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116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 作者:司泽院蓝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116

      夏洛克用同样的眼神斜了回去。软的不行来硬的呗!

    卫阳瞪大眼睛。你把他放倒了?

    夏洛克轻微耸肩。就和你想的一样——只不过他是强化系的,我不能放倒他太久;结果他醒过来以后有点失控,撞坏了玻璃。

    那叫有点失控?卫阳盯着夏洛克,突然发现了哪里不对。你刚才没否认你是从遗迹里找到他的?可你原来不是在贪婪之岛?所以说,你是偷偷回来过一次、没告诉我,还是直接从贪婪之岛上被驱逐了?后者的可能性好像更大?

    夏洛克瞪他。才不是驱逐!

    但卫阳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以前夏洛克一张嘴就得罪一票人,现在一张嘴……皮肉伤是小事,心灵受伤才是大事。而实话说,目前还没有多少人能抵挡夏洛克的毒舌。莱扎脾气可不算好,被惹毛不令人意外。

    “我怎么觉得,你们光用眼睛就能说话?”金冷不防地冒出来一句。

    “不,我只是在想,夏洛克到底是怎么找到你的。”卫阳立刻把话题继续扯歪,“要知道我们找了你好几年了,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金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如果人人都能这么快找到遗迹,那我们可就要麻烦了。顺带一提,”他顿了顿,转向夏洛克,“你对遗迹有兴趣吗?这种放出系加上特质系的能力会相当有用的!”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夏洛克的能力是利用语言攻击。这样一来,对具有自主意识的生物效果就非常好。其中自然包括人,还有就是高级魔兽。而遗迹里除了机关陷阱,剩下的也就是这两样。而且话再说回来,他原先可已经在遗迹之中了;对方能找到他,就已经独立解决了来路上的机关陷阱吧?

    “不去。”还没等卫阳露出个促狭脸,夏洛克就飞快地拒绝了,简直没有丝毫犹豫。

    “为什么?”金瞬间变成了豆豆眼。遗迹猎人是个高危职业,他一般也不愿意让人帮忙,单干的时候比较多。好容易认识一个靠谱点的,居然还不去?

    “我对死人没兴趣。”夏洛克继续拒绝,“而且我还有件事没做完。”

    卫阳知道是什么事——就是杀死原主的凶手。就算原主并没有真的死亡,那也只是因为他自己的特殊能力。所以他并不打算现在告诉夏洛克,而只是故意取笑金:“你一出现就准备挖我墙脚吗?这样的话,我还是通知下莱扎,告诉小杰,你就在这里!不然我们贪婪之岛不是白做了?”

    “不不不!”金的头立刻摇得和拨浪鼓一样。“还是让小杰自己找吧!”

    儿子显然是金的软肋,他之后绝口不提任何能扯到小杰的事情。这么一来,话题也就只能绕着考古之类的打转了。卫阳一边聊一边对着幻影给的资料,好歹没露出破绽;不过夏洛克早就不耐烦了,就差用眼神把金叉出去。当然到最后,他也真的这么做了;金非常不满,但好在还有库洛洛转移他的注意力。

    夏洛克把房门关紧,还侧耳听了几秒外头的动静,这才重新走回床边,坐到原来的那把椅子上。“干得不错,”他说,“他们太久没见面了,而你刚刚救活了两个人,金暂时看不出破绽。”

    “所以你就要这点时间差是吗?”卫阳问他。“如果我在他发现之前就能把另一个人刷到七星,或者直接把他刷到八星,就能立刻过关?”

    “那是肯定的。”夏洛克笃定地说,“越快越好,也没浪费我来回坐了六天飞艇的时间。”

    卡金国在另一块大陆的内部,路途遥远,卫阳能理解。“库洛洛的好感度应该是迟早的事情……可凶手是谁?”他疑惑,然后把原主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说了一遍。

    夏洛克若有所思。“库洛洛现在应该已经猜出来了。但没关系,”他自己否定道,“就算他和金之前认识,他也不会告诉金的——因为他也以为你和他之前偷走念能力的是一个人,而且估计会误以为那个人死亡之后念能力也要重新修炼。但这都和我们无关了,而且对那人也有好处。”他语速依旧很快,现在还微微带着点上扬的调子:“不出三天,事情就能解决。”

    “三天?西索也要回来了,是吗?”卫阳每个字都听懂了,也知道夏洛克想要赶紧完成任务目标,但他还是有个很大的问题。“凶手呢?你不可能不找出答案就想走了吧?”

