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86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86

      其余三人定睛一看,注意到碎裂的碗底上居然有个字,“摔”,顿时都明白了。

    石壁移动起来,露出后面的暗阶,看方向还是往下。小楼从外面看没有多大,这地方显然已经进入到了山腹中。暗道里头没有灯,但下了几十个阶梯之后,前面突然映出来一片珠光宝气。

    这是一个非常开阔的石室,方圆数十丈。到处都堆满了刀剑武器以及成山的金银珠宝,那些光正是它们在火把下的反光。

    “霍休果然富可敌国。”宫九向前一步,眼睛里闪着光。他当然不是没见过钱的人,事实上他可是四个人之中最有钱的;但他想夺位,花销也是最大的,自然显得最有兴趣。但他马上意识到其他三个人都没动,又不着痕迹地退回来。“不过他在这里留着四个老头做什么?我看他们一点武功也不会。”

    的确,他们进门以后一个人也没碰到,而这里却突然出现了四个人。看起来不像陷阱,因为这四个老头都穿着滚龙袍,坐着金龙椅。除去有四个皇帝的错觉之外,他们看起来没有任何威胁性。

    “四个假冒的大金鹏王。”夏洛克眼也不眨地说。真的金鹏王已经死了,阎铁珊还说过有人试图冒领财产,所以他能肯定地下这个结论。

    那四个老头原本各做各的事情,闻言顿时激动起来。

    “我是真的!真的!”

    “胡说,我才是真的!”

    “你们给个良心话,他们都是假的!”

    卫阳被吵得脑仁疼,赏了他们一人一记独家寒冰手。四人姿势各异地僵在原地,世界总算清净了。“我只知道一件事,霍休不在这里,而且看起来出去的机关要从外面打开。”

    他说得没错。他们下来的那条暗道上,石门已经无声无息地合上了,倒回去肯定不行。而他们对面的石壁上有条方形的缝,看形状像是道门。

    宫九走过去,用手敲了两下石壁,然后笑了。“不过三寸来厚,”他连鞭子都没摸出来,直接转动手掌:“关住这些废物当然足够,但对我们来说,这有何难?”

    四个老头闻言目眦尽裂。但话音未落,宫九一掌劈下,石室顶上顿时震下来不少灰尘。他随意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神情轻松。下一刻,石壁就在他面前崩裂出放射状的痕迹,然后轰隆隆地塌了一地。

    尘埃落定,露出了后面的又一条甬道。只不过石室的其他地方也坏了一半,绝对需要重新修葺了。

    “浪费力气。”夏洛克冷静评价。

    “幸好没把我们一起埋了。”卫阳一脸黑线。他就知道会变成拆房子——不,现在是拆山头了!

    西门吹雪继续不说话。他现在几乎能肯定,宫九的内力是他们之中最高的。再加上身体自愈能力极快,简直有种无懈可击的感觉。但人看着很不靠谱啊……

    另外就是总是穿黑衣的那个。态度很不客气,似乎只有卫阳能理解,并且会在黑衣人说出某些话之前先制止黑衣人。武功未知,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眼光很敏锐,医术应该也很高明。最后还有一点,对方似乎对他有种莫名其妙的敌意?

    至于卫阳,会喝酒一开始的确很令人惊讶,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但双手鞭子再加上酒,出乎他所有的意料之外,他越来越有兴趣了。

    所以,相比于霍休,西门吹雪更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宫九是从哪里来的?卫阳和黑衣人似乎很熟稔,难道之前就认识?

    算来算去,他这次出门还真是值当啊!

    这当儿,宫九已经几步窜进了通道里。“过程无所谓,重要的是结果,不是吗?”

    通道尽头是扇门。霍休坐在里头,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蓝衣,正用个破锡壶在红泥小火炉上温酒。之前的动静很大,弄得半个山头都在晃,他不可能没察觉。但他依旧坐在那里,似乎只等着酒温好。对于四个不速之客,他唯一的反应就是:“我的酒可不够这么多人喝的。”

    按理来说,以他们破解机关的动静,霍休改不了机关设置,想跑还是没问题的。现在他一派悠闲地坐在地上,要么就是霍休已经做好了慨然赴死的准备,要么就是还有机关在等着他们。而照霍休的行事风格来看,前一个根本不可能。

    这道理四个人都知道,但没一个说出口的,只都悄心留意着上下左右。

    “你就是霍休?”夏洛克明知故问。他已经看出来,这整个房间就是个机关,唯一的出口在霍休脚下。但他不担心他们被困在里头,因为外面也能操控机关,而陆小凤和花满楼都不是吃素的。

    “我原本只打算招待一个人,你们却来了四个。”霍休叹气,默认了问话。

    “因为你原本只想叫陆小凤管这件闲事。”夏洛克说。“你第一次看见我和宫九的时候很震惊,就是因为这是个意外,而不是因为你没见过我们。”

    “我的确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人和陆小凤一样爱管闲事。”霍休承认。

    “你太着急了。”夏洛克微微撇着嘴,“上官飞燕第二次找上陆小凤的时候,你说有美女左右相陪,就是故意激将陆小凤吧?”

    “就凭这个,你一开始就怀疑我?”

