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85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85

      所以当卫阳睁开眼时,看到朦胧的窗纸毫不惊讶,看到清醒的夏洛克也毫不惊讶。但这两样结合起来——清醒的夏洛克站在他房间朦胧的窗户边上——时,他就很惊讶了。

    “你又没睡?”卫阳揉着眼睛爬起来,心想阎铁珊不愧是关中富豪,匆忙间布置的客房也极其舒适,简直没挑的。

    “再晚一点,我就要把你从被窝里拖起来了。”夏洛克头也不回地回答,他似乎在专心凝视着天边的朝霞。

    卫阳打了个无声的呵欠,开始换衣服。等这事情做到一半,他的思维才逐渐回笼:“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他有没有防备不提,系统这次是不是给夏洛克配置了很高的轻功?

    夏洛克背对卫阳,闻言扁了扁嘴。他才不会承认,他就等着卫阳睡着就摸进来了呢!了解基于相处,就算是推理也需要事实依据的。话说回来,就算是他,也不打算一辈子守着推理当爱情用啊!

    不过卫阳并不真的指望得到一个答案。“但这样也不错。”他一边嘀咕,一边穿鞋子。

    “什么不错?”夏洛克侧过半个脸问。卫阳觉得有人一晚上盯着自己睡觉,感觉不错?他的理解没出问题吧?

    卫阳不知道夏洛克在想什么,还在专心致志地对付他的鞋子。“你还在这里啊!”他停了一下,又补充道:“我睡着之前还想,说不定今天一睁眼,我就发现你自己跑到小楼里去了呢!”

    夏洛克一时间无话可说,因为这的确是他会做的事情。如果他不是被别的事情——卫阳的事情——吸引走了注意力,他的确宁愿一个人行动。

    “所以现在挺好的,”卫阳对着镜子照了照,确定已经把自己打点好了,“一起去吃个早饭,然后上山,嗯?西门吹雪也……”

    这句话的后半句消失在外头传来的一声剑吟里。卫阳推开房门,毫不意外地发现院子里落了一地飞花。一个白衣人正在收剑,还有隐隐剑意围绕在他周身,沉重肃杀。

    西门吹雪,毫无疑问。他们几人的住处挨得近,在同一个园子边上。

    “你们也起得太早了!”卫阳顺口打了个招呼,“太阳都还没出来呢,为什么我有一种赖床了的感觉?”

    “你们?”西门吹雪扬眉,然后就看到了第二个人,夏洛克。换做是陆小凤,对夏洛克一大早出现在卫阳的房间里一定有很多话要说,而他只是多看了一眼,就没有其他反应了。

    虽然被发现了,但卫阳一点也不心虚。昨晚上什么都没发生,他怕什么?“走吧……”

    “我不吃早饭。”夏洛克飞快地打断他。“那只会影响我思考。”说完这句话,他就从卫阳身边越过去了。

    又是那套消化的胃会分走脑部血液的理论?卫阳看着夏洛克的背影直叹气。他还想趁着夏洛克失忆的时候骗他吃点东西呢,结果这个居然没忘?

    “他好像等不及了。”西门吹雪走近,顺着卫阳的目光看去,很客观地陈述道。

    “别介意,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是针对谁。”卫阳只能替夏洛克解释,虽然他不知道有用没用。

    西门吹雪看了他一眼,目光略有深意。“如果早晚都必须解决,那还是早点好。”

    鉴于此,虽然阎铁珊让人准备的早餐也很丰盛,但卫阳只随便扒拉了两口,而西门吹雪依旧是他的标配——两个水煮蛋一杯白水。陆小凤连连说他不会享受,一脸暴殄天物的样子。但最后,陆小凤还是记得让他们都小心,他和花满楼会在外面看着的。

    三人一起出了门。天还早,风中寒意很重,林间飘散着木叶的清香,还弥漫着潮湿而冰凉的水雾。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们到达半山腰的小楼前时,身上的衣服依旧干干净净,一片草叶都没沾到,一块衣角都没打湿。