    “哦得了吧,”夏洛克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你不是已经自己说出了凶手的名字?为什么还要问?”

    “……等等!”卫阳真惊悚了。“你说是西索杀了……他?”

    ☆、第116章

    第116章 闭嘴的正确姿势

    其实这整件事情是这样的。

    猎人世界的卫阳,也就是原主,是个二星猎人。如果论立场的话,妥妥儿在猎人协会那边,也就是和金是一边儿的。他考猎人执照的时候很晚,但这并没有影响他和金的关系——

    实际上,两人交情很好,从他那样怕麻烦的人都给贪婪之岛提供了无数药品和像大天使的呼吸这样逆天的念力技能就能看出来。不过也同样由于怕麻烦,他自动放弃了在游戏上冠名字首字母的权利,以至于没有人知道大天使的呼吸到底出自谁手。

    不过,就算他再低调谨慎,能力太好,也免不了总被人盯上。普通的念能力者就不提了,他能轻松解决。而且因为秉持“照顾好自己才能更好地救治病人”这样的理念,他身材看着不特别粗壮,但身体素质优秀;不考虑念力强化的话,甚至比得过大多数强化系。

    按理来说,这样的人,再高调点也不容易中招。但他有一个和金一样的毛病,就是很容易相信别人,也不大关心自身生活范围以外的东西。他的毕生目标是建立更好的医院,这样才能将他知道的东西更好的教导给其他人。

    所以,在金离开贪婪之岛后,他也回到了大陆上,一路治病筹钱,预备回家乡建第一座属于自己的医院。

    遇见库洛洛的时候,他正在途中,一点都没联想到幻影旅团。事实上,那时候还没人知道幻影旅团中的人长什么样。而以库洛洛化装过后的模样,欺骗指数破表,他把库洛洛当好人了也不奇怪。

    这么一来,他放松了警惕,就被库洛洛钻了空子。等他发现念能力凭空消失的时候,库洛洛早已不知去向。而没有了念力,治病来钱就比较慢了,他只能半途转道,去天空竞技场冒险。毕竟他还有身体素质可以倚靠,在两百层以下混混没有问题。

    这计划很不错。只要控制好速度,从天空竞技场一层一层往上打,到两百层时奖金也能破十亿。而十亿戒尼,建个医院也差不多了。

    当然,他知道,如果他死亡,念能力就会回来。但这有两个限制条件。首先,作为医生,他不提倡自杀,自己当然也不会这么做。然后,死亡一次需要一年的休息时间,他不能离开自己设置的山洞半步,那医院就被耽误了。

    所以他计划,等医院步上正轨时,他再出来一次,看看有没有别的方法能找回他的念能力——毕竟,能不死就不死,底牌还是要省着用的。

    这件事到这里还没有问题,但问题来得不期而至而且致命。某个夏天傍晚,他在外头吃了晚饭回来,在抄近路回天空竞技场的路上,不幸地被一张扑克削掉了脑袋。

    事实上,他在这件事上纯躺枪——他知道西索是二百来层的楼主,但也仅限于单方面认得脸而已,西索根本就没注意到他。但西索脾气向来阴晴不定,正好那天心情又不太好,顺手削掉了一条街上的人的脑袋。反正,对西索来说,杀人不需要理由,不杀人才需要理由。

    卫阳听得额头冒了一滴冷汗。“没这么倒霉的吧……”吃个饭还能碰到变态在大开杀戒,这人品是有多糟糕!

