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91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91

      卫阳十分高兴。比起金钱地位关系什么的,武功才是原主一直追求的东西。而且,武功更高,完成任务的把握也更多。

    鉴于此,卫阳是用轻功下山的。就在他想着该好好犒劳自己一顿的时候,就注意到原本荒凉的山脚下突然多出来一座凉亭。凉亭中间有张不大的桌子,摆满了珍馐佳肴。光谈质量的话,比帝王御宴也不差。

    事出反常必有妖。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时候,卫阳都不会停下来,但今天他停下来了。因为坐在桌边上的人是宫九,他对面还摆着一张空椅子、一副空碗筷。

    “一夜就建起了这座亭子,就为了在这里吃顿饭吗?”卫阳在亭外道,“宫岛主真是好兴致、大手笔。”

    “一顿饭太轻了,我这是鸿门宴。”宫九冷冷道。

    卫阳挑了挑眉。“敢问宫岛主所请何人?”

    “除了你,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卫阳笑了。“宫岛主这是在自比楚霸王项羽?”

    听到这比喻,宫九嘴角一抽。

    鸿门宴,项羽请刘邦,本不怀好意,最后却被刘邦给逃了。卫阳这么说,无疑在暗示他不会成功。他们不过几天没见,卫阳就变得牙尖嘴利了?不,不对,卫阳对公孙大娘的时候也挺牙尖嘴利的。所以这是看人看时候?

    “就算我是项羽,你也不见得是刘邦。”他不动声色地反击道。

    卫阳轻轻松松翻进了亭子,顺手撕下来一只三套鸭腿。“不管是不是鸿门宴,我都真饿了。”三下五除二,他就解决了那只腿。“厨子手艺不错。”他肯定道,同时把另一只鸭腿也扯下来吃了。不光如此,他一边吃还一边在桌上打量,寻找下一个合口味的菜色。

    见他这反应,宫九连眉毛都在抽了。这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照他一路上的观察,卫阳脾气好得很。

    必须要提的是,好脾气在他这里可不是褒义词。这世道,想做好人可不容易。你对别人没恶意,别人不一定对你没恶意。换句话来说,好脾气就意味着会吃亏。比如说花满楼,就吃了上官飞燕的亏。

    “我比较惊讶。”宫九研究性地说,“我以为你不会吃。”

    “你是在说我变得不客气了吗?”卫阳正在专心对付一碟虾盅。“直接说没问题。因为我发现,有些时候根本不用客气——”他晃了晃油光闪闪的手指,“比如说饿极了的时候,有人摆宴请你吃饭。这时候,不吃才是傻的。”

    宫九觉得这不是卫阳心太宽,就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怕我下毒?”

    “毒死我,你到哪里去找第二个卫阳?”卫阳撇嘴。

    这话听着似乎很普通,但宫九眉毛真皱了起来。他抱起两只手,往椅背一靠。

    的确,卫阳剑术肯定不错,能算得上当世大家,但当世剑术大家并不只有他一个。只有卫阳一个能做到的事情是,从外貌到声音都巧妙地化装成另一个人,谁都无法分辨出来。

    而他,几天前已经在玉蓬莱里听到了平南王的计划。虽然紫禁城戒备森严,但必须得承认,直接干掉皇帝掉包比真刀真枪地筹备军队快得多也容易得多。他一直在准备后者,知道卫阳的易容——进霍休小楼的前夜——之后就有了些隐约的想法,但并没有立刻表现出来。因为无名的缘故,他一开始就对卫阳有敌意,一夜就扭转态度反而显得可疑。

    然后他得到了有关平南王的消息,卫阳也和花满楼一起走,正好一路上京,这过程无疑给他提供了许多侧面了解卫阳的机会。所以他想,等到京城时,他稍微示好,卫阳肯定不会和他计较前面的事情了。而且如果搞定了卫阳,无名那边说不定也会有进展。

    但一到京城就出了意外。卫阳甩脱了他派去跟踪的人,根本没给他留下时间。再接下来,他听说平南王找了个很厉害的帮手,就特意亲自去玉蓬莱等着。结果……他知道了平南王找的帮手是叶孤城,但是卫阳成功逃脱追杀,叶孤城也肯定注意到了卫阳的存在。

    用个通俗的比喻,一只老虎看上了一只肥美的兔子,正准备下手的时候,另一只老虎也发现这兔子特别肥。第一只老虎先于第二只老虎找到了兔子窝,却发现这只肥兔子可能不是只兔子,说不定也是只老虎。

    至少宫九现在就不明白,卫阳是怎么知道的。就算卫阳听到了平南王和叶孤城的全部对话,顶多也就知道叶孤城,不应该知道他对帝位有兴趣。“你知道了。”他肯定地说,虽然实际上是疑惑。

    “我知道了什么?”卫阳继续扫荡桌上的吃食。

    “叶孤城也在找你。”宫九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卫阳的表情。“他名气那么大,你不可能认不出他,是不是?”

    “而你不想他找到我。”

    “这并不是我想不想能决定的事情。”宫九这句是实话。

    至少有八个以上的其他人知道卫阳和他易容术的存在,这时候想把那些人统统灭口也太晚了,而且做不到。卫阳武功高强,要活捉不容易,更别提后头还得靠卫阳做事。他也想过直接杀掉卫阳、谁都得不到,但估计他真这么做了,至少有四个人会为卫阳报仇,而且哪个都不好对付。

    一句话总结,如果卫阳自己不愿意帮忙,其他任何办法都是巨大的麻烦。

    “也不是我想不想就能决定的事。”卫阳借用了宫九的句式。他吃得太快,这时已经开始打嗝。“你觉得谁能阻止叶孤城做他想做的事?”