    小楼上点着灯,不知道是夜里的灯没熄,还是知道他们会来而特地点上的。他们一路上一个人都没看见,楼前空地上却倒立着一个人,而且不是霍休。

    “你们可算来了。”宫九单指撑地,脸色却很正常,不见红也不见青。“我以为你们昨天就会来,没想到却让我等了一晚上。”

    这话说完,他一个后空翻,稳稳地站在了地上。然后卫阳发现,宫九身上已经不是昨天那件被抽坏的粉衣,而是换了一身白衣。非要仔细形容的话,还是一身看起来非常修身合体、衬得他潇洒倜傥的白衣。

    如果有春心萌动的女人在,说不定一眼就被勾去魂儿。但在场只有三个男人,而且还是三个完全get不到这优点的男人——第一,他们自己的条件就不差;第二,有两个完全不解风情;第三,剩下的第三个觉得他根本是顺带的——

    卫阳默默地瞅了夏洛克一眼。他觉得在宫九说“你们”的时候,一定只在说夏洛克——夏洛克从没有耐心等,宫九不可能发现不了这点。而且这件事反过来也能解释——夏洛克一定知道宫九不好甩掉,所以对宫九暂时消失这件事没有任何反应。

    他还担心目标一号不小心就消失……看起来果然是他太天真了吗?卫阳干巴巴地想。

    西门吹雪不说话,夏洛克只问了一句:“昨晚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有的话,我就不用这么无聊地打发时间了。”宫九一边说一边甩了甩手,语气嫌弃:“里头的东西最好值得我等这么一晚上。”

    夏洛克对此不置可否。他越过宫九身边,看向漆成朱红色的大门。门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除了上边写着“推”这个大字之外。他上下左右看了一遍,直接伸手就推开了门。

    “等……诶?”宫九一开始还想让夏洛克小心,结果门里头毫无动静,顿时惊讶起来。“机关呢?”

    “里面的不知道,但门口的这个,他不写我也要推的。”夏洛克平淡道。

    这是当然,他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看大门。宫九刚想表示同意,就听见夏洛克又说:“但这谜题一开始很无趣。”

    卫阳额上顿时挂了一滴冷汗。以他的观察,大门的确没有机关。夏洛克想必也看出了这一点,才觉得霍休的小楼有可能是在故弄玄虚吧?毕竟从挂羊头卖狗肉这点来说,的确很无趣,因为夏洛克本就是冲着机关来的。

    门里头是宽敞曲折的通道。四人鱼贯而入,一路上没有看到任何不同寻常的东西。直到走了一阵后,他们到了一个转角处,一个大字写着“转”。

    “现在呢?”宫九又问。虽然他还是觉得霍休在卖弄,但他的好奇心已经被吊了起来——他想知道夏洛克怎么解决这些机关。

    夏洛克脸上的表情变了,眼睛里微微闪着光。“迷宫,”他显然对这个有点兴趣,“九转迷宫。”他突然从身上摸出一把钢珠,朝着前方的直路撒去。这些钢珠都是中空的,上边有条细缝,里头装满更小的空心钢珠。只要一碰撞,它们就会叮叮当当地响起来,声音非常大。

    如果卫阳平时看见这玩意儿,他好奇的一定是夏洛克怎么把这些玩意儿藏在身上而不发出声音的,而现在他更关心结果。按照他对机关的设想,他觉得肯定会有乱箭、钢钉、毒药、暗器、滚石之类的玩意儿,他都已经准备随时跳到岔路上去了。

    但从钢珠传回来的声音判断,它们只是滚到了不同的路上,然后滚啊滚啊就消失了,再也听不到回声。显而易见,前头是个单纯的迷宫。

    “看起来霍休有把正确答案挂在外面的奇怪爱好。”夏洛克的表情又变成了无趣,“不过这倒是个很妙的心理战。”虽然感觉很对不起他的智商——他本准备在破解高危机关上烧一把智商的,结果没派上用场,这种感觉真是糟糕。

    这回连宫九都不想发表意见了。四个人转上岔路,继续沉默地往前走。拐过几个弯后,他们走上了一个石台,迎面的墙上写着“停”。

    这回没等夏洛克动作,西门吹雪就削了一块石板地扔过去。显而易见,他也觉得这种陷阱无聊极了。因为这些提示的字都是刻在门上或者墙上的,所以就算霍休知道有人闯了机关,一时半会也改不了。也就是说,他们停了下来,就应该是安全的。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真碰到了机关,他们四人中间就没有功夫差的,干脆拆了这小破楼得了!

