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97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97

      夏洛克继续不依不饶地盯着他。

    “你刚才自己也说了,金九龄不知道你要来是件好事。”卫阳试图和夏洛克讲道理。“所以你到底在介意什么?”

    夏洛克一点没有放弃的意思。

    卫阳在心里痛苦地挠墙。没天理啊!难道他吃醋就不算吃醋,只有夏洛克吃才算?而且每次都是他先让步吧!

    这么挣扎了一会儿,最终卫阳觉得,和一个失忆人士不能计较这么多。不过就当他准备说“好吧你才是天下第一聪明人”的时候,屋瓦上突然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人在低声说话:“呢度!”

    这下好了,什么也不用说了。卫阳闭上嘴,心想夏洛克应该明白这是“这里”的意思。从声响来判断,不止一个人,轻功很一般。再放眼望过去,有一队黑影在屋顶上起伏,然后每隔一段距离就停下来几个潜伏着,很显然是有计划的行动。

    路的那头,一顶绿绒小轿和一辆黑漆马车出现在了视野里。黑漆马车远远地停住了,绿绒小轿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王府后门边上。在它移动的过程中,屋顶上的人在依次招手,似乎是某种表示一切正常的暗号。

    卫阳觉得,接下来大概就是等人出来了。但轿子只停留了很短的时间,根本没等后门打开,就很快原路返回。等它和马车重新消失,顶上又响起了脚步声,那些人离开了。

    卫阳干瞪眼。金九龄这是在干啥?做坏事也要先演练吗?

    ☆、第94章

    第94章人的剑和剑的人

    除此之外,一夜平静无事。等卫阳第二天起来,就发现其他人全不见了——陆小凤和花满楼去城外等着江轻霞来,准备抢在江重威之前先问点事;而夏洛克表面上装失踪,其实是让陆小凤和花满楼吸引走大部分的注意力,好让他自己安全地盯金九龄的梢。

    只有西门吹雪哪里都不去,就在他住的屋前小院的一块青石上静坐。

    “早。”卫阳和他打了个招呼。一大早地就看到白衣似雪的剑神在练功,鸭梨真大啊!

    西门吹雪睁开眼睛看他。“你要出去?”

    卫阳点头。如果他和西门吹雪在视线能及的范围内练剑啥的,结果必然是打起来好么!

    “叶孤城来了。”西门吹雪简洁道。

    卫阳又点头。他昨天夜里回来得比较晚,这消息想必是今天一早传开来的。“我知道他会信守诺言。”

    西门吹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但如果你不愿意,他不会有这个机会。”

    这是想让他解释为什么会答应和叶孤城一战吗?卫阳想。不过他知道,这个问题有很多人想问——陆小凤和花满楼都是瞅着时机不对,硬忍着不问的——他们俩谁也不想看见卫阳和叶孤城比完,还要再看剩下的那个和西门吹雪比。

    “我愿意,自然有原因。”卫阳说。其一是他不得不答应,其二是他终于想出了一个相对可行的计策。

    西门吹雪一时半会儿没说话。霍休被关起来了,而他不愿意管金鹏王朝剩下的闲事,就先回了万梅山庄。结果不出半个月,万梅山庄在京城的老号就传来了卫阳和叶孤城已经定下了时间地点要决战。

    的确,他没见过叶孤城,但他知道,卫阳自小住在雪山之上,环境可谓恶劣。在那样艰苦的环境里成长起来,低调坚韧才是人的本质。也正因为这样,卫阳练剑二十年,剑法已臻化境,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名字。而相比于他自己和叶孤城,卫阳绝对只能算籍籍无名。

    这样的人,日复一日练剑,一辈子下山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就改变。既然不是为了名,不是为了利,那是为了什么?

    西门吹雪突然有了个想法。他重新仔细打量了卫阳好几眼,忽而恍然了。“你竟然又把我骗过了。”卫阳不可能无缘无故下山,最大的可能是练剑遇到了瓶颈;而他一开始到现在都没看到卫阳为此发愁,所以被瞒了过去。而现在……“你是已经突破,还是就等着和叶孤城一战而领悟?”

    “如果没有,我岂不是去送死?”卫阳间接给出了答案。

    “如果有,也不一定……”西门吹雪没说下去,眼里闪过一道光。“你有法子?”

    像他这样的人,性情冷清,眼中只有剑,朋友自然很少。卫阳性格倒还不错,但成日里就喜欢待在山上,偶尔下山还总易容,很少用武功,所以知道他真面目的朋友怕是也不多。

    这样,问题就来了。同为剑客,当然希望一较高下,他们也就是是对手。但同时他们是朋友,能称得上朋友的人死一个少一个。而且,不管是对手还是朋友,如果他们在二三十岁的时候就把这样的人杀光了,二十年后岂不是没有对手也没有朋友、只有自己和剑而已?

    没人见过卫阳拔剑,卫阳显然不好杀人,或者说避免杀人。西门吹雪知道这点,并默认了。毕竟要决斗的话,总要两边都同意才行。有一边不情不愿,那打什么?

    对于西门吹雪的问题,卫阳只微微一笑。“这时候说出来,就不是个法子了。”

    西门吹雪又沉默了片刻。“你答应他,不答应我?”

