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80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80

      “女人至少比你安静。”黑衣人头也不抬,语气相当不耐烦。“你太吵了,脸转过去,闭嘴!”

    “可我只说了……”两句话!这话宫九没说完,因为他接到了黑衣人凌厉的一瞥。不过他一点也不觉得被扫了面子,顺从地转过身,脸上还浮现出一种如梦似幻的满足神情。

    救命!怎么看起来,宫九在边上说话是故意的?他就是为了这么一刻?这抖m已经从身体征服上升到精神征服了吗?卫阳一脸黑线,森森感觉未来堪忧。

    ☆、第75章

    第75章吃醋的错误姿势

    给上官丹凤验过尸,一行三人直奔后殿,去找那个假冒的大金鹏王——他刚刚招待完陆小凤和花满楼,正在休息。无论是卫阳、宫九还是黑衣人,武功都远高过柳余恨等人,轻轻松松就摸了进去。而且黑衣人还随身带了些无色无味的迷药,事先放倒了大金鹏王,以免打草惊蛇。

    结果很简单,这个大金鹏王脚上没有六趾。

    “假的,全是假的!”黑衣人果断地下了结论。“大金鹏王常年养尊处优,这个人却是近一年才过上了好日子。按照时间来推算,真的大金鹏王和上官丹凤差不多是同时死的……是上官飞燕!”

    卫阳全程围观了黑衣人怎么用一个小巧的筒形放大镜检查指甲皮肤等等的细节,觉得黑衣人活脱脱一个夏洛克再世,除去名字和样貌之外。但问题在于,除非对方自己露出马脚,否则他不可能根据经验推断黑衣人就是夏洛克——他手里一点实际证据都没有,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的记忆。

    “这简直就是小菜一碟!那我们现在去抓住她!”宫九说着就要出门。

    “不,她只是个棋子,我们需要抓住的是她背后的黑手。”黑衣人出声阻止。他从身上摸出另一个瓶子,用里头的液体抹在了那个假大金鹏王的鼻子底下。“好了,等他们来叫他吃晚饭的时候,绝不会被看出破绽。”

    卫阳盯着那瓶子看,而宫九眼睛发亮:“当然,上官飞燕一个人做不到这种事。你已经知道是谁在背后操纵她了,是吗?”

    “我想她肯定养了不少鸽子。”黑衣人把瓶子重新收好,站直身体。他的言下之意很明显,谁和上官飞燕联系,谁就有可能。

    “鸽房就在不远的地方。”宫九飞快地回答。在卫阳和黑衣人偷听的时候,他已经摸清楚了整块区域。这很正常,只不过他说完之后还是没忍住用得胜的表情去和卫阳示威。

    卫阳根本不打算接宫九的挑衅眼神。他现在觉得很糟心,当然不是为了金鹏王朝这档子事。

    因为他现在几乎能肯定,这个黑衣人就是夏洛克。但为什么夏洛克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难道系统匹配出错,让夏洛克的思维附到了一个错误的人身上,造成了记忆部分缺失的后果?或者他们遇到的时间晚了,夏洛克中间出了个什么意外?又或者,还有什么他联想不到的原因?

    反正不论是什么缘故,他现在都有好几个额外问题。第一,一个不知怎么的忘掉了一些东西、又多知道了一些东西的侦探;第二,一个性格变态、实力很强、很难对付的宫九;第三,谁能告诉他,侦探到底怎么在这种情况下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给他找了个变态做情敌?效率未免也太高了吧?

    ——系统你必须在玩我!

    卫阳在心中愤怒咆哮,还得控制着脸部表情。他自认在这方面已经做得不错,但黑衣人还是多看了他两眼:“为什么你一直不说话?”

    “我无话可说。”卫阳保证这句话口是心非。难道他会说,他现在特别想冲上去抓着黑衣人的领子摇晃、还想用一种怨妇表情和语调逼问“你这负心汉一天不看着你就去勾搭别人倒回来居然还把我给忘了”吗?

    “是吗?”黑衣人——不,负心汉夏洛克——十分怀疑。

    卫阳觉得对方再这么问下去他一定要忍不住爆发。但是没实现,因为宫九不高兴了:“为什么我说话你就嫌我吵?她说话你就不觉得?”

    夏洛克在宫九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难道你不就喜欢这样?”

    显然这不是真实答案,但宫九满意了。“这倒是真的。”他露出了个甜蜜的笑容。

    在一边看着的卫阳这回不是黑线,而是要暴躁了——当着我的面和别人秀恩爱,有这么做cp的吗,啊?什么?演戏?我也知道是演戏,但还是很暴躁啊!

    不管怎么说,气氛诡异的三个人依旧到达了鸽房,期间没有惊动任何人。夏洛克一看到线索就走不动路,马上就把其他两个人忘到了一边。宫九还在得意洋洋,而卫阳看着夏洛克用放大镜观察鸽子的羽毛爪子等等细节,拼命地想夏洛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系统给出的资料来看,夏洛克显然一穿越过来就在无名海岛上。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夏洛克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摆平了宫九,使后者对他死心塌地。因为卫阳觉得,相比于系统出错的可能,夏洛克在别的外力下失忆的可能性小到几乎没有。

    无名海岛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乐子——案子——可以找,至少现在没有。然后,夏洛克就听说了陆小凤以及他破的几件案子。就算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他卫阳,但还是保留着他那种没案子就会无聊到发疯的性格。