    “你不觉得巧合太多了吗?陆小凤找你喝酒,一路使的轻功。他轻功那么好,被柳余恨发现也就罢了,上官飞燕的轿子竟然也能及时赶到?一次是偶然,两次呢?你说你没有通风报信,我是不信的。陆小凤没怀疑,只不过因为柳余恨三人之前刚砸了你价值万金的屋子。作为朋友,他当然不觉得你有问题。”

    霍休默然。陆小凤对朋友一向不错,他当然知道,所以才出的这苦肉计。

    “还有上官丹凤的尸体,我不知道该说是处理得太好,还是处理得太草率了。”夏洛克一边说一边摇头。他见过的尸体难以计数,凶手通常还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毁掉尸体可能带有的证据;结果上官丹凤呢?尸体就和进了冰库一样,甚至比冰库还完好。至少,他还没碰上受害者死了一年、尸体还能栩栩如生的谋杀!

    “你就是从她的六根脚趾知道大金鹏王是假的?她有六根脚趾,也不代表大金鹏王有六根脚趾吧?”霍休又问。

    “原本只是猜想。”夏洛克直接承认了,“但阎铁珊肯定了这点。”

    其实他知道,六趾是x染色体显性遗传。上官丹凤既然有六趾,那她的父母之中就至少也有一个有。若是普通人家还比较难判断,但皇家就明摆着了——如果皇室基因是正常的,王子就不会娶一个六趾异象的夫人,或者说可能性很小;排除法可知,遗传六趾的只能是皇室自己的基因,也就是金鹏王本人。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霍休又叹了口气。“那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还在这里?”

    夏洛克很快地瞥了他一眼。“我们四个人,你之前就见过三个。我们武功如何,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至于第四个,我想你也认得出来。”

    “西门吹雪。”霍休苦笑。

    “要么你知道你跑不掉,要么你想和你的财宝死一起。”夏洛克语气平静。

    “没错,左右都是死。”霍休点头,“这屋子就是个机关,你却不提,是不是因为外面有人接应你们?”

    夏洛克没忍住白了他一眼。他们这边的人没全部进小楼,答案不是明摆着的吗?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卫阳没忍住问。他怎么觉得霍休绕来绕去,根本没说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难道是在拖时间?

    “我精心计划这么久,如今功亏一篑,只能自认倒霉。”霍休说。“你们几位都还年轻,又这么聪明,将来肯定比我厉害。”

    卫阳觉得这话味道不大对。转而拍他们马屁是什么意思?

    “我对你的钱没兴趣。”还没等他说下去,夏洛克就直接拒绝了。看他的表情,活脱脱地写着“这手段也真无聊”。“如果你想说以钱换命什么的,我劝你还是省省。”

    霍休的表情就像是突然被一个迎面而来的锤子砸中了似的,刚才的从容镇定一瞬间不翼而飞。

    卫阳突然悟了。霍休这只老狐狸,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们一群人,只能忍着肉痛出此下策——用财宝从内部策反。只要有人心动,他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甚至有可能,如果他们两败俱伤,那些钱还都是霍休的,不会少一分一毫。

    但这招对夏洛克一点用都没有,夏洛克只喜欢刺激和谜题。而他,霍休要是许诺给他几个好感度他说不定会心动,可惜这永远不可能发生。西门吹雪更不是那种能用钱收买的人,再说了万梅山庄本身产业也不少。剩下的只有宫九——

    “你们都看我做什么?难道就我脸上写着‘我很穷我很缺钱’?!”接收到其他三个人齐刷刷的目光,宫九顿时大怒。次奥!他不就走快了一步而已,至于这样吗?

    ☆、第83章

    第83章错误遭遇红鞋子

    一天后,珠光宝气阁。

    独孤一鹤终于到了。不过这时候已经不需要他去验证青衣第一楼是不是在霍休的小楼里,而只剩下如何处理霍休以及他的那份财产。

    后者比较容易,因为霍休很神秘,基本没人见过他。只要拿到印信,就能接手处理他的银号店铺。相比之下,前者就是个麻烦了。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虽然霍休想要置我们于死地,但他不仁,我们也不能不义。”独孤一鹤说。“何况他现在已经被关起来了,实在没有必要再下杀手。”

    在霍休的最后一计失败之后,他就被关在了那个机关里——一个从外面锁死、里头就无法突破的大铁笼。机簧部分已经被完全损坏,就算是朱停朱大老板亲自来,也不可能打开。而朱停打不开的机关,天下没人能打开。

    基于此,阎铁珊也表示同意。“就让他在山上呆着吧,我阎家多养一张嘴的钱还是有的。”然后他转向陆小凤,感激道:“陆大侠救了我们一命,阎某无以为报,只能……”

    “是朋友就不要说这话,”陆小凤急忙打断他,“而且这也不是我一个人做的。”

    被他们一起盯着的卫阳感觉鸭梨山大。从山上一下来,西门吹雪就告辞走了;然后夏洛克声称对独孤一鹤没兴趣,宫九又跑不知道哪里去了,就剩他一个老实跟着陆小凤他们一起商量事情。

    分个钱而已,大家跑得这么快,到底怎么回事?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86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