    问题又绕回去了一半,卫阳微微抿唇。的确,西门吹雪和叶孤城是很相似的人——一样的白衣如雪,一样的冷酷锋利,一样的孤高绝世。必须要在两人之中挑一个的话,那实在是很难——不论是谁,都不可能准确判断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高下。

    “这可不一定。”卫阳轻声说。

    西门吹雪盯着他,目光倏地锐利。“你这是什么意思?”

    “等六月十五过后,你肯定再也不会想和我交手。”卫阳回答。要么他死,西门吹雪自然不能和死人比剑;要么他胜,那就……

    西门吹雪察觉到了他的未竟之意。“如果你这次是和我比,叶孤城看完以后,是不是也肯定不会再想和你交手?”

    “也许,我也不知道。”卫阳笑了。“我只能确定,你和他虽都用杀人的剑法,但总归还是不一样的。”剑都是杀人的剑,剑柄却握在人的手上。

    西门吹雪注视他,眼里似露出了一丝温暖之意。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陆小凤排除了江轻霞的嫌疑,开始逐个排查江重威的其他朋友。至于花满楼,又被南王世子邀请去做客了。金九龄新官上任三把火,保证能进南王府的人员都会在十五当天日落之前得到邀请通知。

    五羊城前几天的动乱情形总算平歇了下来,大家都开始期待十五的到来。在这种时候,决战双方的一举一动理论上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只是认识卫阳的人比较少,根本没享受到走到哪里就被围观到哪里这样的待遇。

    以卫阳自己的看法,这绝对是件好事。他傍晚时回客栈,刚进大门就感觉大堂特别热闹。也不是说喧闹,而是人人都一脸兴奋的表情,却又低声交头接耳。

    不用开口问,卫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个白衣人坐在二楼,身上的气势让周围三丈内的桌子都没人敢坐。

    毫无疑问,叶孤城。

    这还不是唯一的原因。有个锦衣华服的人坐在白衣人对面的桌边,自斟自饮,身后远远跟着一小圈侍卫。

    但其实,以宫九的武功,根本不需要侍卫。

    好嘛,一个自带清场技能,一个自带清场人员!相比之下,他的存在感又被比得很低下了,卫阳心想。不管叶孤城和宫九在较什么劲儿,他都万分不想搅合进去。但事在眼前,不得不为。

    “你们两人这样,一个点了不吃,一个又只喝茶,花满楼知道一定会很伤心的。”卫阳慢腾腾地从楼梯爬上去,边上的人自动给他让了条路。

    “我看倒不一定。”宫九把手里的茶杯放下,露出来一个看起来客气、其实世故的笑。“久闻平南王府待客周到,宾至如归,凡是到他们那儿的客人都不想走了。花公子既然得了邀请,肯定要小住几日,再愉快也不过了。”

    这话听着是客套话,但也要看对象。比如说叶孤城,就绝对不会喜欢这种客套话——这里面的影射之意再明显也没有了。更不用说,他之前在京城和宫九暗中交锋过。

    见叶孤城脸色苍白而毫无表情,卫阳就知道他们两个谈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夺位相关的问题,绝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拿出来说。而且宫九现在摆的是世子的排场,叶孤城是武林中的剑圣,说什么都不好接话。

    “既如此,这边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空桌子?明明还有这么多人,不是吗?”卫阳一边转圜气氛,一边想这两人到底怎么碰一块的——莫不是都是找人,然后撞上了?要知道他、夏洛克、陆小凤、花满楼、西门吹雪五个人全都住在这里。糟糕,这么一来,连哪个找哪个都不好估计啊!

    宫九瞥了周围一眼,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但他知道卫阳根本不要答案,所以没回答这问题,只道:“你可算回来了。”

    卫阳略微惊讶。他还以为宫九八成是来找夏洛克的呢……毕竟他和宫九没有任何共同话题,是吧?又或者说,宫九找不到夏洛克,从他这里曲线救国?“敢问小王爷有何事?”

    宫九看了卫阳一眼,又看了叶孤城一眼,突然改变了主意。“叶城主似乎也有点事情。他比我先到这里,我该让他先说。”说着,他又端起了茶杯。

    这话的意思,难道叶孤城也是来找他的?卫阳的目光落在叶孤城身上,从上到下看了一遍——没受伤,没中毒,正常得不得了。他们俩再两天就决战了,叶孤城又不可能反悔,那来找他做什么?“叶城主?”

    叶孤城转向他,眼睛依旧和天空中最冷冽的寒星一样。“你没变。”

    这话可真没头没尾的,卫阳想。他不知道叶孤城说的武功程度还是待人态度,只应了一声嗯。

    “我也没变。”叶孤城又说。

    他说前一句的时候,周围的人就已经开始窃窃私语,都想知道他在打什么哑谜。这回又冒出一句,问号都要具现化在他们脑袋顶上了。

    卫阳又嗯了一声。叶孤城一定在影射什么——他的进境,还是他的处境?或者说,不管是什么,现在都和他们前一次见面时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平南王也搅合不进这事情里?

    “西门吹雪还在这里。”叶孤城说,眼睛里放出了光。

    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些。西门吹雪住在这里大家都知道,但这到底和决战到底有什么关系?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97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