    “你说他没死,这逻辑就对了。”夏洛克说,“除非你自己送死,否则想死还真不太容易。”

    “喂,你这是在夸我还是贬我?”卫阳翻了个白眼,“说得我只会自己送死一样。”

    “这是事实,”夏洛克坚持,“而且你刚刚才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点。”

    卫阳再次败下阵来。和夏洛克较真什么的,实在不是人干的事情!“好吧,就算的确有这么倒霉的概率,但你怎么知道是西索做的?他一开始好像根本不认识我吧?”

    “你不觉得这样才奇怪吗?”夏洛克反问,“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和你住一起。然后,他想要和我比一场,却坚定地认为你不值得一提?你也会那种能力,他甚至没多看一眼就下了结论,是不是过于武断?”

    “他本不该是个武断的人?”卫阳问。

    “不,他本该是个对所有类型的对手都感兴趣的人,并且有耐心等他们变成‘大苹果’。”说到“大苹果”的时候,夏洛克的脸显然也抽了抽。“他对你越不在意,破绽就越大。至少在我看来,他看中的那个‘青苹果’实在不怎样。”

    整句话可以这么理解,卫阳比那个“青苹果”厉害。但问题在于,这个“青苹果”指的是小杰……

    “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夸奖,但为什么我一点也不高兴呢?”卫阳没忍住嘀咕。小杰是个直肠子,夏洛克当然不会欣赏。但和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比起来更厉害,这有什么可自豪的吗?真的不是贬损?他该说夏洛克打击人的功力日益精湛吗?

    夏洛克果断选择无视他这句话。“窝金和派克三天内能达到出海的码头,那里有两个旅团成员留守。然后西索会得到这个消息,立刻带着除念师回来。最后,库洛洛就会从西索嘴里得到旅团成员一切安好的消息,那么……”好感度就手到拈来了!

    “你又在其中动了手脚?”卫阳怀疑地问。“比如说提前找好除念师、就等着这时候让他去找西索?”不然哪里有这么正好的事情?

    “没错。”夏洛克露出来一个赞许的神情,又不客气地说:“你应该知道,找人是我的长处。”

    观察蛛丝马迹是你的长处吧?简直太凶残了……卫阳心里现在只有这么一个想法。先上贪婪之岛,找到除念师并约定好,在搜集到足够线索后转而去找金,最后把金打晕装包里运回来……

    “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金就是第三个目标?”卫阳继续虚心求教。

    夏洛克往椅背上一靠,双手放在扶手上,指尖还在轻轻敲击着,显得有点儿小得意。“这只是个二选一的问题,我觉得他概率更高而已。”

    但卫阳突然想到了之前那个糟糕的二选一回答,风清扬甚至特地追出来告诉他夏洛克会给他惹麻烦。“哦?”他拖长声音,“看起来你吃一堑长一智了,是吗?”

    被戳到痛脚,夏洛克露出一副“你简直够了”的表情。“我猜如果我对此有意见的话,你又该对我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是吗?”

    “既然我们都知道,你就不用说出来了。”卫阳憋着笑对他摊手。

    夏洛克狠狠地甩了卫阳一个眼刀。但他马上想到了更好的解决方式,站起身来:“或许现在只有一种方式让你乖乖闭嘴。”他颇有点咬牙切齿。

    “你确定不是让我们俩都闭嘴?”卫阳窃笑。“但谁先动手是犯规,动嘴也是——”他假模假样地抗议,剩下的话还是都消失在了唇缝里。

    事实上,窝金和派克的效率比夏洛克预料的还高点。因为第二天傍晚,两人就从走廊监视器——卫阳偷偷拉了一根视频输出线接到自己房间电脑上——中看到库洛洛和西索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店。既然要好好打一场,当然要挑个外界因素影响最小的地方。

    “走吧。”在他们离开之后半小时,夏洛克对卫阳说,“我们可以下楼了。”

    虽然觉得这提议有点诡异,但卫阳还是下去了。很快,他就明白夏洛克让他们在酒店大门边上溜达是什么意思——西索回来了。库洛洛不在,大概已经去找旅团成员。与此同时,幻影提醒他,猎人世界已经有两个目标好感度达到七星,他随时可以离开。

[综]学霸的正确攻略_分节阅读_116

- 御书屋 http://www.yushuwu13.org