人的阴谋。至于他为什么要让上官飞燕找陆小凤解决这件事,除了坐收渔利之外,还有一个原因——独孤一鹤和阎铁珊的武功都很不错。尤其是独孤一鹤,就连陆小凤也必须承认,他的刀剑双杀连西门吹雪也不见得能赢过。

    这其中当然还牵涉到了一些别的人和事,不过主线就是这样。卫阳清楚地记得这些,但就是不清楚为什么宫九冒了出来——按照故事时间,直到凤舞九天时宫九才出场,而那已经是小说第六部了;现在才第一部啊!这么意外真的好吗?

    想到这里时,卫阳没忍住再看了黑衣人一眼。说句实话,这个人挺普通,掉到人群里找不出的那种普通。不过他这时正全神贯注地听里面陆小凤与大金鹏王的对话,眼睛一瞬不瞬,特别专注。这让他看起来带上了一种难以述说的魅力,就和夏洛克……

    卫阳没忍住敲脑袋。奇怪,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一直在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人身上找与夏洛克的相似之处啊?

    就在这时候,里头传来了大金鹏王的笑声:“好好,丹凤,去拿珍藏的波斯美酒,我要好好招待陆小凤和花满楼!”

    这就是要换地方了。两人一跃而起,从正殿屋顶上往偏殿摸过去。

    “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假的?大金鹏王?”卫阳明知故问。

    黑衣人皱了皱鼻子。“再听听他对花满楼说什么就知道了。”他停了一下,又说:“照我看,花家七童倒不见得是被要挟的。”

    卫阳真的惊讶了。“你怎么知道?”他觉得他最近问这句话的频率特别高。

    “听说花满楼脾气很好。”黑衣人很快回答,“就连陆小凤都相信上官飞燕,何况她?只要她说也是迫不得已要陆小凤帮忙,花满楼肯定会帮她的。”

    卫阳张口结舌。他想说他已经提醒过花满楼,但随之考虑了一下花满楼的性格,不得不承认这是真的,现实也证明了这点——只要有一点儿希望,花满楼都愿意相信别人。“他就是人太好了,”他没忍住低声抱怨,“但我还是不明白,你怎么知道的。”如果是夏洛克,不可能知道这么多;难道真和系统显示的一样,黑衣人和宫九都来自无名海岛,别人没听过他们、他们却了解别人吗?

    黑衣人又看了他一眼,但没回答他。因为在他们说话的当儿,偏殿里已经上了酒。黑衣人附身下去,揭开了一小块琉璃瓦,露出一条缝。

    “假的。”他皱着鼻子说,“波斯的葡萄酒可不是这味道……是糖水。”然后他似乎从缝里看到了什么东西,几乎无声地说:“演得不错,我都要被骗过去了。我猜,她一会儿肯定要和陆小凤和花满楼说,感谢他们在大金鹏王面前装作喝到了好酒。真奇怪,她做得这么蹩脚,大金鹏王怎么看不出,他们已经完全没有钱了呢?”他语气里显而易见带上了嫌弃。

    卫阳已经不想问黑衣人到底是什么鼻子了。虽然以他自己的眼睛来看,他也觉得这点很明显。但他是和在夏洛克在一起之后才训练出的这种观察力,当然不能指望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还是个冒牌货的大金鹏王也能达到这种程度。

    黑衣人把琉璃瓦盖上,抬眼看着卫阳。“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想说哪个方面?”卫阳决定洗耳恭听。他越来越发现他对黑衣人缺乏了解,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听对方自己说。

    “这个大金鹏王啊!”黑衣人不假思索地回答。“你也听见了,他在正殿时对所谓的乱臣贼子相当义愤填膺,好像一拿到钱他就会去复国。但如果他真有那种魄力,为什么会连自己财政情况差到这种程度也无法察觉?”

    “也许你把他想象得太聪明了?”卫阳提出疑问,“也许他满心满脑都被叛臣占据了,根本没注意到现实?”

    “这是一种可能。”黑衣人直起身,开始在屋顶上踱步。他脚步很轻,踏在滑溜溜的琉璃瓦上无声无息。“但我们都见过霍休,他显然不蠢。”

    没错,在他们一大堆人遭遇的时候,地点正好在霍休的小屋前面,当然全都见过。“然后?”卫阳问。

    “如果他真是金鹏王朝的臣子,他也不会把钱给这种君王的。”黑衣人下了个论断,“这钱显然有去无回,而我听说他抠门得很。”

    这特点连现在的陆小凤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听说的啊!卫阳在心里犯嘀咕。知道得是不是太多了一点?“我觉得这只是因为你一开始就不信上官丹凤,所以猜测都朝着别的地方去了。”

    “难道你信她?”黑衣人反问。“她看你的样子可不像一个公主会有的表现。”

    卫阳眯眼。他现在看出黑衣人的观察力实在一流,因为对方这么说,就肯定注意到了上官飞燕对他的嫉妒,虽然只是一瞬间。“女孩子总是爱美的。”

    黑衣人终于没忍住瞪他。“我现在怀疑你真的是想帮我吗?”他说,但很快又转了话锋:“把这地方走一遍就知道了,我相信这里还有更多线索。”

    “不用了。”第三个声音突然从天而降。话音未落,宫九就落到了边上,黑色鞭子缠在腰间。“无名说得没错,上官丹凤不值得相信。”他说,“因为她根本不是上官丹凤。”

    宫九这样的人当然不可能真的负气出走,所以卫阳对他的出现并不惊讶。而就在他刚想问为什么的时候,就突然注意到宫九脚边上落了一圈尘土。

    不会吧?上官丹凤被上官飞燕鸩杀,然后埋在了一个偏僻小院里。这么说来,难道上官丹凤的尸体被宫九找到了?

    事实的确如此。

    卫阳站在土坑边上,看着里头露出来的人。因为中毒的缘故,上官丹凤的脸和嘴唇看起来都是青色的,但依旧完好。不仅如此,手指敲上去的时候,她的皮肤就和干硬的木材一样砰砰作响。

    “这个才是真的上官丹凤。”宫九得意地说,指了指被他定在边上的上官雪儿,“不信你们可以问她。”

    上官雪儿是个鬼灵精,上官飞燕的妹妹,但毕竟只有十二岁。宫九又不是陆小凤,能好言好语地哄她说实话——真正的上官丹凤脚趾有六个——此时她一脸都是泪。不过这次,就算是卫阳,注意力也不在她身上,只看着黑衣人检查尸体。

    “死了接近一年,”黑衣人已经划开了她的鞋底,一脸沉吟,“果然是六趾……”

    卫阳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因为宫九又开口了:“怎么样,女人还是没我可靠吧?”他一边说一边冲着黑衣人抛了个媚眼。

    卫阳差点脚底一滑。他到底是怎么成为宫九的假想情敌的?或者说,宫九到底为什么单方面地在追黑衣人?就算宫九是个抖m,也不可能任何人都能s他吧?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79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