    当然也只有叶孤城自己。所以,叶孤城迟早会找到卫阳。宫九想到这点的时候,脸都青了。

    “放心,我对化装成今上的模样没兴趣。还有,不管我知道多少,我都不会告诉叶孤城你在做什么,反过来也一样。你们之间要怎样,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卫阳终于吃饱了,心满意足地掏出纸,擦干净手。“最后,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不然平南王的银票我一辈子都花不完。”

    宫九听到这话的后半句时,卫阳已经飘出去老远了。他震惊地发现对方的轻功又厉害了不少,然后才注意到所谓的银票——就是卫阳刚刚用来擦手的纸!

    ☆、第88章

    第88章夜谈的错误姿势

    卫阳回到客栈,先去洗澡。他一直都有轻微洁癖,除了必须要忍受的情况之外,每天一洗是必须的,衣服也要换。雪山上很容易,因为原主直接就是用雪洗的澡,高山上的雪纯天然无污染绝对健康。衣服更干脆,洗完后冻一冻,水分凝结,冰层扒下来就能穿了。当然,他也能接受热水澡,不过如果不小心练起功的话,最后结果不是水凉掉,而是他冻在一桶冰里。

    真是,建个冰宫就可以cos艾尔莎女王了。卫阳一边想,一边从冰块里爬出来——他今天心情不坏,又把洗澡水给冻住了。反正他会缩骨,脱身毫无鸭梨,就当做每日例行练功。至于店小二每次搬走一个装着碎冰的大木桶会有什么表情,他根本不考虑。反正他能肯定,等天热的时候吃刨冰一定非常幸福。

    所以土豪平南王给他的银票到底要怎么花出去?新崭崭,一张一万两,总共有五张,还剩四张。唯一花出去的那张,还是刚刚买了宫九那一桌饭。

    虽说赚钱不易花钱容易,但照原主之前的活法,下下下下辈子都花不完啊!也许他该建议金九龄,来钱的正确方式不是劫镖银也不是抢红货,而是偷听平南王谈话,一次五万两!当然,做这事还有个前提,必须有命花,别上一刻钱到手下一刻就被人干掉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卫阳已经穿好了中衣,转出屏风,仰面往锦缎大被上一倒。其实他想这么多的原因只有一个——他都冻了多少桶冰了,叶孤城再怎样也该注意到有问题了吧?再不动静,难道要他直接上南海飞仙岛吗?不,还是京城地图刷起来安全度比较高吧?

    不管怎样,卫阳还是很快睡着了。练完功,又吃饱喝足,理论上他这觉该睡到日上三竿,但他半夜就醒了。不为别的,就为他屋子里多出来的一个呼吸声。虽然这声音很轻,但如果你一直在等一个人来找你的话,还是很容易被惊醒过来的。

    “谁?”卫阳条件反射地就想到了叶孤城。但他马上就真正地清醒了——叶孤城绝不可能在一片黑灯瞎火之中偷袭一个睡着的人,那不符合叶孤城的风格。

    那人停了一下,回答:“你这次比上次警醒多了。”

    “……夏洛克?”虽然对方压低了声音,卫阳还是分辨出来了,不由得吐了口气。怎么每次都喜欢大半夜偷袭他?

    “原来我以前叫这名字。”夏洛克很快回答。“音节听起来不错。”尤其是那个舌尖滑过上颚和下齿的气音,听起来意外的美妙。

    卫阳觉得他在夏洛克面前总是特别容易说漏嘴。不过这大概也是必然的,他永远不可能提防夏洛克。“我就知道……”他想说“我就知道弄错了人,只有你才会这么做”,但还是把后面半句卡掉了。

    “你就知道什么?”

    “没什么。”卫阳翻身坐在床沿,“你不是和陆小凤去西北了?怎么会在这里?”

    “打赌,我把他们都赢了。”夏洛克回答,显得有点无趣。

    卫阳决心不去问夏洛克怎么找到他的。“所以你到京城来了?”

    “我找过花满楼,他说你惹上了不少麻烦。”夏洛克飞快地说,“不过我想,没有他想的那么严重。”

    就算周围一片黑暗,什么东西都只能看到个模糊的黑色剪影,但卫阳依旧毫不费力地想象出了夏洛克说这句话时会有的表情——撇着嘴,一边嘴角微微向下,一副案子不够有趣的挑剔神情。“那要看你怎么定义严重。”

    “这么说,你已经知道宫九的事情了?全部的,或者足够关键的部分?”

    “也许你还漏了叶孤城。”卫阳提醒他。夏洛克和宫九一起从无名海岛到达中原,绝不可能不知道宫九的真实意图,但叶孤城倒还真不一定——叶孤城常年居于海外,在中原露面的次数都不多;就算把叶孤城有意帝位的事情传出去,也不见得有人会信。

    “我到这里之前不知道叶孤城来了。”夏洛克肯定,不过这次他的语气有些愤愤。

    “行了,别挑剔自己。”卫阳听出了他的意思,稍稍放软声音。“就算是现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但我本该知道。”夏洛克坚持,语速飞快:“那样我就不会让你一个人……”他似乎才意识到他说了什么,突然刹住了车。

    不会让你一个人来京城?

    卫阳瞬间就补出了后半句话,不知为什么觉得有点酸涩。“没什么,现在不是很好吗?”他试图轻松气氛,“你这话的意思简直像是,遇上叶孤城我就一定会输给他?我得说,如果你真这么想,就太小看我了。”

    夏洛克有一时半会儿没说话,卫阳猜他一定在心里用各种方式辩驳这句话。但夏洛克最后没有提,而只是问:“你把宫九搞定了?”

    卫阳本想说这怎么可能,但还是注意了一下好感度——宫九,三星。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91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