    前头果然有机关。那石板还没落地,四人就都听见了机簧扣动的声音,一个个警戒起来。然后下一刻,万箭齐发,石板在他们面前被射成了石屑,片片崩飞。地面随即掀了起来,露出下面一个黑黝黝的水池子,水面还在泛着绿光。

    夏洛克抽了抽鼻子。“尸油。”他露出一副嫌恶的表情,“毒性很强,手上沾一点就要砍掉整只手臂才能保命。”如果人掉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卫阳看看左边的夏洛克——这机关真老套、毫无新意,又看看右边的西门吹雪——我也知道这是尸油、不劳烦你解释,再看看侧边的宫九——你们俩怎么把事情都做完了、我都还没出手呢!

    辨认出这些心理活动之后,卫阳控制不住地脸裂了。他们这种组合真的是来抓霍休、或者是对付机关的吗?确定不是来强拆房子,啊?

    ☆、第82章

    第82章策反的错误姿势

    就在这当口,石台慢慢下沉,四个人到了一间六角形的石屋里。屋子空荡荡的,只中间有张石桌,上书一个大字“喝”。桌子正中摆着两碗酒,是上好的泸州大曲。

    卫阳辨认了一下空气里的味道。有种若有似无的香味,不是酒。系统即刻提示他,是某种销魂香。他当然知道这个,而且他同时还知道,解药就在酒里。可问题在于,他们四个人中有两个是不喝酒的啊!

    还没等卫阳想出个所以然,宫九就已经拿起了其中一碗,喝了一大口。“好酒,霍休的钱总算没有白花!”他也不去拿另外一碗,而是顺手就把手里的碗递向夏洛克,“两人一碗,正好!”

    卫阳的脸绿了绿。宫九的意思是,他和夏洛克喝一碗,而他卫阳和西门吹雪喝一碗?当他们都是死的啊!自作主张也要有个限度好吗?

    “我不喝酒。”西门吹雪冷冰冰地拒绝了这提议。比他声音更冷的是他手里的针——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几根针灸用的长针,自己给自己扎好了。这么点时间他已经做好了这些,可见反应极快医术极高。

    至于夏洛克,他没有第一时间出声的原因是他正在闻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着他自制的药物,醒神解毒,这下就派上用场了。“我也不喝。”他长吸了一口,才这么说。

    此话一出,两人都斜了对方一眼。夏洛克看的是西门吹雪身上的针,而西门吹雪看的是夏洛克手里的嗅瓶。必须要提的是,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很难形容。

    很好,中医西医现场pk了一把,不分胜负,卫阳默默心想。

    宫九看看夏洛克,又看看西门吹雪,一脸意兴阑珊。“你们竟然都不喝酒?”他语气惋惜,又转向卫阳,“你学剑,所以你也不喝?”

    “不,我喝。”卫阳果断道。“好酒怎么能错过!”开玩笑,西门吹雪看起来很想也给他扎几针,而夏洛克肯定会爆发的——那还不如喝酒,是不是?

    他一气喝光了另一碗酒,宫九十分惊讶。“你酒量不错?”

    “相当好。”夏洛克冷不防插嘴道。他当然知道卫阳为什么选择喝酒——避免在他和西门吹雪的方法中做选择——所以颇有点没好气。

    但最震惊的是西门吹雪。“真的?”学剑的要学好,手要稳,心要静,反应要机敏,精神要专注。酒无疑是这些要求的大敌,所以他滴酒不沾。但卫阳不仅喝酒,还喝很多酒,那他怎么能学成倾世的剑法?

    “如果你住在我那种地方,不喝酒就真冻成雪人了。”卫阳回答。雪山常年冰封,他的内力还是冰雪系的,可他又不是个真的雪人!紧接着,他手一扬,碗在空中划出半道弧线。里头剩余的酒液一瞬间凝结成了白霜般的冰晶,砸在石壁上时声音特别清脆。“而且如果不喝,砸了岂非浪费?”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85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