    所以夏洛克想找到陆小。一较高低是一种可能,最大原因还是他太无聊。宫九自己也说了,他是跟着来的,也验证了这种猜想。

    卫阳觉得,这是他所能设想的最科学可能情况了。而且现在追究为什么出问题已经没有意义,重要的是,怎么样才能让夏洛克恢复正常。

    “黄土……来自高原,最可能是陕西。”夏洛克完全没注意他,只捻着指尖细细一小撮灰尘。“可是,陕西?”他一脸怀疑。

    卫阳默默地看了一眼,他觉得夏洛克手里的鸽子显然是给霍天青的。霍休用钱财和权势引诱了上官飞燕,而上官飞燕用美貌勾引了霍天青,当然需要信鸽联系。霍天青正是关中珠宝阎家的管家,表面上听命于阎铁珊,就在陕西。他这么想完,系统白字就验证了他的正确。

    夏洛克检查完一只,就在它爪子上涂上某种无色液体,再抓起了另一只。等他挨个儿检查完之后,地区范围已经扩大了嘉兴、杭州、山西等等地方。“看起来上官飞燕的男人不少,”他下了个论断,嘴唇皱起来,“还有几个女人,但我想她们和这案子没关系。”

    当然有几个女人,因为上官飞燕是红鞋子的成员,而红鞋子是个里头全是女人的神秘组织,卫阳继续心想。

    “像她那样的女人,很明显觉得男人都该跪在她裙下。”宫九似乎也对上官飞燕不抱多少好感。“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们各取所需。”

    卫阳没忍住看了宫九一眼。原来变态正常的时候也聪明得很嘛!

    “那不是重点。”夏洛克谁也没看,显然还在思考。他最终下了个结论,“没有四川,至少峨眉派独孤一鹤肯定是无辜的。”

    “所以我们接下来去陕西?找阎铁珊?”宫九问。“珠光宝气阁可比霍休容易找多了。”

    夏洛克一时没说话。“我听说霍休有座小楼就在珠光宝气阁后面的山上。”

    宫九扬了扬眉毛。“你怀疑霍休?但不管怎样,过去看看就知道了,不是吗?”他意有所指地扫了一眼夏洛克。夏洛克刚才在鸽子爪子上涂东西,很明显能借此确定和上官飞燕有联系的人是谁。“话说回来,我觉得,就算是四川唐门,也不见得能比过你刚才下药的功夫。”

    显而易见,这话是说给卫阳听的。因为卫阳刚刚在屋顶上时一直在反驳夏洛克的结论,而且理论上对夏洛克应该没多少了解。但实际上,卫阳已经从放大镜、药水以及各种细微的习惯上确定了他的猜想。

    “没错,无名这一手果然出神入化,而且真是聪明极了。”卫阳觉得他真的暴躁了。不就是夸夏洛克嘛!谁不会?

    夏洛克目光从宫九脸上转过,定在卫阳身上。他突然皱了皱眉,大步走过来,一把抓住卫阳的肩膀,贴近,然后……从上到下闻了一遍。在闻脖子的时候,他的脸简直要贴到卫阳的脸侧和脖颈皮肤上了。

    “诶诶诶!”宫九有点儿气急败坏。他还没见夏洛克这么做过,理所当然地觉得这是卫无衣使了什么手段,引得夏洛克靠近她。“你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卫阳表示他很无辜。夏洛克这么做又不是第一次了,当年他就是被这么判断出男友不怎么在意他的。至于这次……他的化装哪里出了问题,被夏洛克发现了?不至于吧,他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就漏了馅?

    夏洛克抬起头,眼里闪过一道流光,显然的确发现了。但他说出口的却是:“这地方没什么好看的了,去陕西。”

    因为这件事,一路上鸡飞狗跳。宫九无时无刻不想给卫阳一点教训,而卫阳除了躲过之外,开始更注意他的化装——没问题啊?夏洛克该不是故意诈他、才露出那种“我发现你的秘密了”那种表情吧?至于夏洛克自己,淡定得就和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几天之后,他们到达了珠光宝气阁。鉴于他们三个在江湖上都没什么名头,实在不容易让阎铁珊给他们下请帖,所以只能照老办法,偷偷溜进去转一遍,看看有没有可疑之处。

    只不过,在卫阳转到花园附近的时候,正好看到几个人坐在湖心亭里,还有几个人朝着湖心亭的方向走去。

    以他的眼力再加上系统,很轻易地知道,亭子里坐着的是陆小凤、花满楼、霍天青,还有一个是阎家的西席兼任清客,苏少卿。不过这是个假名,他的真名是苏少英,峨眉派独孤一鹤的弟子。至于走过去的几个人,领头的正是阎铁珊。

    很显然,他这是撞上了同样来调查的陆小凤一行人,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卫阳心忖。然后他马上想到,陆小凤既然已经在这里,他拜托帮忙的西门吹雪也肯定到了,只不过还没出现——

    “你既下了山,为何不告诉我?”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从卫阳侧面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柄乌鞘长剑。剑的主人显然也没打算把他怎么样,因为那剑并没有出鞘。

    卫阳一下子就判断出这剑碰不到他,所以站在原地没动。“你怎么也来了?”

    “你来了,我如何不能来?”那声音说,似乎带着笑意。剑被收了回去,一个白衣人出现在卫阳的视野里。

    “目标二号,西门吹雪。性格孤高绝世,剑法孤高绝世。同为剑客,与你惺惺相惜……”

    系统如是说,但卫阳脸裂了。惺惺相惜的表达方式就是看见你先用剑打招呼,哪里不对吧?

    ☆、第76章

    第76章我的基友是剑神

    西门吹雪原来落在塘里荷叶尖上,在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就上了岸。他把长剑别回腰间,这才认真打量卫阳:“几年不见,你的手艺倒是进境不小。”他意有所指地扫过卫阳的脸,又问:“你的剑呢?”

    “好像落在哪里了。”卫阳回答,心想幸好他知道剧情,聪明地没带他的剑。否则,两人都用剑,你有剑,我也有,我们都在这里——接下来不就是赌上性命的决斗了吗?他才不要!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80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